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體現自由,但很多人跟選擇混淆了。

當你看看餐牌,比較後認為C餐是最好吃的,於是選擇了C餐。侍應卻討厭你,訛稱C餐賣光了。這是最基礎的第一種不自由:剝奪選擇。人們遊行罷工,向社會爭取更多自由,都是抗拒剝奪選擇。貧窮最能體現第一種不自由,對於仍身處口腔期的人,存在關懷只有溫飽,所以你跟他談哲理、談抉擇,是嘥氣。

第二種不自由比較弔詭,是你可以吃到你最想吃的C餐了,但其實ABDEFG餐你都不愛吃,你一定會選C餐,表面有選擇,實際別無他選。第二種不自由,是規範。

每人各有一套喜惡原則,按照原則我們可以為每個選項排先後次序,而第一位就是不二之選。若果選擇包含必然性,人又有何選擇可言?他只不過跟從一條既定的軌跡去獲取最好的結果而已。大眾存在一套成功規範,比如買樓,如是者香港大部分年輕人都向著這個規範進發,千方百計要完成它,別無他選。結果謀殺可能,原本開放的人生轉為封閉,人淪為規範倒模出來的複製品。

人是自由,體現在生命向無數選項開放,有些選擇無關痛癢,例如C餐配飯還是配意粉,你知道這餐選了飯,下餐還可選意粉;但抉擇不同,它是非此即彼,你選了這個,便會永遠失去其他,例如同時有幾個男人追求一個女人,女人卻不清楚哪個較為喜歡,到她選定了,又後悔失去落選者的好處。自由的存在困境是:抉擇只有一個,選擇卻是無限,人注定失去比得到更多,而且多得不成比例。第三種不自由,是不願承擔自我。

身處抉擇,人會不斷尋求意見,去找出哪一個比較好,這算是投靠規範,逃避自由,進入自欺。買樓是逃避人生意義問題的良方。如果你懷疑規範,請你珍惜這份猶豫,因為你已超然於第一種和第二種不自由,你了解到世事沒有必然。你不要迷信存在必然的選擇,你應該及早發現找尋必然是徒勞的事。自由者所能做的就是抉擇本身,在猶豫中尋找肯定,並承擔一切後果。

「有沒有另一個餐牌?」

時間會讓你後悔。如果一個人因為怕後悔而逃避抉擇,他便失去承擔自我的自由,意味這個人的存在傾向萎縮,而不是擴張;依賴放棄,而不信獲取,寧願成為駱駝。而獅子的德性,正是愛上抉擇,萬獸都是我的獵物,任我主動獲取,擁有高序的意志,擁抱生命中無限可能。

問題來了。獅子們怎變回駱駝?是甚麼阻止我們蛻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作者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