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耶穌,兩種詮釋

復活節,每年春分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天。此時日長夜短,光明戰勝黑暗,象徵了重生與希望,乃是基督徒為著紀念耶穌遭釘死三日之後返生復活的事蹟。

三月中甫膺天主教最高領導的教宗方濟,在三月廿八日這天,即復活節前最後的星期四,學習耶穌死前為門徒洗腳的榜樣,到了羅馬一間少年監獄為罪犯和女人洗腳。方濟說,他衷心追隨耶穌降尊紆貴、犧牲自我成全大我的形象,力求教會可以更貼近貧困的弱勢者與窮人,減輕他們的痛苦。

無獨有偶,英國聖公會,也就是英國國教會,剛剛才在三月廿一日為第一百零五任的坎特伯里大主教威爾比(Justin Welby)舉行登基典禮。就在復活節的這個星期天,威爾比發表了他正式作為聖公會領袖的首次佈道。不可謂不出人意表,坎特伯里大主教竟在耶穌死而復生的這個節日,提醒人們不要存有不切實際的虛假希望,不要天真認為單憑一人一己一組織乃至於教會之力能解決社會的種種疑難病症。是國家,而不是英雄,才有責任義務以及能力扶貧救濟。

至此,一個耶穌,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詮釋。

方濟的宗教保守主義選擇突顯耶穌能善可施的偉大,把問題拉到政治哲學的層次來說,重視且維護了個人與建制在既有秩序中所扮演的角色,相信人性的光明偉大;威爾比的從商經歷加上英國國教兼容天主傳統與改革宗信仰的開放性格,讓新的坎特伯里大主教作出了世道坎坷、天性本具缺陷的個人不是解決社會衝突的萬靈藥的警告。

坎特伯里大主教的警語自有其遠近因:四月一號起,保守黨與自民黨聯合政府開始了一連串的削減社會福利預算的措施;領取福利的窮人弱勢者與單親家庭,不得不面臨已捉襟見肘的生活更加吃緊的困境;保守黨的工作與年金大臣宣稱要讓工作的人獲得比沒有工作的人所獲得的更「公平」的待遇;首相卡麥隆在2010年大選時高舉的「大社會」競選宣言,主張降低國家對於人民生活的干預,把政府當問題來源,認為個人或民間團體才是最好的答案,卻不願意正視階級與政治權力主宰的共謀結構。

對於願意奉獻犧牲的少數個人,我們可以致上無限的敬意;但同時間人們如果把國家在社會所能也必須扮演的角色給抹煞一空,這一切只是為寡頭階級開特權大道。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忽視社會環境的複雜與人性的缺陷,奢望個人或組織站上不切實際的道德高度,誤以為這個時代還會有一呼百諾的無私英雄,那可真是天真到離譜。

方濟與坎特伯里威爾比大主教的第一個共同的復活節,點出了個人主義的過度自信與集體主義的瀕臨絕跡都是人們在這個時代必須正視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