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FinTech 中篇- Fast Power App 金流服務串接選擇

作者: Veck Hsiao| 2017/05/17

我們將透過分享我們在為 Fast Power 這個 App 尋找可以串接的金流服務過程中,探索到的台灣金流服務現況。

Fast Power 是一個類似近日在中國火紅的共享經濟服務 充電寶 的行動電源租借服務,目前主要在台北市及淡水地區有租借站,提供旅客透過 app 掃描 QRCode 後租借行動電源,採用甲地借乙地還的機制,加入會員三天內 免費 租借,預繳小額的幾百塊錢就可以升級會員,會員期間不限歸還時間,十足與台北市公共腳踏車 YouBike 的服務相似。

(這裡不是為了打廣告,而是要清楚說明這個 app 的消費方式,以便說明串接金流選擇的考量)

選擇付費方式

以上所提是目前的收費機制,然而一開始我們並不打算以一次付清升級會員的方式收費,而是採用儲值扣款,我們設定的租借費用考慮過計時、計日和計次收費,一次的費用大約是一或二個銅板價,10 元、20 元或 50 元,當開通了會員租借功能以後,可以將錢儲值進會員帳戶中,接著每次到租借站掃描 QRCode 借用行動電源時,就會自動從帳戶中扣除費用。

既然有付費機制,當然就要考量如何串金流,因為這款服務主要的操作都是透過手機 app,所以我們選擇在 app 串接支付系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採用悠遊卡,這對所有族群都最為友善,不論大人小孩老人,不論有沒有固定收入,只要到便利商店買一張全台發卡量第一,使用通路最廣,加值最方便的悠遊卡,就可以輕鬆享受儲值消費的便利。

所以我們上網找到了申請為悠遊卡股份有限公司的特約機構之條件:

資料來源 (http://www.easycard.com.tw/use/apply.asp)

恩,我們的收費機制看起來是符合小額消費特約機構的必備條件,我們考慮的收費方案每筆交易最貴是一小時 50 元,一張卡片(如果能綁在 app 中就會像是信用卡那樣是綁卡號)一天頂多是 1200 元,離單日消費上限還有段距離。

然後我們點進去 悠遊卡小額消費合作簡介, 合作條件及交易限制:

  1. 實收資本額$8,000萬元以上 或
  2. 年營業額$6,000萬元以上 (依法令規定辦理 )
  3. 門市店數超過20家

天啊!這門檻也太高了吧!新創公司要拿出 8000 萬台幣當作資本額夠難了,就算是年營業額達到 6000 萬,都還沒有開始提供服務就要提供營業額資訊也不可能 (門市店數這點如果我們是採用合作店家的模式,超過 20 家大概可能),讓我們非常傻眼。

我不死心直接打電話去悠遊卡公司,詢問是否有另外提供電商業者串接 Web 或 App 的合作方案,得到的答案是『我們沒有提供串接的功能 (API)』,不過那位接聽的人員似乎也沒有預料到會有人提出這種需求,還是保留的說請我留下電話,他詢問完相關人員後會回應我,當然最後就跟許多單位一樣沒有回電了。

悠遊卡這條路不通其實很麻煩,剩下的可能方案就是要使用信用卡支付,或是提供超商繳費這兩種方式,後者其實很不可行,因為充電的時機大多是隨機的,我們認為不太可能有人會在知道了可以預借行動電源的服務後,先找時間去便利商店存錢,才回到站點享受服務(除非我們的服務是直接與可繳費儲值的機構合作)。

就消費動機來看,跟悠遊卡的儲值有點不太一樣,悠遊卡的通路比較廣,就像信用卡一樣,使用者綁定帳號的支付工具,並不限於當次消費使用,所以綁定的意願較高,但是現在的電子商務繳費若選擇專程跑一趟便利商店,通常都是只為了當次消費的那筆訂單,而且這種服務通常是允許等待的,可是租借行動電源多數需求是臨時的前往站點進行消費,如果使用者因為沒有先繳費儲值,到了租借站卻發現要先到附近的超商繳費儲值,多數人就會打消念頭了,因為充電需求的彈性很高。

進一步了解後得知,悠遊卡公司與線上支付業者根本隸屬不同法規管轄,悠遊卡是歸電子票證法館,線上支付卻是適用金融相關法令,才會導致悠遊卡根本沒有去開發線上支付這塊地市場。

