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郵差與獨居老人

英國的郵差除了送信送貨之外,支持者這麼說,還負有探訪獨居老人日常生活福祉的無形的社會照護功能。

對於一些阿公阿婆來說,郵差大概是他們每天唯一可能見到面說到話的人。

就拿上星期六我遇到的一個例子。

通常我工作是求速度求效率,能夠把貨物塞進信箱我就不會敲門,貨交了名簽了我說聲謝謝轉身就往下一戶前進。這個阿婆同樣有個需要開門收貨的包裹,不一樣的是,她一開了門,就說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當下也祝了她聲生日快樂。交了貨,本以為貨物脫手任務完成,她又問有沒有給她的生日賀卡。抱歉,我說,今天給妳的東西就這麼多。

我的一個猜測是,沒有賀卡,沒有朋友來訪,就連那個貨物大概也是她自己買給自己的,我很可能是她生日當天唯一見到的面孔,唯一對她說生日快樂的一個雖然無關緊要的人。

作為一個人,我自然會將我的禮貌我的同情心我的善意延伸到我遇到的人身上,不論這個人是不是我工作的對象。可是如果我不是穿著這身紅藍制服的話,我可能不請自來敲這個阿婆的門寒暄打屁麼?

私有化、冷峻的數字、財務目標等等大公司大企業的語言加手段,不能說直接但相當明顯地剝奪了第一線郵差或警察或社工在本身工作之外提供噓寒問暖的意願與可能。要削減工時砍職務砍人,要快,要預算,哪裡還有甚麼可能提供更好的服務??

企業社會責任根本都是講好聽的假口號。公司如此,政府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