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藝術策展經驗 — 馬修連恩聲音雕塑

【策展筆記】展覽中以「聲音」做為主軸的創作已被普遍接受,但其有別於以視覺性為主之平面或立體方式呈現的作品,聲音藝術對社會大眾而言相較陌生,且在藝術市場上接受度與收藏價值也仍持續被考驗著。知名世界音樂家馬修.連恩(Matthew Lien)在臺灣生活十餘年,以自然環境及原住民音樂作品廣為社會大眾所認識,此次策劃展出的作品「Consonance聲音雕塑」是馬修連恩為布農族〈八部合音〉量身打造的聲音藝術作品,以立體空間的形式來表達聲音,聆賞者得以在裝置所形成的空間中與聲音互動,實際去感受藝術家所建構的聲音景觀。

馬修連恩「Consonance聲音雕塑」展場合影(攝於水色當代藝術館 / 攝影:張峻健

觀察「聲音藝術」對展覽空間的講究

「聲音」對於藝術家來說,如何在空間中傳遞到聆賞者的耳中是重要的課題之一。展覽空間各種對聲音會產生偏差與干擾的因素,大至空間的共鳴或回音效果,小至冷氣空調的轉動聲頻都是需要克服的限制。

馬修連恩「Consonance聲音雕塑」布展側拍:調整懸掛的作品至離聽眾最適的聆聽距離。

「Consonance聲音雕塑」此次展出的空間 — 水色當代藝術館,是一個可提供靜態展覽與劇場表演的複合式空間,挑高四米的高度是馬修.連恩選定作為Consonance展出空間的重要因素,高挑空間感所帶來的共鳴能為「聲音」帶來加分效果。其次,是掌握作品聲音傳達至聽眾的最佳距離,「Consonance聲音雕塑」為一件由16個特別打造的揚聲器圍繞而成的環狀作品,在於能完整呈現布農族八部合音的隊形與共鳴,因此,設計上最佳的傳達距離是靠近人們耳際上方的距離。

「Consonance聲音雕塑」演出側拍,作品音響高度約一米八傾斜30度,準確傳達出八部合音的共鳴。

「Consonance聲音雕塑」再現布農族人歌詠八部合音時的圓形隊伍,聽眾在聲音裝置內彷彿站在布農族八部合音的中心 — 「上帝位置」靜心聆聽。

「聲音裝置」做為保存音樂文化的手段

臺灣布農族以多聲部呈現的八部合音,或稱〈小米豐收歌〉,備受學術界與音樂愛好者關注與研究。八部合音(Pasibutbut)是祈禱小米豐收的祭曲,而這個名稱可分成兩部分來解釋:pasi,指的是「和諧共享」;butbut,指的是「相互扶持」。整段歌詠全長約十分鐘,引領聽者彷如神遊至另個國度,其中複雜的結構讓音樂學者深深著迷,最早的保存來自1943年的日本日本民族音樂學者黑澤隆朝來到台東廳關山郡里瓏山社(今海端崁頂)採集、記錄。黑澤隆朝視布農族音樂為台灣民族音樂的代表,曾出版專著《台灣高砂族的音樂》與兩張LP唱片《高砂族的音樂》。但持續至今,實務上仍很難透過一般錄音以外更理想的形式來記錄八部合音。

馬修連恩與布農族傳唱八部合音胡天國夫婦合影於「Consonance聲音雕塑」前。

「Consonance聲音雕塑」展現歌聲的布農族人,與1943年黑澤隆朝記錄的八部合音演唱者,實為一脈相傳,這群布農族人的歌詠在聲音裝置中以完整的圓形隊伍形式被記錄下來,從錄製時以每一位演唱者一支指向式麥克風近距離收音,以獨立聲道錄音,到後製處理過後以16支揚聲器同步播放16位演唱者的聲音,「Consonance聲音雕塑」作為一件聲音裝置作品,以更具體、立體的去再現八部合音的壯闊與震撼,背後更有著以「聲音藝術」做為保存傳統民族音樂的文化價值。

「Consonance聲音雕塑」作品揚聲器(單顆)特寫。

後記

「聲音藝術」的一般市場仍然處於初期階段,最常見的形式為「原本就帶有聲音的裝置」,簡而言之即是具有聲音元素的裝置藝術,因此較為廣泛仍是被機構典藏的方向。「Consonance聲音雕塑」做為保存布農族八部合音的聲音裝置系統,在藝術市場上流通相較之下並非適合,而是適合博物館或美術館等機構典藏,期待未來能於台灣或國外的博物館再次見到它的聲音。

「Consonance聲音雕塑」展出全貌(攝影:張峻健

2017.04.15–04.29 馬修連恩「Consonance聲音雕塑」展,時任展覽企劃

*本文圖文版權所有,引用請註明出處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