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密碼學

話說山伯與英台相知相許後,隨著英台的回鄉,少了之前自然而然的朝夕相處,自是很不能自適。當時沒有 xx 直播,頂多飛鴿傳書,但奈何英台家境森嚴,又有位馬文才從中阻隢,兩人要維繫感情,自然得在苦難中體現出大智慧:梁祝密碼學。

男子漢當然得主動出擊,山伯從他的「四個破口袋」中,找出法寶一只,稱之「雄鴿一號」,這是他之前從山腳給水處和一位叫花子買的,號稱飛得遠、傳得準。

這世界多美好,如果沒有壞人的話…。第一個壞人,是英台的丫鬟「銀心」。銀心將梁祝感情全數看在眼下,雖然山伯一表人才,不過也因為長得俊俏又能語巧言花的,做為英台的貼身丫鬟,自然是怕主子被對方蒙蔽。每每接獲雄鴿一號的來條(紙條,鴿子沒辦法帶信),她會先自己研讀一番。這是件苦差事,畢竟小倆口的對話有時挺肉麻的。

有天,銀心的苦心被英台知道了,羞於自己的噁心,英台開始想辦法讓紙條上的內容別人看不懂。她想到的方法是利用「阿拉伯數字」。這個是她和山伯去唸書時讀到的,沒上學堂的銀心自是無法了解。就這樣,「我愛你」變成了「520」。英台就這樣把這方法,親自寫在回條上,讓山伯知道,以後兩位就這樣數字傳情了起來。

這世界多美好,如果沒有壞人的話…(嗯?好像說過了?)。這次的壞人,是真壞人:馬文才。馬文才出身嬌貴,就算不好學問,但是馬爸爸為了讓兒子擺脫土豪形象,硬是要他也去學堂,還塞了幾箱金銀珠寶給夫子。夫子有讀書人的風骨,對於不學無術的馬文才本不願讓他畢業領證的,奈何夫子也有文人包袱:要懂得尊重老婆。夫子的老婆對於那些珍珠馬瑙可愛了,不得已只好讓馬文才順利畢業。

馬文才上學什麼都沒學好,就剛好只學會「阿拉伯數字」。為什麼呢?因為他每逢寒假都要去城外西郊那邊開的賭場「拉屎回家死」賭錢;以前玩玩字花,後來有洋人的新玩意:旋轉輪盤。為了自己能贏它個大把,馬文才在夫子教阿拉伯數字時特別地上心。

馬文才為了奪取英台,自然會不擇手段。他先訓練了一隻「西施鴿」去勾引「雄鴿一號」,讓「雄鴿一號」每次送條時,都會先來找西施鴿玩。就這樣,紙條的內容被馬文才知道了,這個龜兒子兩邊騙人,一下假裝自己是英台,傳條給山伯說自己的心有所屬、又酸山伯一貧如洗;一下又假裝自己是山伯,傳條給英台說自己出身微賤,而且其實老家已有髮妻,自己不想成為另一位陳世美。

山伯收到這樣人格被賤踏的訊息,羞愧欲絕,往山崖裡縱身一跳,卻被一高手一掌送回山頂。高手道曰:「我在等張無忌,你要死去別的地方!」沒死成的山伯正自覺窩囊,雄鴿一號趕緊上前安慰,卻讓山伯發現這畜生脖子上的吻痕。才智雙全(但有點窩囊)的山伯這時突想了解事有蹊蹺,於是他又從他的「四個破口袋」中,找出失傳多年的「乾坤鑰匙」。

「乾坤鑰匙」是「乾鑰匙」加上「坤鑰匙」而成,兩把鎖都可以把裝有紙條的乾坤鎖盒上鎖,但是比較特別的地方,在於乾鑰匙上鎖,只能用坤鑰匙;用坤鑰匙上鎖的話,也只能用乾鑰匙解鎖。

山伯去找了鎖匠多打造了一對乾坤鑰匙,然後手持其中一對乾坤鑰匙的乾鑰匙,以及另一對乾坤鎖的坤鑰匙。這次他夜潛祝家,百般央求銀心替他交由剩下的乾坤鑰匙給英台。

交換完鑰匙之後,兩個人目前各自持有這樣的乾坤鑰匙:

就這樣,山伯開始送條書了:

英台的回答的方式:

自從使用「乾坤鑰匙」之後,馬文才可抓狂了。因為縱使「西施鴿」的魅力不減、即使他能拿到訊息盒,但是:他打不開!

不過一般來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知道為什麼民間故事為什麼總是強調「邪不勝正」嗎?因為…邪總是勝正,所以用文章平衡報導一下。

馬文才找到了當初鑄製另一個乾坤鑰匙的鎖匠,而對方居然把鑄鑰的模具放在家裡的神明桌上當傳家寶供著。說是傳家寶,也沒值幾兩銀,不一會兒就被馬文才買下了。

現在馬文才也有了一對「乾坤鑰匙」。

雖然只有一對「乾坤鑰匙」,但是要搞壞的話,已經足夠了。他是這樣做的:

沒收了來自山伯的傳書

然後進一步地偽造英台寄信給山伯:

山伯一看大吃兩斤!「那A安餒!!」我不信,這不是啃得基…噢不不,這不是英台說的。

首先,山伯把「雄鴿一號」變成「醃鴿一號」。(免得這畜生又去找西施鴿)

然後,再用另一把「乾坤鑰匙」把自己的親筆簽名鎖入另一個小箱子,這個簽名包含了他給英台情書內容的藏頭詩。例如:藏頭詩的內容是「下次去哪玩?」

如果「醃鴿一號」還是被馬文才攔到了呢?

重點是…馬文才看不懂藏頭詩,看懂了也不知道約會的地點時間…等詳情。

那麼英台怎麼傳書給山伯呢?其實差不多,只是用的「乾坤鑰匙不太一樣」。

馬文才這次有辦法偽造英台的來書嗎?

答案是不能,因為馬文才沒有另一對乾坤鑰匙。

以上對應到密碼學中的:

.對稱金鑰
.非對稱金鑰 (公開金鑰)
.數位簽章

基本上不能做為取代實際理論的閱讀,不過能協助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