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本小說《捉姦》展開眾籌出版

我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第二本小說《捉姦》終於展開眾籌出版。我正像一個等候審判的人,等候誰替我鬆綁,或押我去問吊。

在這一天未來到之前,我還可以欺哄自己還可以寫下去,他們未賞識你是因為你的傑作未問世,再堅持多一會吧。我還天真地構思下一本《愛樂》怎寫。但《捉姦》一出,我就無路可退,彷彿它不是一個開端的話,就必然是一個句號,作者生涯要正正式式來個了斷,我不能再欺哄自己,我要承認再寫下去已無意思。

再燦爛的夏花,錯過授粉亦終將凋謝。支撐我在這種極端悲觀的黑暗中走下去的,是不能只得信念,還需要有盼望,穿上信望這雙鞋子,我才可以揮霍我的愛,繼而前進,在殘酷世界尋找可以慰藉的心靈。我想,喜歡我的文章的朋友,想得到的正是知性和靈性的滿足,但我不會煽情地說,有你們的支持我就能撐下去,因為我想得到的不是擁戴,而是我要借助這擁戴去翻天覆地,去推動香港這一代最久違的文藝復興。所以,我視這一部作品為一把鑰匙,假若我扭不開的話,那就不得其門而入罷。

我這一刻的心情缺乏應有的欣喜,陣痛太久,像做好難產準備,但我會嘗試期待香港文藝的不育最終會治癒。兩年前接觸出一點出版社,就覺得香港需要這樣的平台,由大眾直接支持孕育新作品,我也想用自己的作品去支持這些墾荒者。可惜物是人非,大家都為口奔馳,當我找他們出版《捉姦》時才知道原班底經已退出,我們真是任由這些改革的契機無疾而終嗎?

文藝復興背後的助力不只是創作,更重要是市場的革新,購買力由貴族向中產解放,來到現代,市場已經全面向大眾解放,文藝不是早該復興完畢了嗎?恰恰相反,人們批判得最多的是市場主導,覺得它扼殺了價值,縱容了庸俗,但你必須承認這便是這一代的精神面貌,我們需要的不是反市場,而是讓有價值的東西取回主導。但這不可能靠我一個人或一間出版社去完成,它需要更多有心的創作者加入,也需要更多受眾去購買,新的奠基才會得以可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希望人們不再憐取頹廢,重新仰望輝煌。我希望你可以參與其中,支持創作者,甚至成為創作者,追求的不只是共鳴,更要追求高度。

是不是充滿希望呢?因為它未實現,所以我說甚麼都可以,由衷地相信和愛慕。社交網時時提醒我們,這是一個鬥分享的時代,分享變成實力的表現,換句話說,你若吝嗇把所愛的東西分享出去,世界便會充斥着你不愛的東西。我邀請你分享這份盼望,讓人認知現況,讓人認識我,寫好作品就是我的謝禮。

離題太多了,明天再介紹一下這本小說吧。點擊連結就可以參與眾籌,達成數額則啟動出版,歡迎你介紹給朋友,重拾看小說的興味。

眾籌連結:http://ch1.hk/campaigns/xn---+-f23ae1021bohntrd50sy54dmiwa?key=dYSCpPVmgbuPEznlYsXqHw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