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he Accountant — in Hong Kong

過勞死,本是從日文而來,充分表現日本長時間工作的文化。在《如何成功地在亞洲植入敏捷和DevOps》一文中提到:日本人更願意看重的是投入而非產出,因此對長時間工作的人評價很高。

但這不只是日本而矣。我感覺,都籠罩著整個亞太區。不少朋友的公司,總是將多勞多得的正面精神,扭曲成偷懶、不OT是罪的奇怪心態。

但「唯結果論」,準時放工,又能按時完成手頭上的工作,不是更好的選擇嗎?

Learn how to learn 的課程當中,總是提醒著學生,在面對棘手而困難的時候,盲目地花時間去「鑽研」、轉牛角尖,不一定能解決問題,或只是徒添煩惱。相反,我們應該:

給予自己短暫休息的時間,在身心放鬆的狀態之下,更容易該腦袋「發散」思考。最後在之後解難所花的時間裏,有效率地解決問題。

入面甚至提出,每晚睡覺前,可計劃明天的待辦事項。你的潛意識會自動運轉,在休息過後,難題會自然迎刃而解。

在Uncle Bob 的 《Clean Coder》 中,對超時工作有個頗有趣的取捨:

這段文章總是提醒著我,我們是人,不是機器人。我們有人性,不能長時間工作,同時保持高質素的工作產出。有時整個團隊配合,在短時間內合理地超時工作,並採取彈性上班時間,比起盲目守時開工,保持高士氣之餘,公司會走得更遠。

文中有另一句我頗喜歡:「我發現一旦(日本人)嘗試了 (Be Lazy) 這種做事方法後,他們就會喜歡這個理念。」

「偷懶」一詞,看似貶義,不少人不明白它的價值,或許與自己一貫價值觀和經驗相違背。

唯有實踐過後才會明白。(改變公司文化最有趣,但再說就有一點離題了。)

正面偷懶的方式有很多種,個人感覺:學懂分緩急輕重尤其重要。

在大學學習生涯上,有一位朋友,99.9% 都會找他做組員。他總能在某些「自由發揮」的程式功課中,每當我不斷無限放大功能需求之下,願意一起討論,並提出可行建議,以最小化時間,獲得最多「分數」。

同樣地,差不多每個客戶或上司,都想不斷擴大想要的功能

而在很多功能之中,我們卻鮮有地排序,去決定不需要的功能,造成浪費。有幸在某些好項目中,能成功限制初期項目大小;了解何謂「必要」與「非必要」功能,最後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完成,從重要的基礎上,慢慢演進去更好的方向。

最近在上另一個線上課程:Machine Learning

我總在提醒自己:好的東西,急不來。

(不過行為上還是很心急。總是要強行提醒自己放鬆心情和設下時限學習,免得影響第二天工作就是。)

Written by

Agile lover. Chinese Calligraphy lover. Brain hacker. https://polarbearjournal.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