因此這樣看來,要讓使用者在消費當下才進行繳費的機制剩下在 app 中綁定信用卡這條路了,這個方式最直接的效果就是要放棄沒有信用卡的學生族群,另外還包含了沒有穩定工作而無法辦理信用卡的人,其中我們認為學生會是我們一個很主要的消費對象,尤其在當時精靈寶可夢的風潮正盛,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瘋抓寶,我們相信學生會是玩這種手遊的最大宗。

儘管學生可能沒有辦法辦信用卡,但是還有金融卡啊,父母都會幫孩子開戶,開戶就可以有金融卡,現在具有簽帳/記帳功能的金融卡,也可以做許多信用卡才可以進行的消費,但問題是,國高中生家人會給金融卡的比例應該也不高,所以我們最後只鎖定了信用卡。

說到信用卡進行支付,在台灣線上付款的方式往往步驟繁多,銀行的信用卡系統為了保護消費者權益(或是為了防止詐騙),消費者要完成一項交易的支付步驟為:

Step 1:輸入卡號 (通常要按 16 個數字)

Step 2:輸入有效日期 (通常要選擇 2 個項目)

Step 3:輸入識別碼 (通常要輸入 3 個數字)

Step 4:接收 OTP 簡訊,輸入 OTP 密碼 (通常為 6 碼左右)

然後等待驗證完成後,才算完成交易,這前前後後也太多步驟了,手機都快沒電了,還要做這麼多操作,耐性都沒了,所以我們認為像是 Uber 那樣,App 內綁定信用卡後每次消費完成就會自動扣款,不需要重複輸入信用卡資料,也不需要輸入 OTP 認證碼的方式最符合方便快速的使用者體驗。

PayPal 和 Stripe

這個業務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 PayPal,然而 PayPal 當時在台灣的 API 服務流程上還是需要使用者重複上述步驟,就在我們還沒搞清楚背後原因時,有一個美國的新創公司 Stripe 的服務吸引了我們,研究後發現,Stripe 的 API 使用很簡單,而且他的機制設計上就可以達到我們『綁卡一次之後直接扣款』的目的,所以我們很期待地繼續看下去。

Oh, 事情果然沒有那麼單純,Stripe 特地列出了目前有提供服務的國家,Taiwan 不再其中,原來受限於金融法規的關係,台灣的銀行帳戶不能作為收款帳戶,因此沒有提供服務,注意到了金融法規的限制後,我們逐漸發現,台灣當時的金融法規是多麼的嚴格,看一些前輩的分享文了解到,過去 PayPal 剛到台灣時,許多電商網站都是採用 PayPal ,那時候的線上付款機制沒像現在這麼多元,但限制相對也比較少,後來金管會(似乎是為了防制洗錢到國外),所以限制了線上支付綁定銀行帳戶的條件,導致 PayPal 起初是先暫停並暫時退出台灣區業務,僅留下一個軟體服務商做為聯絡窗口,後來調整好在台的收款方式後,才又重新提供,但也就不是我們所想要的流程了。

那台灣本土的金流商應該可以了吧?我們找到了當時廣告打最大的歐付寶。

紅 綠 藍

我們兩個菜菜的創業家親臨總部與他們的業務洽談合作,在一來一往的過程中,我們也才發現我們真的很菜...這位熱心的業務耐心的聽完我們的需求,並給了我們一些除了他們提供的方案外的訊息:

  1. 傳統本土線上支付業者有紅綠藍三家:綠界、藍新、紅陽,其中綠界現在跟歐付寶屬於同一體系
  2. 傳統線上金流只有網站支付,也就是我們上購物使用信用卡或超商付款的方式,那些是這三家公司提供的解決方案,後來因為出現了支付寶這樣的第三方支付(這個詞彙很容易跟電子支付和行動支付混淆,在此我們不做解釋,但我們所對洽的廠商確實屬於第三方支付公司),線上金流支付的方式便開始多元化
  3. 雖然 2015 年就已經拿到第三方支付業者的執照,但是他們到現在還沒『開業』,所以實際上還是繼續提供綠界的金流服務,而他們我們去找他們的時候是 2016 年 9 月,他們預計 10 月要開業,因此現在正忙

