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菲、女武神、灰姑娘

我沒法談論《Game of Thrones》,因為我沒有時間看,但我從人們的狂熱迷戀中窺見一種對歐洲中古傳說的崇拜,它介乎諸神神話與史後文明之間,充滿了巨人、巫師、惡龍、騎士、精靈和幻獸,每個小故事都蒙上一層心理學隱喻的朦朧面紗,演繹了愛恨命運的因緣際會。

同題材的作品,當然要數二戰時寫成的《魔戒》,它是牛津教授托爾金對符號學與神話學的整合,而非憑空幻想出來的。故事的神粹全源於「隱喻」,因為它既可上達「神聖」,亦可直抵「心靈」,像一句魔咒喚發出神奇的超自然力量,也像一些啟示拆解現實的奧秘。佛洛伊德就從伊底帕斯王的故事拆解出戀母殺父情意結,但這只是冰山一角。當你研讀得愈多神話故事和傳說,你就愈能拆解更多存在謎思。

《Game of Thrones》最引人注目的是乳房與巨龍,很多民族都有屠龍傳說,而且往往牽涉到女人,影響歐洲文化較深的要數到條頓民族屠龍英雄齊格菲(Siegfried)的傳說(這也影響了《魔戒》)。他是英雄齊格蒙和姊姊齊格琳德所生,在冒險故事中屠殺了巨龍,拯救了女武神布倫希爾德(Brunnhilde)。而這個故事亦催化了華格納於1869年寫成了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亂倫的報應再次成為悲劇的主題,承受父母罪衍的齊格菲誤將女武神送給另一個男人為妻,自己則被反派殺害。巨人、侏儒和諸神的指環爭奪戰最終以女武神的烈怒作為終結,引出北歐神話的最後預言 — — 諸神的黃昏 — — 世界終將毀滅,秩序重新建立,像黃昏的金光灑落在廢墟上。

這個故事的魔力,一直傳到榮格和他的情婦史碧爾埃身上。因榮格救她出火圈,她深愛着這位有婦之夫,把齊格菲投射到他身上,自覺要像布倫希爾德般保護他,想以同等犧牲去回應,構成了「齊格菲情意結」 — — 女性渴望保護她的拯救者。「白馬王子情意結」相比之下就遜色得多,女性渴望王子將她救離原有家庭,是如此被動,守株待兔,缺乏女武神主動迎向命運的積極力量。

困住灰姑娘的,是惡後母和兩個醜家姐,象徵女性被母權壓制;困住女武神的,則是她周圍的一圈火焰:「第一個穿過火焰把我救出來的男人,就做我的愛人吧!」是不是豪邁得多?(宮崎駿的波兒便是以她作原型。)我認為高竇女子正是被這種原型影響着,她們倔強地畫地為牢,等待一個值得她犧牲的男人,像封印自己的力量等候釋放。灰姑娘則不同,她等候王子套上玻璃鞋,渴望藉此由弱變強,飛上枝頭變鳳凰。腳最小的那位才躋得進玻璃鞋,其實隱喻了只有最軟弱卑微的女人才會得到祝福。兩個恃勢凌人的家姐則怎也躋不進也嫁不出去,表面上是伸張公義,負面是肯定了由憐生愛的奴隸道德,命定了女性就應該是楚楚可憐。

自小看甚麼童話,導致大個有甚麼人格,故事的影響力就是這麼巨大,但現代人未必意識到這個層面,因為它已經失傳了,大家唯有看些乏味閒故吊癮。而我,好像在發表考古報告的序。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