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倫理輸到貼地 泛民繼續離地

票王喎。

奉勸選民不必羞於投錯了議員,然後盲撐自己我冇選錯,人誰無錯呢?理應及時懊悔,才可避免貮過。香港人的心結就如法老內心剛硬,嗔痴作祟,冥頑不靈,任耶和華十災降臨,仍要一錯到底。

模仿猶太人把牲血塗在門楣的埃及平民,反可保頭生子平安。

朱凱迪在城市論壇上當眾央求特首酌情撤銷劉羅四人的訟費,促請分開不同期補選,想奪得最多議席,足見泛民恨補選發錢寒到出晒汁的地步。他還說,如果林鄭合作,泛民亦會釋出善意。這就是香港人所擁護的反對派,就是所謂的議會抗爭。本來選民期望朱劉羅之類的素人能改革議會風氣,結果他們比起既得利益者更加利字當頭,同樣捨不得犧牲俸祿,忌諱發動新一輪社運。

你還堅持票投他們,釘死香港的血就歸向你們了,但人不應依靠果報主持公義,人該成為那公義的主持者,DQ當日拒絕出席泛民的遊行,便是人維護公義的表現。司法固然不公,但你泛民有義嗎?你民主派尹兆堅之流聞總辭色變,是否戀棧權位,市民是有眼睇的。

可惜有眼無珠的人太多,你才有機會上位吧。

我討厭上述凜然的說話,除了博得人一句「講得好」之外,它便一無是處。但善的渴望逼迫我寫,哪怕有一個冥頑人看見後得到點化,還是有它的功用。泛民不敢犧牲,是恃着它有,得錙銖而失天下就是這種;一無所有的民眾反而錙銖不較,見到真正的君子,他們真的願意捨命。泛民已是公認的偽君子,敗壞了抗爭大旗,還怪市民袖手旁觀,厚顏得令人汗顏。「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長毛這金句,原話奉還。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作者’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