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 位來自 196 個國家的世界青年論壇,讓我看見自己的渺小、台灣的價值

PC: One Young World fanpage

上週我人在荷蘭的海牙,在這個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 (Kofi Annan) 稱之為「和平與司法之都」的城市,參加為期四天三夜的 One Young World 世界論壇,大概是人生中最不舒服、卻收穫最多的一週。

想先感謝朋友 P 讓我得知這個計畫,也感謝我在 One-Forty 的經驗,讓我很幸運的從 4000 位獎學金申請人中,成為那 300 位得以獲得全額贊助的參加者,與其他 1500 位來自世界各大企業、散落在 196 個國家的年輕人一起參加這場盛會。

這幾天,站在舞台上的有荷蘭皇后、英國總理、Twitter 創辦人、石油公司 Shell、BMW、Western Union、聯合利華等大企業的 CEO;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絲、歌手阿肯 (Akon)、NASA 太空員、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 Kumi 等世界級領袖,以及在世界各地為了均等教育、人權落實、環境保護、同性戀與女權等議題在努力創造改變的年輕人。

每天從早上六點多起床、七點十五分巴士發車、八點活動準時開始,演講、論壇、交流時間、工作坊、演講、交流時間、論壇、晚餐的聚會繼續交流,回到飯店已經快十二點,趕緊梳洗睡覺因為隔天天還沒亮就要再次迎接下一天的挑戰。就這樣持續了四整天。

而這四整天,每一刻我都有想要躲起來或逃走的念頭。

雖然我英文不差,但我的英文程度仍沒有好到可以完整確實地表達我在人權、教育等議題上深度的想法。面對這一整天在台上全英文、高強度的演講,需要理解、消化與思考,以及交流時間無法休息地與會場中快兩千位充滿想法的年輕人,盡可能地談話與互動,加上不同的文化背景、語意邏輯,這樣的社交極度耗費我的精力。

每次休息時間,我都好想馬上躲到廁所裡。但是,我告訴自己「不可以。」既然都爭取到如此難得的機會,我應該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台灣人在做什麼、關注什麼,以及 One-Forty 在進行多麼棒的計畫。努力告訴自己要勇敢面對、要把每一刻都過得淋漓盡致,這樣才不會辜負了這次的機會,以及那些支持與相信我的人。

My team, Western Union delegation

要走進世界的舞台,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我需要更了解世界上正在發生什麼事情、我需要具備更好的英文能力、我需要去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與歷史、我需要更勇敢與打開心胸,如此才能夠更有能力與世界對話。

另外這幾天,在聽台上演講的同時,讓我想到在台灣身邊的許多朋友,也正在針對全球永續發展目標 (SDGs),做出許多創新與傑出的努力,很多台灣小組織的成就,甚至比台上的講者更讓我覺得夠格站上去分享給全世界。

第二天中午在與西聯匯款的 CEO 以及其他獎學金得主吃過午餐後,被邀請錄製一段訪談,他們問我在這次活動後想展開什麼行動。我想到在開幕式的國旗遊行時,196 面國旗中卻沒辦法有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我想到身邊的朋友正在為這些世界性的議題,做出許多非常棒的改變與進展;想到台灣在民主、教育、環保、人權、性別等議題上的努力與發展,其實都可以成為許多國家的模範。

所以我對著鏡頭說:「我希望藉由我這個來自台灣的女孩這次的參與以及之後的努力,可以有機會讓世界看見台灣,看見我們的自由、善良、創新,以及年輕人源源不絕的力量。」

這幾天就像一場夢,活動一結束便馬上生病飛回台灣繼續工作。太多情緒、想法、經驗上的衝擊,好像一時之間無法好好的整理與書寫,但時間一久又怕自己忘記。很希望自己能把這些學習與力量帶回來,繼續在我熱愛的事情上努力。身為台灣人,我驕傲,也期許我們能夠繼續努力讓世界也看見我們的驕傲。

P.S. 照片中的國旗是 P 特地從台灣帶來的,讓我們五位台灣人可以拿著國旗驕傲的拍照。還遇到我們的邦交國朋友興奮的要找我們拍照,說 This is our people!當下都感動到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