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優」解紛 崇優之惡

你或者不認同平凡之善,認為如今的平凡人庸俗、自私、愚蠢、踐踏價值、得過且過、壟斷社會,認為人應該追求超凡,否則就是墮落。放心,我沒有否定超凡,我只想指出平凡也有其值得肯定的地方,有時倚賴超凡反而非常危險,例如醫療系統。電視劇的醫生主角不都被描述成手藝超凡、敢於打破陳規嗎?然而,最理想的醫療系統正正不應該依靠超凡者操刀。他們如此罕見,手卻只有一雙,能做到每間醫院都擁有一位嗎?相反,連平庸醫生也能夠有效救人的醫療系統,才算是最理想的醫療系統。現代社會非常強調你要跟足指引做事,跟足指引後醫死人,沒有人會怪罪你,但不跟指引做事的英雄,就算救人一命,都難逃紀律委員會追殺。

很多人都怨恨現在的社會排優,不知道排優亦有這善的一面。不需要義人和偉人執政都能運作暢順的政府,才是最理想的政制。於是,崇優者陷入了莫大困境,生於排優之世,超凡者何處容身?當葛咸不需要蝙蝠俠,他就只有隱退的份。雖說大隱隱於市,但大部分聖賢、偉人、英雄、才子才女都有一個共通缺點,就是認為「我」應該發光發亮,想施恩予大眾,在世界發揮影響力,不甘藉藉無名,偏偏這個時代正處於凡人的治世和平,超凡者卻不懂面對「不必有我」的困境。

聰明如我,也不懂得如何在這個世界中自處。我是如此偉大,散發智慧,你們不應好好愛護我、高舉我、尊崇我、把我的思想傳揚開去嗎?你們怎能容忍我在這裡自說自話、無人知曉、棄如蔽履、隱沒在大眾的腳下?我相信每個非凡或自以為非凡的人都問過類似問題,感應到不公義正在其中,找不到誰可以伸張。你所反對的庸俗,其實是這種高低雅俗失正,庸才壓倒良才,而不是平凡本身。

我經常感到有一股力量誘惑我,誘惑我做一個輕鬆的平凡人,叫我不要再無意思地寫下去,連小說都不要再出了,不問世事,只管享受,不要再容讓大眾糟蹋我的美善,自取其辱。我想消失,我想隱退,我甚至想平凡人活在自作自受的煎熬中呼求有無人救他們,繼而發現我的缺席是他們的損失。這些想法非常可笑,不是嗎?

「好叻咩?懶巴閉。」不認識我的人會罵我自大,認識我的人會與我同悲。我一直跟這種人格對抗,想撕爛這清高自憐,創造更高尚的人格,讓我能泰然面對這落差,不再失落自艾。我亦見到平凡的渴望勾搭我,學像其他人賺錢找樂子就好。或者,世上很多凡人本來擁有超凡的潛力,不過抵受不住誘惑,才被大眾同化吧。

我憶起《醫龍》。早段你會崇拜超凡的朝田,到中段你會愛上庸碌的伊集院,最後會同情奸角霧島和木原。朝田為甚麼一定要離開明真醫院?你自己找來看看吧,看完的話,你大概會明白我的意思,學會諒解天才與凡人,泣不成聲。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作者’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