我們其實不是很懂他所說的開業是什麼意思,因為在網路上,我們已經可以找到他們 release 的 SDK source code 在 GitHub 上,後來開業後已經移除,官網的教學說明也更新了,原本的 API 還有提供 App 內串接的部分,後來找不到了,我們去電詢問一些串接問題,以便決定是否要簽約,但之前與我們接洽的業務不是負責工程問題的,他要我們寫信給工程部門,也不要我們打電話,總之,我們評估後覺得這間廠商的方案雖然優惠,但是對於技術性支援似乎沒有非常容易取得。

其實我們去找綠界那天,是另一位夥伴先預約了藍新舉辦的金流串接招商說明會,地點也在南港,所以我們離開了綠界以後,就直接前往藍新,現場有十來位的廠商代表已在座,我們領取簡報資料坐下來後,我迅速瀏覽一下,並聽取報告所說明的流程,發現這間公司就只有提供傳統的線上刷卡服務,其中有一個機制是提供消費者一個連結,點選連結以後會開啟瀏覽器,但是到了那個網站後還是要填寫信用卡資料。

在提問時間我們詢問有沒有可能提供信用卡資料儲存的服務,一位貌似工程師的代表激動的表示,現在台灣應該沒有人敢這樣做,因為這樣會有個資外洩的疑慮,他自己不是很相信他們自己的個資保護能力,更何況是串接方,沒有人想要承擔這個風險,但要有在 app 內儲存信用卡資料也不是沒門喔!要不是 app 業者自己儲存,就是要簽切結書,如果發生資安問題,一切責任要由串接方自行承擔,這點我們在剛剛的歐付寶也有獲得類似的解套方案。

離開藍新以後,我查到了紅綠藍的紅陽科技就位在我們回程的路上,離五點還有兩小時左右,我們不死心,就去了紅陽的總部,這間公司的接待廳是三間廠商中最有新創風格的,不巧的是當天他們的業務不在,櫃台小姐便請了兩位分別負責 iOS 與 Android 的工程師來接待我們,雖然我是剛接觸 iOS 與 Android 的開發,倒也能夠跟他們討論到重點,他們也很親切的回答我們的問題,最後我們發現他們所提供的支付流程最接近我們希望的樣貌,礙於台灣法規限制,勢必需要消費者重複輸入信用卡資料,但他們的團隊早已耕耘 iOS 與 Android 這塊一段時間,SDK 也都已經有,現場甚至能夠直接拿出展示機 demo 給我們看,離開後我們評估這間公司在技術與業務方面的支援度高,我可以直接打電話給工程師說明狀況,業務部份有業務負責人的 Line 可以直接連絡,甚至後來他們的業務很主動的會關切我們的狀況,因此儘管方案不是最優惠,還是選擇了該公司。

當然我們也想過單獨找銀行談,因為當時 Line Pay 剛推出不久,還有 GOMAJI、街口支付等 App 是直接與銀行合作,由銀行直接收款,也就是像 Apple Pay 這樣僅作為支付工具的行動支付系統,所以我們第一個就打電話到我們有往來的銀行去詢問,結果他們的行銷業務直接打槍我們,認為我們提出的消費流程過於複雜,對於服務提供履行義務等事項如果沒有釐清,根本沒得談,甚至也無法保證有談判空間,並表示像 Line Pay 等支付系統也是洽談了很久才成功推出,像我們這樣的新創公司,資本額和獲利性都不是很好的話,可能根本連談的機會都沒有,因此我們就作罷了。

回顧了一下選擇金流系統的過程,會發現台灣的金融法規為維護金融秩序確實有諸多限制,因此才會發展成需要消費者進行多項驗證步驟、服務方或金流提供方需要資本額或營業額限制、消費單價不可超過多少金額、資金流動(轉帳或扣款等等)不能超過一定額度等等看似擾民的狀況,這也是導致台灣許多金流業者走得很跛腳的原因,甚至我們還在洽談的過程中,金管會就發布新聞稿,再度限縮了電子支付的相關條件,批評聲浪也隨之四起。

我們選擇了紅陽科技的方案後不久,許多第三方支付業者陸續開業了,台灣正式進入電子支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