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仁都可以被DQ

很喜歡這張影片截圖,就連暈倒的外賣仔也有六件腹肌

任何仁(英語:Anyone,諧音「任何人」),是香港消防處於2018年推出的一個身穿藍色全包緊身衣的吉祥物及代言人,創造該虛擬角色的用意是為了向公眾推廣「只要敢,就救到人」的信息。其諧音「任何人」亦寓意「任何人都可以救人」。(註一)

由於任何仁穿著一套藍色緊身衣,容易讓網民產生不同程度的人物聯想。因此這角色出道不過半天,旋即引來各種政治或商業機構透過網絡進行二次創作,甚至好些基督教背景的團體也藉此乘機宣傳。在這陣風潮下,我like了香港消防處的facebook專頁、開始追蹤他們部門的各種新聞信息。

只是不過一天,香港電台的節目《視點31》卻表示任何仁的出現為消防處高層帶來相當煩惱。報導表示內部高層認為人物有損消防員的專業形象、又說人物造型所引起的過份關注實在此料不及,故此有被DQ的危機。(註二)

任何仁事件,反映著一種科技帶來的世代差異。

對於出身於六十年代或以前的一輩,電子產品就是一種生活上的支援工具。記得筆者成長的年代,父母往往願意花費過萬為子女買一台電腦、卻拒絕子女自費購買任何電子遊戲機。他們相信電腦是一種方便子女學習的工具,互聯絡世界更是擴闊他們知識的渠道。

相比之下,七十年代或以後出身的人,對電子產品有著另一番理解。對他們來說,任何電子產品都像特務凌凌漆擁有的多功能道具:電腦固然是重要的文書處理工具,只是它也是跟網友連線對戰的重要裝備;電話的功用當然是跟親友聯繫,不過同時能夠為眼前好友留下美白過的倩影。至於互聯網的出現,一方面為這一代人帶來爆炸性的資訊,卻也是為他們提供各種人與人的溝通渠道、娛樂性的減壓方式。

在網絡上搜尋有用資訊,相信是每一位年輕打工仔在公司的日常。相對於此,大家下班以後總希望透過互網的世界獲取多一點的娛樂,好讓繁重工作的壓力變得輕省一點。任何仁的出現,正是消防處以一種派膠的方式進行自我宣傳,教那些尋找解壓方式的網民心靈上得到無比治癒。

可惜的是,這種幽默未必能夠讓任職權力核心的世代所明白。

記得某天跟友人吃飯,對方說起自己離開教會的原因。他說昔日教會牧者就似是國內的網絡警察,用盡方法河蟹信徒的言行。好些時候,他分享自己生活上的感受,那怕沒有半點粗俗言詞,也換來對方留言表示用詞有失信徒身份;當他在網絡談到某些政治的個人看法,私下也會被牧者召喚「關心」。久而久之,他不再願意在牧者面前多說什麼;他感到教會牧者比傳媒更會干犯個人私隱,於是也決定淡然引退。畢竟作為小薯,在教會的權力核心面前說任何話也不過是對牛彈琴,不會被對方理解之餘,也只有淪為反動份子之嫌。

世代差異,總是難以避免。惟有掌權者願意懷著胸襟俯身聆聽,一切才有改善空間。當在上者把自己的看法視為金科玉律,任何創新見解也不過是讓世代崩壞的癌細胞。

對於掌握核心權力的一群,任何仁都可以被DQ。

註一:維基百科-任何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B%BB%E4%BD%95%E4%BB%81 (瀏覽日期2018年11月7日)

註二:視點31:消防處代言人「任何仁」; 垃圾徵費; 開放數據不開放
https://youtu.be/1K2UNaxlr1I(瀏覽日期2018年1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