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迷戀奧巴馬

「我們還是分手吧。」年輕的奧巴馬跟白人女友說。

「為甚麼?我有甚麼做得不好嗎?」

「不!你很好。只是,如果我要在事業上平步青雲的話,就一定要娶一個黑人女子為妻。好對不起……」

歷史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他成功當選美國史上第一個非裔總統。這就是左派之王的智慧。最近,通俄的矛頭由特朗普轉而指向他向希拉妮,國會及FBI正在調查奧巴馬2011年批准出售鈾礦資產前有沒有受莫斯科賄賂,克林頓基金會收受神秘捐款的內情亦被揭發出來,但華文傳媒似乎不太關心事態,還是死咬特朗普不放。

很奇怪,我聯想到的竟是奧巴馬年少分手的這個小故事,慨嘆他真是好擅長經營形象,即使他卸任之後,全球仍有無數粉絲崇拜他、懷念他,甚至有個歐洲小國的國民邀請他過檔選總統呢 (哪一個就不記得了)。執政八年,很多人說他表現平平,只算是稱職的看守總統,但在我眼中,他最過人之處是壯大了整個左派陣營,令更多人嚮往那種所謂普世的價值觀,而任何反對者都會被定性為野蠻、固執和守舊,只有追隨左派者才稱得上開明、進步和自由。換句話說,左派壟斷了對人類理想的發言權,左派思想成為現代道德的絕對基礎,誰人反對誰就失德。性別平權更去到失控的地步,「兩性」已成了政治不正確的字眼,性別的定義已非由一男一女演變成三十幾個種類之多。這種「多元」真的是好東西嗎?

早年左派提倡小孩也有選擇性別的權利,而他們已經成功了,變性手術的門檻大降,結果下一代得到更大幸福了嗎?澳洲男童Mitchell在12歲時判定為性別不安症,獲處方雌激素變性,兩年後卻後悔對媽媽說「還是做回男生比較好」,想要切除乳房。這則新聞被廣泛引用,被視為性別平權禍害的鐵證,左派內部有意圖去修正嗎?還是被邁向理想的狂熱蒙蔽雙眼,反駁案例只屬個別事件?

我不想說「左派是錯,反左就對了」,因為這又會矯枉過正,造成反向的一面倒。然而,最麻煩的地方正是善惡的攙雜,人類迷信相對主義經已走火入魔,世事無絕對成為唯一的真理,自由成為唯一的善,人類找到新的立足點走出困局嗎?沒有,倒是左派大行其道,主張每個人心目中不同的價值觀全都是對的,沒有人錯,全都應該被尊重,「多元」稱王。很美好的願景嗎?我卻見到人類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價值與信心危機。

所以,奧巴馬只有助紂為虐的份,我可以做的是把實情陳明,讓更多人驚醒,擺脫對他的迷戀。愛,係可以愛出禍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