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買/賣前 須確認

許多人可能會認為自己就是所謂的價值投資者,但「價值」與「投資者」之中,何謂投資者而非「交易者」?答案是:時間

「時間」是主要不同之處;交易者有即定的出場策略,並不斷改變投資部位。投資者反而偏重持有,投資組合當中,股票周轉率低,傾向於長期持有投資標的。

常自認為自己是長期”買進並持有”的投資者,但卻發現實際上不過是價值”交易者”。往往在本益比、股價淨值比較低時買進,並在高點的時候賣出。

問題1:這家公司我可以放心 ”永遠持有” 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不」的話,那你就可以從清單中刪除這檔股票了。而這個步驟將能夠刪除95%的股票,也就是說,若每天讀一份公司年報,讀了3個禮拜約有1家公司能通過檢驗,有1/20的機會。

文中列舉一些可以放心長期持有的標的,如廣告服務商Omnicom、研調機構Frost 、B2B運輸商Grainger、窗簾產業領導品牌Hunter Douglas與出版商John Wiley。這些企業有哪些共同特質呢?它們都擁有較高的客戶保留(Customer Retention)率,Frost的客戶保留率超過了90%。

如果在一個產業中,價格會使消費者轉而使用另外一家公司的產品,將不會永久持有這樣的公司。投資在客戶不會輕易轉換供應商,或非價格原因轉換供應商的公司!

你可能會問,誰還會在美國再建另一條鐵路?答案是沒有。那麼勘探、開採與煉製石油的成本是多少呢?又或者,獲得石油的開採許可,或新的石灰石礦場的開發許可成本又是多少呢?雖然我平常不常思考這樣的問題,但這對我的判斷相當的重要。這是很符合邏輯的。我認為,人們想要永久持有一間供應數量有限的企業,是多麼奇怪的一件事。

另外,選擇競爭者無法進入現有市場的企業標的,也就是讓人產生”習慣”的企業,和”具有品牌影響力”的公司,如可口可樂、吉列…..

當你到餐廳而服務員向你走過來時,你會說“我要一杯可樂”,而不是說“我要一杯蘇打水”,這就是品牌影響力。
問題2:這家公司 “5年後的樣貌” ,將會如何?

這是區分價值投資者與價值交易者的一個問題。 價值交易者會尋找現在股價最便宜的標的,像是本益比11倍、股價淨值比0.9倍的公司。

對我來說,Frost之所以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以它的市值和存款作比較,看起來相當地便宜。這並不是用本益比的基礎來看它有多低,而是用公司的市值與存款來作為比較的基礎。

如果用利率的水平或者是銅礦價格的變化來作評估,的確公司未來的獲利能力勢必會有所不同,但是這仍屬於短期的推測,就像是在打賭銅礦價格或利率未來是否會升高。這跟相信Frost每間分行的儲蓄在未來十年是否會持續成長,並不相同。

巴菲特亦是如此考量,會問到”富國銀行的市佔會成長多快”?每間分行的存款是否會在未來15年持續成長?不只考慮富國銀行在2020年的表現,也會思考到時候聯邦基金利率是否也維持在3%。

了解公司的 “銷量”或 “服務量” 是否可穩健成長或持續供應,價格變化非最重要考量。

對於持股時間長的投資者來說,應該以看成長面為主;中期兩者都要看,這樣才能獲得最高的報酬。

問題3:這家公司 “在5年後的價值” ,會是多少?

不要過於在乎企業現在的狀況,畢竟又不是今天就要賣出。如果我是一名投資者,就不會去想五年後賣出標的的事情,著重於企業在五年後的樣貌,而非現在的狀況。

換句話說,別過於在乎你的投資在第一、二、三與四年會產生多少現金,而是第五年的時候會開始有多少獲利,這個方法可以讓你專注在長期的表現上。

公司的目的不是營利

因為一個公司的價值,是其未來自由現金流的折現,而不是利潤。恰如貝佐斯在 2004 年致股東的信裡寫到的:

衡量亞馬遜的最終財務指標,也是長期以來我們最想推動的,是每股自由現金流。

從某種意義上說, 公司的最終目的不是營利,而是更好的利用資本,最大化自由現金流。 利潤只是自由現金流的一種形式而已。

無怪乎哈佛商業評論這樣評價貝佐斯:

He’s invented a new philosophy for running a business.
思考得越深,就越能看到戰略的每一個環節,創新的每一個決策,是如何極其高效的運用資本,以實現最大化現金流的,這些思想交織在一起,但卻如此渾然天成。
問題4:今日是以 “什麼樣的價格”買進?

比如說,我持有一檔的股票每股可以賺1美元,但我認為它在一年後還會成長10%,五年後成長率可以達到65%;那麼我們就不應該拿它今天的股價,與1美元的EPS來相比。

我們願意付出多少,來換得2020年1.65美元的EPS?

如果一檔股票現在價格15美元,而在2020年將會賺得1.65美元的話,表示投資15美元的成本,換得2020年1.65美元的EPS。

增長表現高於平均水準的股票,即使其股價淨值比或本益比目前來看相當昂貴,但長期下來,因淨值與盈餘的增長速度高於平均水準,其股價淨值比或本益比未來會下降,最終將顯得廉價。

也就是巴菲特所說: 『尋找一個合理價格的優秀企業,而不是尋找一個便宜價格的普通企業。』

A級公司,因為每股盈餘每年都會上漲,所以市場一直都會給它較高的本益比,每年它的市場價格都會高出其內在價值很多,除非你碰到非常特殊的情況,例如2000年的網路泡沬、2001年911事件或2008年的金融大海嘯,你才有機會以低於其內在價值買到它。

反而是C級公司,因為它每年的每股盈餘一直呈現衰退,一直讓市場失望,其市場價格會走跌,時常會出現低於內在價值。這時自認為「價值型投資人」的你,你會認為C級公司的股價被低估了,而買進C級公司的股票,期待它基本面止穩,股價回升到內在價值之上,但往往的情況是被套牢。

在投資組合裡的台積電、胡連、台光電,不是因為它們被我認為是A級公司而留下來的,而是因為它們每年的盈餘持續成長才被我留下。
問題5:真的認為這是一年中, “最佳的買進機會”嗎?

我們可以試著去限制自己,一年之中只能買一檔股票,且一但買了,今年的額度就用完了。如此就能降低你的股票週轉率,較低的週轉率會讓投資組合的平均持有時間增加。

這將讓你逐漸成為一個投資人,並降低成為交易者的可能。所以就開始限制自己,一年只能打一次洞吧!


1.明確「寫下投資主因」

●買賣股票時,不是心想市場將會怎麼樣,而是公司將會怎麼樣。

●關注的重點是應該會發生什麼,而不是它應該在什麼時候發生。

如:85度C已佔有大陸先機,並持續成長;台灣則穩定發展,美國則是前景佳。

2.每季追踪

●投資這支股票,「投資期限」和「分析」優勢將是你真正的優勢。

透過長期投資,注重小型且泛人問津的公司,亦可獲得豐厚之報酬。

3.明確定義買入/賣出的條件

股價會隨著市場情緒上漲或下跌,但公司的核心價值並未見得有很大的改變,而我們正是要利用市場的非理性來獲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