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下時空膠囊,邀請你一起實驗人生

一起許願,然後用執行力讓夢想實現

photo credit: MINOT AIR FORCE BASE

時空膠囊的概念總是一陣子風行一次,似乎在任何時間點上,寫信給未來的自己,是一個永遠不會退流行的許願法。隨著日子漸漸過去,的確,常常在停留的時候想著:「我想要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就如同我最近常說的,人一定要有夢想,但我會更加深刻地陳述:「要用行動力去面對夢想!

幾天前,我剛闔上窮查理的普通常識這本書,說真的這是一本很難唸的書,常常看了一半就需要停下來思考矛盾的點,但有幾句話,一直深深的吸引著我!

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想清楚: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 查理.蒙格

看到這邊,我不由得倒抽一口氣思考著:「那,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

從小到大,就社會印象上,其實過的算是非常平順,不否認很可能會被歸類為「台灣區的『人生勝利組』」,不過,也因為不需要快速做決定,我也是一個不太會去規劃未來的人。

或者可以說,我的耐心程度有時候,有時無法靜下來好好想事情。但隨著生命的累積,發現對於未來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一切還是行動之後才算數。

那就來許願吧!

許願一直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這是牽涉到跟自己的約定,當約定沒有被完成,即使只是針對自己的願望,也會容易產生自虐感。但我還是想要為自己定錨,告訴自己到底想往哪個方向前進。

十年後,我會變成怎麼樣?過怎麼樣的生活?
五年後,我希望變成什麼樣的人?
三年後,我想要達成什麼目標?
一年後,我要完成什麼事情?

這些問題,我目前還沒有答案,但我想要開始逐步架構起來。這一是一篇為了未來寫的文章,因為從今天開始我想要拾回執行力,讓自己開始行動,用我會的開始,也去學習累積那些原先我不會的,創造我想的、所渴望的。

我覺得人生就是一場實驗室,我啟動了我自己的實驗,在這之中,沒有好壞,我們都會不斷修正,往自己想要的地方前進。

所謂的不安,其實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狀態。一但能信任未來的自己,就能減少許多無謂的不安。 
 — 佐渡島庸平《我們用「假設」創造世界》

邀請你,跟我一起做這場人生實驗,然後遇見未來的自己。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