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唐吉訶德

作者
作者
Nov 4 · 2 min read

上星期看到一句了不起的說話:

「在說謊的時代,說真話就是反抗。」

本周是這一句:

「所有事先申請的集會都是預約拘捕。」

好久未聽到有人呼籲Be Water了。誰控制水壩的閥門,誰就控制了水。2003年,決堤的閥值是50萬人。2019年,堤壩築厚了,抵受了兩次過百萬的衝擊。現在,人們呼籲第三次,但流水經已洩洪至一個個水塘——商場。

也好久未聽過「不被捕」。說出本周金句的那個人,接着這麼說:「……即使沒有勇武保護,和理非都不會怕,都一定會站出來。」我滿頭問號,理智沒辦法把上句和下句接上。既然明知道是預約拘捕,不應該集體踢保嗎?究竟是冒險精神,還是僥倖心理?

海德格用了另一個概念取代僥倖,叫「人人」(They)。人人覺得有效的,我都會認為它有效,我總是迎合人人決定自己的去向。它與羊群心理不同之處,是羊牯沒有自我和主見,所以要盲從尋求羊群的保護;偏偏人卻有自覺,會在意自己與他人的差距,人我之辨本來是使「我」從他人區別出來的珍貴特質,卻由於我們畏懼與別不同,大多數人都選擇了泯滅差異,追求與人人一致和平均。人不再是他自己,而是公眾。

關於公眾,人們會採統計學取向,認為透過大規模取樣才可統計出公眾意見,但根據海德格的取向,我只要向一位成功壓平自己循入人人的個體垂詢他的意見,就足以包攬整個公眾。「人人」的恐怖統治正源自於此,它結合了欺壓和保護,絕對的大同,終究是導致人人都喪失了自我。仔細觀察一下身邊的人,你就會發現這是對的。

塞萬堤斯用了另一個名詞取代冒險精神,叫唐吉訶德。甚麼是荒誕?就是意志與表象剝離,我想要的東西跟我在做的東西背道而馳。當你見到事情愈來愈荒誕,就知道你的意志已被表象放逐得愈來愈遠。唐吉訶德之所以沒有崩潰,是因為他的意志夠強大,活在自己的世界,漠視一切表象。在他眼裡自己的確殺死了一隻怪物,旁人眼中卻只是一個瘋子擊毀一部風車。然而,這不代表唐吉訶德需要重返現實,藉着把更多人拉入他的小說世界,他便得以完成冒險。

一切解不通的事都解得通了,一切不合理的事都變得合理了——荒誕之荒誕。

二合為一,無與倫比,人人都是唐吉訶德。還用理智了解眼前的表象嗎?太落伍了。

作者

    作者

    Written by

    作者

    作者,1989年生於香港,已出版小說《地球另一端》及《捉姦》。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