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12個範疇

人人都高舉理性,總是批評他人講話太過主觀,很多人就把主觀歸類為不理性,陳述客觀事實不加入個人意見就是理性,但你有讀過康德就會明白這是一個謬誤。理性一定是主觀和直觀的,它是一個人統整客觀資訊的能力。而所謂不理性,是思考者沒有有效地運用他先驗的認知能力分析客體,無視矛盾,作出無效和混亂的武斷。

康德認為人構成知識雖然基於客觀事實,但必須有認知心的參與,才可整理雜亂的客體得出井然秩序。人未經驗世界之前,我們已具備一些思維原則去理解世界,被稱為先驗條件。

最基本的先驗條件是時空概念和因果律。如果客體不放入時空的維度中,世界就不能被思考;如果我們的思維不被因果律支配,我們就不能理解太陽日日在東邊升起並不是一個重覆的巧合,而是有理可循。

康德最厲害之處,是他不過是區區的一個人,卻能綜合出人類理性思維包括的所有範疇,沒錯,不是部分,而是所有。我這樣說好像有點不理性,因為人怎能知道他沒有未知的事呢?但康德不是循經驗知識去獲得答案,而是純粹的綜合分析。認識論就是一門非經驗的純粹知識,用悟性找出構成悟性的基本條件。

為甚麼康德要找出理性思維的所有範疇呢?因為他清楚,範疇的出現能讓人知道甚麼東西在範疇之內,可以被理性思考,又有甚麼東西超出了理性的領域,是人類不可知道的,例如上帝和靈魂。阿里斯多德也有羅列知識的範疇,但他走的是經驗歸納之路,康德需要的是一把先驗的尺。

康德的範疇必須符合以下四個條件:
 1. 純粹而非經驗。
 2. 悟性而非感性。
 3. 原型而非引伸。
 4. 完整而放諸四海皆準,有普遍性。

悟性有多少種判斷,就會產生多少種範疇,康德共分了四個大類,每個大類又分三種:
 分量:全稱的、單稱的、特稱的
 性質:肯定的、否定的、不定的
 關係:定言的、假言的、選言的
 狀態:或然的、實言的、必然的

全稱的(統一性):「所有人」是動物。
 單稱的(多樣性):「有些人」是女人。
 特稱的(全體性):「我」是作者。
 肯定的(實在性):所有人「是」動物。
 否定的(虛無性):有些人「不是」女人。
 不定的(限制性):我是「非大陸人」。
 定言的(實體性):我「是」男人。
 假言的(因果性):「如果」我變性則是女人。
 選言的(共存性):胎兒「或」男「或」女。
 或然的(可能性):我明天「可能」會活著。
 實然的(存在性):尖沙咀「有鐘樓」。
 必然的(必然性):人思考「不能不」用腦。

你在日常作出的所有理性判斷,都離不開這十二條法則,但你即使未曾聽過這些法則,仍可如常作出理性判斷,換言之,先驗就是毋須後天學習就擁有的思維條件,它一直都在你我的心靈當中,讓我們得以主觀且理性地認識這個世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