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貪腐民調看缺乏自信的台灣社會

國際透明組織公布調查認定台灣貪腐情況嚴重,引發各方質疑調查不嚴謹。一開始有中國訪員不諳台語之說,大陸民調公司過往經驗只在商業調查之說,現在就連台灣透明組織分會的執行長也跳出來說了:此次的調查不過是民調而已,一個全國性調查卻只取樣1千人,其實不夠。

依筆者看來,執行長葉一璋先生顯然缺乏進行社會調查的知識與經驗。統計學有個很常用的取樣公式,如果取了1百人作為樣本數,1除以100的開根號為0.10,這表示誤差範圍為正負各10%,信賴區間即調查的真實參數值容許落在的範圍則是20%,這當然很大。但是取1千人當樣本數,1除以1000的開根號得到的誤差範圍就正負3%左右,信賴區間約6%,此一數據已屬社會調查一般可以接受的程度。如果拿2500人當樣本數的話,誤差範圍只不過縮小到2%,信賴區間4%。

當然,樣本數越多調查結果越準確,但是同時間調查者也必須考慮多投入調查的人力物力時間是不是合乎成本效益。如果把樣本數從2500人增加到5千人,信賴區間也只能從4%縮小到2.8%。多做2500份調查不過多得到1.2%的精準度,這門生意划不划算就讓葉執行長來決定了。如果葉執行長不認為1千人的樣本數具有代表性,筆者建議貪腐乾脆交由行政院主計總處進行全面普查。

任何的社會調查都有其限制,民調的確不過只是民調,量化研究到底能不能掌握台灣貪腐的真實情況也確實有待商議;但是想透過否定這1千人的統計代表性乃至於改寫統計學樣本取數的概念以期洗刷台灣貪腐之名,這不單單是一個心餘力絀的執行長的問題,這份調查帶來另一個更重要的啟示是,一個缺乏自信、被壓抑的社會在面對外來的負面挑戰所產生的焦慮衝突與罪惡感時情不自禁地啟動心理防衛機制以求自保。台灣貪腐程度究竟是3%還是36%,至此,已無關緊要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