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美國

作者:Veck Hsiao | 2017/04/11

這篇不是另一則旅遊文學,也不是要來分享所見所聞跟台灣有什麼不一樣,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為什麼我們要從美國開始創業?』。

X-1無線充電袋的點子剛萌芽的幾天,我們很快就規劃好了我們兩人團隊在設計、研發、調教、推廣與生產幾個重要步驟,其中由於主掌產品開發的是我,我當時人就在台灣,在前述幾個階段中,設計與研發的主要工作都在台灣進行,另一方面是考量到我們倆對於電子零件採購上的術語或是詢問方式,還是以中文比較通,加上未來也計畫將生產的工作落在台灣,所以我便在台灣一邊研究開發方法與做貨料供應的調查,做出來的產品雛形是一個購買各種現有零件拼裝出來的概念驗證產品。

雖然當我成功實驗出我們構想的產品功能時我們都很興奮,但是我們一致認為當時的樣品不論是外貌還是充電效能,甚至是安規與品質等等,都離能夠推廣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我的夥伴 Wayne 對於產品規劃較有研究,本身又是研究無線充電相關的知識,他心中此時充滿了推進下一個階段的想法,各種如何調教產品的意見被提出來。

我們一開始就對這款產品的消費族群做了市場評估,由於目前台灣人使用手機袋的比例下降,行動電源對於通勤族、業務人員、學生或是逛街的人來說是幾乎人手一顆,是足夠便利的一個產品,我們當時構想的產品功能其實對這些族群來說誘因不大,所以我們轉向戶外休閒活動從事者的領域去挖掘可能的使用對象,最後鎖定在單車騎士們,原因在於,前面提到被我們排除的幾個族群通常移動的時候雙手是可以空出來的,因此握著行動電源充電的可能性很高,但是對於自行車騎士來說,行駛間手握行動設備的機會就相對小很多,如果我們的產品可以設計成夠掛載於自行車上,加上我們原本的袋狀設計,可以讓自行車騎士很方便的將手機放入手機袋中充電,又可以達到保護的效果。

然而,我們認為台灣市場相對來說較小,這是很多在台灣創業,或是在美國創業的台灣人很常考量到的一點,另一方面是台灣的地幅不廣,在台灣騎單車就算是在野外,手機快沒電了,通常很快就能夠進行補給,但是相對於幅員遼闊的美國來說,補給站沒那麼容易抵達,電力的補給就會是一個很高的需求,當然你會說我們隔壁的中國也有這樣的市場,可當時對於剛創業的我們而言,新點子的保密性還是非常重要的(當然後來我們在許多前輩的討論中漸漸改變這樣的心態),還有一點就是我們有個夥伴人剛好在美國,在台灣,我們這些初出茅廬的創業家,多少還是對傳聞中的美國創業環境充滿嚮往,再來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台灣人對歐美品牌的信任就好比對日本品牌的信任,會比對台灣本土品牌要來的高許多,如果從美國出發,以美國企業之姿,台灣人創立的品牌回歸台灣市場,勢必能夠比較有吸引力,綜合以上的考量,我們決定先從美國市場開始。

Wayne 對產品規劃的工作下了很多功夫,因此從產品調教開始我們就將都在美國進行,隨後也計畫將在美國進行推廣與募資,期待能在美國獲得投資人的賞賜,幫助我們將產品推向更能夠進入市場的樣子,再回到亞洲找製造商。

我在台灣完成了我們第一代的產品原型,接著訂了機票,規畫了行程,很快就要飛往美國了,理所當然的,我要將這個產品原型攜往美國,才能跟我的夥伴一起研究怎麼改善它,這時候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小問題,行動電源在辦理登機時是不能夠托運的,一定要攜帶在隨身行李中,如果是普通的行動電源還好辦,但是我們自己開發的電源產品,樣貌不凡,我第一個擔心的就是在X光機檢查的時候就被認為是危險物品而被要求棄置,那可就麻煩了啊!但是空運寄送的不僅有可能被拒絕,還有可能因為空運時程的關係而要花很久的時間,所幸最後這個產品沒有被檢查有異樣。

還有一個大問題是,Wayne 是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 Penn State 念書,據他所言那邊除了有美國的電子賣場 Best Buy 和連鎖大型賣場 Walmart 之外,沒有其他地方有辦法在一兩天內購買到可能用到的電子材料或是我們計劃要自製充電袋用的皮革與縫紉線材等,亞馬遜網路商城可以訂到一些商品,但是送抵 State College 也需要幾天時間,鄰近有可能購買的大城市又要開車幾小時,因此我需要在台北的光華商場先購買好些備用原料,此外,因為我們有自行焊接電路,所以我有攜帶電焊槍和焊錫,雖然我不是第一次搭飛機,但是這種東西帶上飛機會不會出事,入進美國這個對於打擊恐怖主義高度警覺的國家而言,過海關會不會被盤查或是找麻煩,都是我倆從未想過的問題,一般旅行的時候不會考慮到的事情,在我這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也需要花點心思和勇氣嘗試挑戰,這是這趟前往美國的旅途上為我所樂道的經驗,因為我搭的是 United Airline,我便上聯航的官網查看可以攜帶上飛機的物品與不可攜的列表,幸好焊槍確認了不在違禁品之中。

幸運地,我沒有被在舊金山入境轉機時的海關刁難,後來在重新掛行李時的X光檢測也沒有問題,雖然這有可能是因為我搭的是舊金山機場當天最早一班抵達的班機,海關剛起床還懶得花時間多問,總之我最後很順利的轉機抵達東岸與好久不見本人的 Wayne 會合了。

在相會的紐約稍作休息時,我們就開始在紐約街頭進行街訪,也拜訪了幾間皮件店,尋找作為我們製作手機袋的素材,或是可能的設計商,我們也發現紐約不少的星巴克桌上已經提供了充電插座,但是觀察了一陣子,使用率很低,甚至在我們準備要搭車的地點附近一間星巴克中,有一位女士曾嘗試著要使用,但是發現沒有辦法使用而放棄了。

隔天一早,我們就搭巴士前往 State College,準備上工了!

在 2016年12月,應工研院快製中心的邀請,我們參加了在桃園舉行的 亞洲x矽谷 揭牌儀式,我們在會中遇到了一組跟我們的組合相近的團隊,兩位創辦人一位是工程背景,另一位是商管背景,也是在美國開始創業,最重要的是他們做的產品也是無線充電設備,但是他們主要做的是車用產品,因為背景跟我們很像,所以也就聊了一會,會特別提到這件事,是因為我們後來發現很多的團隊都跟我們當初決定先從美國開始創業的考量相近,甚至有不少公司都會在美國設立總公司,再將研發團隊設立在台灣,最近似乎又以軟體服務的較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