Juicy and boring. 好的創作者首先要是好的閱讀者/使用者,知道閱讀/用戶的痛點和嗨點。拿捏得了易懂與晦澀、風趣與枯燥、活潑與乏悶、實用與浮誇的臨界點。

口味要重。搜索引擎發達如今天,我們已經不需要在文章中加入一堆註解,有心的讀者會自行 Google。好的作品不需多言,懂得自然懂已經是一種格調。

手機已經變得與幾年前的超級計算機一樣先進,卻不放入一本說明書,因為:1. 體驗比說教重要,細緻的說明像白開水一樣,會沖淡主菜的味道。2. 一個需要說明書的作品不是一個好作品,好的作品不會在自己和使用者之間隔開一本說明書的距離。

創作基於經驗,藝術源自生活又回歸生活。然而創作並不一定需要對知識的被動消費之後才能開始:並不是需要先在圖書館泡幾年、或者先在網上刷半天微博、抑或是先在手機上刷半天朋友圈。

創作可以立即開始,此時、此刻、此地。在你讀到這句話的瞬間,就可以開始你想要進行的創作。因為生活已經給了我們十幾或者幾十年的閱歷,生命已經給了我們或痛苦或愉悅的感觸,這樣生動的、一手的材料,夫復何求。

創作的經驗可以用於創作。構造夢想的過程中,熱愛與現實的衝突、夢想與世俗的扭捏,都會在記憶中留下多彩的痕跡。因此,創作並不需要休息,夢想不需要假期。

讀書,依然是必需的。但是讀書,一定要是主動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並不意味著抓起什麼來就讀什麼。讀黃書萬卷,下三濫有神。所以讀萬卷書,是因為我創造的過程中,需要這萬卷學識;下筆有神,是因為我經歷了精心挑選的讀破萬卷。

硅谷幾位名校輟學的創始人,並不被動等著讀完幾年的大學再去創造自己的事業,他們輟學因為知道自己已經獲取到了開展事業所必備的知識儲備。

決定,放在行動的過程中。總有人喜歡好高騖遠、制定計劃,總有人喜歡誇誇其談,但快樂卻是源自腳踏實地,因為快樂激素多巴胺,是在實際的行動和收穫的基礎上分泌的。所以,想到什麼就去做。抉擇的艱難、時間的緊迫、資源的短缺、是每個創造活動中必備的景點,只要生命能夠持續下去,方法總比問題多。

創造,要肆意妄為。取悅別人是商業化要做的事。先有面目全非的草稿,再有規規矩矩的文章;先有音符凌亂的小樣,再有蕩氣回腸的絕唱;先有天馬行空的勾勒,再有精雕細琢的雕刻。藝術的表現形式,本身就是一種社會限制,而在這樣的限制中,所做出的每一個決定,都應該是本能的反應,而不再是世俗的約定。


作者註:這篇文章是給自己煮的雞湯,用於在拖延症發作的時候給自己打雞血,口味輕重敬請諒解。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