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領域與個人價值

我是沒有在麥當勞做過啦,不過大企業不是都該有一些教育訓練教人不可以針對種族膚色國籍性取向等等等有差別待遇麼?好像是去年的例子,有個B&B民宿主人以自己的宗教信仰拒絕同性伴侶入住(理由很充分喔,這是我家,我的信仰我的教育我的成長環境不容許我接受兩個男人在我的屋子裏睡同一張床)。可是她最後判輸了,為什麼?

不是說委屈良心不是抹煞個人良知,可是決定公開做生意就不能把自己的偏見看法價值拿出來曬,這些東西只能藏在心裏裝在櫃子裏不要帶出來。

同樣地,有一些在英國的伊斯蘭想要引入sharia law,就是伊斯蘭的教法,以解決小規模的民事或遺產的糾紛。這其實也沒問題,只要教法不違背英國法律即可。可是伊斯蘭的教法,當然我不是專家有待高人修正,有些刑罰是與現代國家法律所談的那個人權性別平等的主旋律相牴觸的。你要怎麼為一套本質上不容異己只適用某群人卻無視另一群人的系統辯護?

所有人都得先認識到每個人在公共領域中都是平等的且須符合法律規範,至於每個人後面要如何保全心中所謂的那把尺或者要怎麼把那套道德理論傳授給其他人,第三者就沒有插手的餘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