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走后的第一天,想它

Chapter 1

21:00 的飞机,20:04 刚到机场,提前40分钟停止换登机牌,也就是 20:20,所以,我有16分钟奔出地铁,刷卡飞奔进航站楼,上楼,从 D 站飞奔到 K 站,背着一台4斤的电脑,插队,和队首的朋友道歉。

这一切都在12分钟内发生完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我应该去的是旁边那个已经没人口,噢忙活了半天排错队了。

好的,现在面前这位胖妹给我排了一个紧急出口,我终于拿到票了,上面写着 20:30 登机,现在是20:18,所以我有12分钟再插队,安检,登机。

“不好意思,我马上就要登机了,能让我…”
“我们也是 20:30”
“噢,那我就放心了”
两张惊讶的脸。

于是我们几个吊车尾挨个排队安检,电脑拿出来,钥匙,还有手表,还有没有,没了,手机有没有,有,拿出来。来这边站着,“哔” “哔” “哔”

外套穿好,登机牌塞到口袋里,手忙脚乱的把电脑装回去,装进去装进去,跑~
从扶梯上跑下来,C50-C98 在右边,我是… C89,奔跑的路上还和刚才一块迟到的一个哥们打了个招呼。

跑过了一个又一个区,仍然只跑了一半,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长途奔袭了,很久没有练长跑了,闪躲腾挪得有些吃力。

等我跑到 C89 的时候,时间是 20:28,已经汗流浃背了。确认登机口显示的航班没错,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脱下外套放进书包,坐下来等排队的人陆续登机,等我气喘顺的时候,刚才打招呼的哥们也到了,大哥衬衫已经从裤腰跑出来了,我俩对视一笑。

等队伍消失的时候我开始扫登机牌登机,习惯性地摸摸裤兜里的钱包、手机和钥匙。钱包钥匙在,

手机呢?

手!机!呢?

2

我是不是装在了衣服兜里?摸了摸不在。
书包前面的小兜里?摸了摸不在。
噢和钱包叠放在一起了吧,第一遍没摸到?摸了摸不在。
不消瞬间的思考,我就意识到安检之后的打包流程少了重要的一环: 手机放回裤兜(外套穿好,登机牌塞到口袋里,手忙脚乱的把电脑装回去,装进去装进去,跑~)。

但是,来不及回去确认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机舱的中部。态势估算:
手机被安检工作人员保留好
手机被后面的乘客捡到交给安检工作人员
手机被后面的乘客捡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是第三种情况,手机丢失是小问题,数据曝光是大问题,我的微信,我的支付宝钱包,我的邮件,我的短信,各种通过验证码可能解锁的权限,当然还有我那些无耻的自拍,以及我保存的各种照片,别问我是什么照片。

想完这些我掉头向空姐表示我要去登机口找手机,其实我不是去找手机,我要去用电脑激活 Find My iPhone 的 Lost mode (丢失模式),将 iPhone 暂时变成一块无法使用的砖。但是这么说空姐恐怕会疑惑地看着我,所以我的借口是去找手机。

空姐向旁边的便衣警察使了个颜色,意思大概是:哥你看他要下去,是不是逃犯看到你要跑?或者是恐怖分子放了个炸弹掉头脱身?大哥打量了我不到一秒钟给空姐使了个颜色,意思大概是:小伙子不像。

又来到了机舱门口跟机长打招呼,我说包可不可以放这里一下,机长警惕地说你可以自己带着,我秒懂他怕包里有炸弹,知趣地背着包往登机口跑。

登机口与工作人员打了招呼,“不要走远啊” 她说。

这厢我已坐定,连接 i-Shanghai Wifi, 和 Airport Free Wifi 的时候问题又来了,Wifi 需要通过手机号码获得验证短信的方式登录,我的手机不在身边,不在身边所以我要锁定手机,锁定需要我登录 iCloud,登录 iCloud 需要 Wifi,此时此刻 Wifi 需要验证短信,验证短信需要手机,手机不在我身边…

这样一个乌龙的循环之后,我灰溜溜地把电脑塞回书包,悻悻回到机舱内,一边看空姐塞给我的紧急出口须知,一边思绪乱飞:我的父母或者朋友会不会收到诈骗短信,或者敲诈,我下飞机的时候无法联系朋友怎么办,等等。

