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還是星座書決定人格?

寫《捉姦》時不斷研究「意識」這個主題,我常意識到人們沒有意識到他們是怎樣意識的。自我是如此實在,看似沒有必要深入了解,一旦去了解,你就會發現你對自我竟然一無所知。你的人格是怎麼形成?你跟別人的心理差異在哪?你的陰影如何影響行為?你的性慾如何控制了你?為甚麼你會善忘?又為何偏偏忘不了?為甚麼你會偏好這而厭惡哪?你在埋怨世上沒有人了解你的時候,你又了解自己多少?

所以,心理測驗和星座配對永遠有市場,世上實在有太多無知者供以擺佈了。一個八月出世的十歲少女,人格尚未定型,但自從翻開了星座書獅子座的那一頁之後,她就會朝着獅子座的人格進發,把自我倒進那十二分之一的定型裡。她愈發覺得星座書很準,那當然,她一直甘於被模造,不知道人的本質不是「自有」,而是「自為」,她相信自己是甚麼,就成為了甚麼,相信自己是獅子座人格,自然萬事俱靈。

我相信斗轉星移多少影響人格,但多少呢?心理學家榮格就說:「占星學是古代心理學的總和,因為它整合多種對立的參考。」這裡他用到「參考」。他花了畢生的精力去研究星盤與性格的關係,在懷疑與摸索中勉力去歸納,但絕對沒有想到未來人會奉為真理,藉此奠定自我,這絕非是榮格的初衷。別忘記,十二宮不是一成不變的,1900年的處女座人格與2017年相比可能已截然不同,試問那些星座書的作者有沒有榮格般的能耐,可以隨時間追蹤十二星座的人格變幻?

別忘記的還有另一樣 — — 人的高貴勝在他逆天而行。在現實與潛意識的操弄下,自我已經有太多方面不由自主,而自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擺脫自限,奪回自主,繼而自由地創造自我,擴開存在。然而,現代人卻步向另一個極端:「我就係咁㗎喇!點呀?」在這個自我被高舉的時代,人的自我反而更加頑固和封閉,拒絕改變,好聽是頑強固我,難聽是冥頑不靈。他們崇拜自己的已有定型,排除一切敵意挑戰,像一個腐敗的極權政府,無動力改革,只管維繫專制統治。

我就是我,自我很難不專制,最理想的制度是開明專制,既要維護王權的尊榮,亦要抵擋大眾推翻,善待異國來使,也要攻伐邪惡勢力。當中要怎樣做,我實在難以三言兩語交代,但所有人的起點是一致的,就是Find Thyself,找尋自我。屬於你的東西,沒有人能搶去。

最可悲的,莫過於到頭來發現缺乏自我,我只是芸芸眾生的倒模之一而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