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外國民之健保問題

應國人出國濫用停復保狀況,健保監理會對於出國停復保之規定作出建議刪除一事,筆者認為其決定過於草率,難免有言過其實,便宜行事之嫌。

監理委員表示,回歸健保法精神,任何具備中華民國戶籍之國民皆須強制入保,此一說法未免擴大解釋了健保法欲保障的對象。健康保險之所以成形,在於憲法增修條文規定了國家有保障國民健康福利之責;而健保做為實現增進國民健康的一種保險制度,只可視為國家為了達成此一目的之手段。也就是說,全民健康保險是國家對國民提出的一種福利,而不是國民對國家應需負擔的一種稅賦。這即是為何健康保險法訂定了符合保險對象條件的國民「得」選擇參加保險的緣故。

海外國民之所以選擇停止保險,不在於逃避繳納國內健保保費,而在於所旅居之國家多已提供相當形式的醫療服務。國民一旦決定停保,便須求助於旅居國之醫療服務,不論是透過歐洲的公醫制度,或是使用者付費的美式自由市場。在旅外國民身上,與其指控國民躲避,為何不問國家在沒有保險之國民身上有無盡其增進國民健康之實?如果現今的健保制度並沒有為旅外國民上肩扛起國家增進國民健康的責任的話,監委會怎可要求海外國民付費?

委員提出反對海外國民自認用不到健保便停保之舉的理由,竟在於國內國民用不到健保仍須繳費。作為保險制度,健康保險本就是在於事先繳納保費進入體系,才得以使用健保資源。國內國民倘若敢選擇跳出健保,深信旦夕禍福一日永不會到來,就要有生大病自掏腰包的準備。反之,國外國民要怕旅居國醫療水準不若台灣,或得付出高昂費用,也同樣可以選擇按時繳納健保保費。

筆者懷疑,監理委員是否仔細注意到了全民健保法裏的四個月排除條款?是否可以在這四個月上多加著墨後再拋風球?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Will Kuo(郭政倫)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