首要的问题是朋友能够接到我,于是首要的任务是向旁边的哥们借手机发个短信。“我帮你发吧”,哥们也是很警惕,不过还是帮忙给朋友发了个短信,请朋友做个思想准备,到时候我无法通过电话联系他。

接下来继续思索一些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我的支付宝会被破解里边的钱全部被转移,我的网上银行,我的工作信息,等等,这些如果散布出去会很麻烦。

这一切的烦恼来源于我的 iPhone 虽然有密码,但是是在四小时没有操作之后才启动,或者在机器重启的时候才会启动。这四个小时可能发生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于是如何让机器关机成了下一步。方法是打电话,作用有两个,1. 打到 iPhone 电量低自动关机,被重新启动之后出现密码。2. 如果机器被坏蛋拿走,打电话会使坏蛋迫于骚扰而关机,被重新启动之后出现密码。于是在飞机起飞前的几分钟里,我又借旁边大哥的手机给自己的 iPhone 打了几个电话,好消息是,电话没有被拒绝,也就是我的手机可能并没有在某个人手里,至少没有人正在操作它。

飞机起飞,本来睡觉的计划,由于脑袋中不断出现的小电影而泡汤。最后只打了个盹。实话讲我并不着急反而有些许激动,一方面我的 iPhone 4s 丢了我可以去换个 iPhone 6,另一方面感觉像一个脑袋上插着电线的苦力,突然电线坏了,得以片刻安宁和歇息。

手机走后的第二天,还行

1

成功朋友们汇合,与父母报平安。得到机场打电话给爸妈说捡到手机的消息,一切不确定变成了确定。安心睡下,一夜相安无事略过不表。

2

久闻成都人民的悠闲,确实略有体会,品茶逛街,麻将下棋,连吃的火锅都没有海底捞的那种规矩和精巧,散漫表现在牛肉片、香油、蒜末、葱花里。让世界慢下来是一种勇气。

住的地方 wifi 很不稳定,索性也不管邮件、不刷微博、不看朋友圈。到上里古镇上走了一圈,连狗都是找个地方四仰八叉地睡,公鸡在马路上闲庭信步。古镇缺不了文艺的小酒吧,“店主残暴请勿占座拍照”,“喝酒住店聊天发呆”,“这里有房等你上床”。有土菜烧制的晚饭,土豆丝、笋干、烧鸭(写到这里的时候顺势饿了)。每天就是在山间溜溜车、镇上吃个饭,拜访一下白马泉。当时当地,感觉手机丢得恰如其分,十分得体。



3

还是有诸多不便。

首先租车公司刷卡的时候给多刷了一个零,打电话到朋友的手机来表示抱歉,还车的时候会归还。刷卡不确认金额的习惯是因为手机上会有短信微信双重提醒,没带没看就不知道。

其次半夜起来渴,黑咕隆咚的想去车里拿水,没有手机开不了手电筒。大雨、闪电、半夜、山间,往返两次不敢独自走到停车的地方。无奈又折腾了半天烧水,凉水。

除此以外,再无其它不适。想我以前每天要看上百次手机,短信微信邮件通知叮叮咣咣一顿乱来,突然断了也没变得癫狂。只是这两天可能苦了同事朋友,以为我人间蒸发,于是借了朋友的手机发了个微博报个平安。

蜀西成都以一种可爱的散漫打动来客。

4

两天之后,就可以取回手机再续前缘。我考虑着要不要就这样,挺好。

这里想引入一种通信滥用的概念。中学的时候课本上经常写21世纪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现在深有体会,手机每天有各种五花八门的通知,信息,新闻,购物,比赛等等,邮箱里满是广告邮件,走在街上,满眼都是灯箱。而运营商一直在兜售随时随地保持连接的想法。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开始过度使用这些极其方便的通信方法。

纽约的大街
朝鲜虽然奇葩,但是这种视觉噪音很少的街道,有一种难得的静谧之感

而通信所带来的无微不至的便利,也给我们带来了无微不至的烦恼。

这并不是通信的错,技术总没有错,需要的是人类的“善”用:适度、合理、得体。

想要解决方案的同学,请移步豆瓣上的一篇文章:

我断舍离微信短信邮件后的三个月以及我学到的东西,以及为什么你应该关闭微信提醒?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We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