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蕭邦在巴黎到底靠什麼維生?

1832年2月26日,蕭邦在巴黎第一次舉行獨奏會,連李斯特與孟德爾頌都親自聆賞,他彈奏自己譜寫的《唐喬凡尼》變奏曲與獨奏版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成功演出讓蕭邦迅速成為巴黎人的焦點話題。當時《音樂評論》指出:「貝多芬是為鋼琴創作,而蕭邦是為鋼琴家創作」,這句話點明了他正好符合巴黎人的需求,因此許多有錢有閒的富二代官二代爭相找他拜師學藝。不過,蕭邦可是位紳士,他那尊貴的雙手不容許被俗氣的金錢玷污,所以每當學生練完琴之後,都懂得趁老師遠眺窗外風景之際,悄悄地將學費放在壁爐上離去。

有天,蕭邦一如既往的教完了琴,開始凝望巴黎的風光。

學生們也照慣例自動留下學費。

而蕭邦其實一直偷偷注意學生們的誠意。
“這個聲音,很好…這個,太小氣了…

因為是偷瞄,所以沒辦法看得很清楚,但作為優秀的隱約家,蕭邦也擁有敏銳的耳朵。

忽然,他聽到一袋特別小聲的。正好是最後一份,他便走去看了下。

“這誰,一百而已?

那位少給錢的學生羞澀的抬起頭,說
“Kar,gayeark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