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一個行動支付已是必須品的城市是什麼樣的體驗?

今年和去年的七月,我分別去了一次北京,可能是因為獨自行動的時間變長,也可能是因為當地人的支付習慣又加固了,我深深覺得在中國當下的一線城市,行動支付已經從「一種支付選擇」變成支付的「必需品」,大到三里屯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到胡同裡的雜貨店,都能用微信或支付寶,甚至很多地方是非行動支付不可。在這裡我並不是要特別去支持行動支付者是現金支付,而是想要和大家分享在一個行動支付已經成為生活必需品的城市,將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另外,我也必須說:不管是行動支付,還是現金支付,他都是基礎建設的一部分,我們想過甚麼樣的生活,將決定我們未來需要什麼樣的基礎建設。

幾乎無處不能使用兩大行動支付
一、無樁共享單車

首先讓我感覺到單靠現金已經不能在北京生活的,是摩拜和ofo,去年我離開北京的時候,在炎熱的夏天要獨自在我住的東城區做短距離的閒晃,真的沒有輛自行車,是無法在悶熱無風的天氣裡感受到一絲涼快,同時也走不遠,但要騎膜拜任何一種共享單車,基本上前提是必須先擁有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寶等等行動支付工具,不然真的只能在自己民宿附近有樹蔭的胡同走走了。

想掃走任何一台共享單車,先把你的行動支付拿出來
二、現場攔不到的計程車

不能騎摩拜ofo,叫個小黃總行了吧,答案常常是NO!
今年在中國要在路邊叫計程車(出租車)變難叫了。去年夏天,不論在成都或是北京(我去年走過的兩個地方),路邊要搖台計程車來相對沒那麼困難,但到了今年,要在在北京三環內路邊隨手招一台計程車真的很困難,更別提尖峰時段了,常常還得特別到靠近酒店的區域才比較容易攔到計程車,因為幾乎大家都已經用滴滴打車了,雖然是對於部分人(老人、在中國沒有支付號的外國人)的排除,但從共享單車到計程車,其實能夠發現行動支付在配合實名制的制度下,也讓支付同時提供了「信用憑證」的功能:在叫出租車的過程中,我們能夠知道並且在事後給予出租車師傅評價(消費完了可以給星等,取消訂單也可以給原因),這樣的過程其實也建立了我們在消費時的一種信任,當然也會發生一些搞笑的事或者爭議,但總之不得不承認這是目前的現金消費沒有辦法做到的部分。

不論是私家車或者是計程車都已經納入行動支付體系
乘客給予的評價在司機端也能看見(https://www.zixundingzhi.com/all/30e2f7cc6412f960.html)
縱使取消約到的車也能夠給予評價
三、等個三十分鐘才有飲料喝的Coco

另外一個讓我深刻的地方,是在前門大街的COCO買飲料,總之那天被放在前門大街自由參觀,熱死人的天老子一解散就準備買飲料,真的爆熱北京的夏天比台北可怕,是「悶」熱,一點風都沒有的那種,到了Coco,在我前面也就三四個人在等,但我從點餐到拿到飲料足足花了三十分鐘,因為其他的客人都在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在某個冷氣房裡點了美團外賣、百度、餓了嗎,在我面前來來回回的外賣小哥,一趟就是拿走十來杯飲料,過去飲料店人手不足不做外賣生意的狀況完全被外賣公司所搞定了,飲料店只管接單。
是的,這意味著如果在現場的人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等到一杯自己的飲料,同時,也代表著其實你可以不用在大熱天跑出門,就能買到冰冰涼涼的珍奶,有時候甚至還有優惠。
而且在北京這個超過兩千萬人的城市,飲料店應該只有台北的三分之一,這時候外賣生意做起來可驚人了,建議大家如果去盡量不要選連鎖店,可以選一些觀光區域的小飲料店(踩雷機率很高請自己保重)。

在飲料店最大的競爭對手是外賣小哥
四、深夜的機器點餐麥當勞

我有幾天晚上住在他們那的大學城(北京老八校)附近,到晚上能吃的店很少,幾乎都關門了,我到了一間麥當勞,走到了櫃檯要點餐,才知道這家麥當勞過了晚餐的吃飯時段,就不再提供人力點餐了,服務我的是一台機器,我從點餐到付款都由他負責,同時我用現金付不了款的,付款的選項只有三種:1.Apple pay 2.微信或支付寶 3.麥當勞禮物卡,其實某種程度上是非常精準地抓住了速食店的客層:年輕人,對於店家來說也省了成本,但同時也排除了少數缺乏這些支付工具的人。

那天晚上幫我服務的麥當勞點餐機器
五、地理的空間尺度差異造就不同的支付基礎建設?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人性從生活的環境出發,環境的缺陷會造就最適合的商業模式,以及支付的基礎建設。我必須說造成中國行動支付風行,甚至在許多地方成為必需品有很多原因,但我認為在空間尺度上,這樣的基礎建設型態卻顯得相當合理。在北京生活的這幾天,我從三環外的小區,住到東城、西城區的胡同四合院,我深深感受到北京這樣的中國一線城市和台灣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空間尺度,在三環外,動輒是400mX400m的住宅小區,路動輒六線道寬:在二環內,常常是寬僅三~五公尺的胡同,一樣綿延個四五百公尺,才能走到大街,這樣的尺度下,要像我們輕描淡寫的說一句:「等一下我去領錢給你」其實並不那麼實際,因為要觸及ATM所要花的時間確實真的太久......也是這樣相對的有了手機支付變的非常方便。

六、結語:我們想要什麼樣的支付環境?

很多人常常透過優劣,去評斷兩岸的支付環境差異,但我認為,好像很難就這麼去一刀切去作定論,這兩種支付方式有造就他的方式,同時也有應運而生的基礎建設,不論是硬體的ATM或者軟體的支付系統。但確實在生活型態上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變化:手機也漸漸的取代了錢包,不僅錢進到了手機裡,錢包裡的身分證也透過手機認證進了手機中,確實告別了口袋裡要塞進鼓鼓的錢包,整個腿看起來很腫的日子。但手機不見,或者沒電也就變成大事了。有人會說這是對許多老年人的排除,也會有人說在短暫幾年後這樣的問題將可以透過學習使用而解決。總而言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但也不要忘了,行動支付可以是外匯可以輸出的一種有利方式。在亞洲許多國家,尤其在東南亞,其實已經有許多地方接受微信和支付寶(其實台灣很多地方也是),許多的在地銀行和螞蟻金服談妥的時候,可能也代表著不需要兌換外幣,人民幣也能夠走出中國。

行動支付並非像加密貨幣存在著技術問題,更多的是我們的選擇,以及選擇背後存在著什麼樣的考量。當然選擇會導致不同的生活形態和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