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很愉快及一點建議──關於《江湖無難事》

Wolf Hsu
Wolf Hsu
Oct 14 · 5 min read
(圖片來源:《江湖無難事》粉絲專頁

※本文涉及電影《江湖無難事》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從小就是死黨的豪洨(邱澤飾)和穩死(黃迪揚飾),一直想以製片與導演的身分合作電影,穩死已經寫了心目中能夠奪下奧斯卡大獎的活屍劇本《末日無難事》,但不僅沒有機會開拍,甚至為了生活,被豪洨找去當黑道討債小弟。一日,幫派老大龍哥(龍邵華飾)找來兩人,表示願意出資拍片,條件只有兩個:一是一定要去日本拍幾場戲,二是要讓龍哥的女友香耐鵝(姚以緹飾)當女主角。穩死本來覺得《末日無難事》的女主角Jojo是個「佛系清純女高中生」,不適合風塵味很重的香耐鵝,但為了拍片,勉強答應。眾人為了慶祝電影開拍,辦了熱鬧的泳池派對,不料隔天醒來,發現香耐鵝已經死了。

豪洨、穩死和剛被找來就捲入衰事的副導小梁哥(梁赫群飾)本想分屍餵魚毀屍滅跡但下不了手(只有小梁哥很聽話地剁下一截手指),三人又不敢告訴龍哥,於是豪洨下了決定:反正要拍活屍片,就用屍體來拍吧!

《江湖無難事》,故事如此開始。

俺一直認為「黑色喜劇」是個不易駕馭的類型,不過《江湖無難事》的表現不錯,為了拍片搞出來的荒唐笑點很合宜,黑幫攪和進來的衝突也蠻恰當,對白與角色搭配得挺好(日本黑幫中彈後用台語講「三小」很有趣),大部分演員的演出也很稱職(尤其是邱澤、姚以緹和演黑幫成員「廖仔」的顏正國)。最後片中的《末日無難事》看來不受國內觀眾青睞、但女主角卻獲得法國「坎坷」影展女主角獎項的橋段,其實是個巨大的諷刺;這個收尾俺很喜歡,雖然覺得灑骨灰那段難免讓人聯想到柯恩兄弟(Joel & Ethan Coen)執導的《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

但也就是這個收尾,讓俺認為《江湖無難事》或許有些可以再調整的部分。

把黑幫和戲劇製作混在一起的喜劇片不少,1994年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百老匯上空子彈》(Bullets over Broadway)、1995年巴里‧索南菲爾德(Barry Sonnenfeld)的《黑道當家》(Get Shorty),都是以黑道人士介入戲劇製作為前提發展的電影;2008年三谷幸喜的《魔幻時刻》(ザ・マジックアワー)是另一個例子,不過這部電影反其道而行,是利用戲劇製作去處理黑道事務。

無論是《百老匯上空子彈》還是《黑道當家》,黑幫分子的參與都替戲劇製作惹出一些意外,但反過來說,黑幫分子也都用黑道的行事方式,解決了一些戲劇製作時本來就可能遇上的麻煩──這兩部電影都利用這個方式凸顯戲劇製作時會有的種種狀況,而原來的戲劇工作者,一方面為了繼續製作而必須與黑道分子合作,另一方面也因此與黑道分子產生不同關係。

《江湖無難事》的前提也是「黑道人士介入戲劇製作」,但龍哥最初投資電影並非真的對電影有興趣,甚至不是為了捧紅香耐鵝,而是要趁到日本拍片的時機走私鑽石。於是,《江湖無難事》裡黑幫對電影的助力,其實只有提供資金,而後許多拍片時遇上的問題,或多或少都得算到黑幫頭上。

戲劇製作大多是個勞師動眾、燒錢耗時的流程,中間就算沒有黑幫插手,也有一大堆可能出現的狀況;1973年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的《日以作夜》(La Nuit américaine)、1999年法蘭克‧奧茲(Frank Oz)的《大製騙家》(Bowfinger)、2008年班‧史堤勒(Ben Stiller)的《開麥拉驚魂》(Tropic Thunder)以及2017年上田慎一郎的《一屍到底》(カメラをとめるな!)等等,都是「以電影談拍電影」的厲害作品。這些電影以不同角度不同方式,一面揭露幕後製作的種種雞飛狗跳,一面在嬉笑怒罵當中呈現了電影的美好。

也就是說,這些電影不僅告訴觀眾「拍電影有多麻煩」,也告訴觀眾「為什麼這麼麻煩我們還是要拍電影」──除了現實因素之外,完成一部電影,對創作者與閱聽者而言,都具有意義。

這是《江湖無難事》比較欠缺的部分。

《江湖無難事》裡沒有遇上什麼「製作電影」本來就可能遇上的問題,雖然穩死對拍片很有熱情,但總有點沒來由的感覺;龍哥對電影從本來的利用到後來的樂在演出是有趣的轉變,但要成為支撐最後他配合豪洨透過拍片解決黑幫內鬥的理由,也稍嫌不夠份量。而換個角度看,《江湖無難事》的劇情比例,也不大能夠反過來將其視為像《魔幻時刻》那樣以拍片搞定黑道事件的作品。

以結尾的嘲諷來看,俺傾向認為《江湖無難事》的主線仍是電影製作,劇末的嘲諷回應這事──拚死拚活差點連命都丟了拍出來的電影,觀眾不愛;而有一部分以屍體上鏡的女主角卻得了獎──也因如此,劇情雖然兼顧「拍片」和「黑幫」,整體卻有點主題失焦。倘若增加拍片時的麻煩、簡化黑幫支線,加強龍哥對電影的認同,或者將一些好笑但與主題無關的橋段(例如玩那根斷掉的手指)刪掉,應該能夠變成一部更聚焦、更完整的作品,結尾也會更加有力。

當然,俺不知道《江湖無難事》的拍攝過程當中,是否也有必須改寫劇本溝通演員之類的拍片問題;拍電影是件麻煩事,觀眾很難完全體會箇中辛苦,俺看得很愉快,只是覺得可以更好一點。

倘若不做什麼修改,《江湖無難事》裡俺覺得比較古怪的,大約是「穩死因為看林正英的殭屍片所以認為總有一天世界上會充滿活屍而寫出劇本」這事──林正英殭屍片裡的殭屍和《江湖無難事》裡那些活屍根本完全不一樣啊!

Wolf Hsu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