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永生,誰還要一生一世的愛情?

往年寫了一個以永生男為主角的故事,源自我一個古怪的猜想:人們憧憬一生一世的愛情皆因人只有匆匆一生,如果有一千年的青春,我們還會為了一個人要生要死,信守終身嗎?男男女女都愛對永恆起誓,卻不知道自己所指的代表甚麼,不知道一旦進入永恆,愛情的結構因此改寫,發現了諾言的可笑。反過來說,愛情的不朽需要一個死期才能夠成全。

我喜歡故事這個開頭:

「我沒可能愛你一生一世,這是我對你的承諾。」很久之後,她才發現他的秘密,才發現永遠地愛一個人原來是如此痛苦,恨意驟落,剩下同情。

你以為每個人都渴望另一半偉大嗎?相反我們都渴望另一半渺小,這樣我才可以無條件地完全佔有他、愛護他,讓自己看起來更為偉大。同樣渺小的兩個人共處才會幸福,世界將沒有興趣去爭奪他們任何一個。但偉人屬於全世界的,所有人都爭著仰望,任何獨佔的慾望都會被人敵視。他的另一半可要撫心自問:我是否配得起被無數的女人妒忌?

想遠了。世人未必知道他,但他在她心目中正是如此偉大,大得有點遙不可及。當初愚不可及地把他當成一般人去愛,以為他那些不著邊際的怪語只是調情說笑,後來才明白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不輕浮,所以才在愛情剛開始之際寫下了死期,不保證一段至死不渝的愛情,才是最大的保證。

想到這段感情終會消逝,份外覺得淒美,不是嗎?

想到他過往曾擁有過的無數女人,現在竟到自己了。她當然在意自己是否前無古人的那位,誰都希望自己在愛人眼中是獨一無二吧,她不得而知,也不想一一追問,這樣看像一個怨婦似的。

她想像,這條無數女人排成的隊伍上,自己正是中間那個,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彼此分享著同一個男人,擁有愛與被愛的回憶。當然,有些女人不怎麼成熟,還會苛求一個保證。

她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我怎會這麼督智。」

妻子的隊伍現在按時序排好,她暫時正是最後一位。她看到遠方有一個懵懂的小女孩左顧右盼,像迷路一樣。

她以過來人的姿態走近小女孩:「來,跟我走,下一個就是你。」她迷戀這妒恨的缺席,只有夢幻一般的美。

她還是想盡量把這段感情拖延一下,大概四十年吧,如果在期間意外離逝亦算好事呀,這樣便毋須面對分離,也毋須見證他找到下一個女人,開展下一段四十年的愛情。

「我不想你瞧見我老邁的樣子。」

他卻說:「最可怕的不是她們老邁,而是怕被外人以為她帶著兒子出街。」

每當他談到其他女人,心中難免戚戚然,因為我最終會成為被述說的女人的其中一個,還可能是一個最平淡的故事,這樣太令人難過。她端詳無名指上那隻金戒指,心血來潮想讓它成為傳世之寶,在她身後每一個妻子都要戴上這隻戒指,讓它得到不朽的魔法。

「如果我和他一樣……哼,太累了吧。時間太長會累死愛情。」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作者’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