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見習A漫廚。

我貼到一半被插樓了。

顯然我還不成器。

所以我感到很沮喪。

憂鬱、神經衰弱、想吐卻吐不出來,我已經整整三分鐘吃不下東西了。

無論是誰都好,我好希望有個人來安慰我。

— — 我喜歡貓。

但是在這個房間裡,卻沒有一隻能夠「喵喵」地向我撒嬌,安慰我的貓。

憂鬱。

即便如此,網路成癮的我還是無法離開電腦前。

明天早上7點要貼的A漫就這麼丟在桌面上。

我得趕緊將現在正在貼的這本解決掉,接著再繼續貼下一部作品才行。

下一本總共有16頁,離早上還剩下7個小時的時間。

但是 — — 我做不到。

我害怕。

害怕自己再次被插樓。

兩台筆記型電腦連續開了好幾天,機身的熱量使得冷卻風扇發出嗡嗡的異常響聲。

— — 最後我將目光從螢幕上移開。

我逃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