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下郊拼看歷史足跡

小時候寫了艋舺龍山寺的心得作業以來,發現做田野調查有點好玩,除了更了解先人在這片土地上的生活方式,接觸到實地人事物有超脫現實的存在感。大學期間修了台灣經濟史的課程,讓我更深入、更全面的探究這個地方發生的大小事,荷蘭人、西班牙人、平埔族、高山族、閩粵漢族、日本人、中國各省漢族,這些族群是怎樣的方式進到台灣,又怎樣方式與己身之外的種族相處,有些故事很有趣,有些卻很哀傷,好的壞的這些都會變成你我的一部分,不醒目卻淡淡的存在在我們周遭。

2009年鹿港田野調查,我的代碼是6573

這次由於姊夫借我「俎豆同榮」這本書讓我的小小田調魂又燃燒起來。本書為臺灣醫師作家王湘琦著作的長篇歷史小說,故事在訴說1853年的臺北艋舺所發生的械鬥事件,主要人物為泉州三邑大老黃龍安同安頭人林佑藻安溪士紳白其祥與來自擺接堡漳州籍的板橋林家四方勢力的對峙,最後三邑燒毀了安溪人的信仰中心艋舺清水祖師廟,奇襲了同安人,同安人被迫遷徙至大稻埕,史稱頂下郊拚,這事件也帶動了大稻埕一帶的發展。 — from Wikipedia

俎豆同榮:紀頂下郊拚的先人們/王湘琦著

這次我到了艋舺清水巖(清水祖師廟)、 蕃薯市街(貴陽街後段)、沿著康定路走到了老松國小、剝皮寮,沿著廣州街走到龍山寺及凹月斗仔(華西街),散步到大龍峒的保安宮、四十四坎街,並到大稻埕迪化街及周邊、河岸口等。從這些地方去想像像郊拼經過,也找尋當地遺留下來的足跡。

找郊拼路線

順手繪製一下郊拼的進攻及退防路線,不好意思轉檔變成黑白色,看Wikipedia及其他人的手繪的圖好像還不夠了解動線及這些區域的相對位置,所以自己假會做了下面的示意圖。

現今方位與過去艋舺舊地比對示意圖,左往右用「鉗形」方式進攻

若要照書中的方式進攻順序,是先從雙方在蓮花池兩岸互嗆、互噴垃圾互射火砲開始,在蓮花池中間狹窄的地方可能有座橋(1903年日據時代有繪出),但為了防禦工事應該早就阻隔破壞,頂郊部隊起先從左下土炭市進攻剝皮寮,但是遇到頑強的抵抗,並且波及當時的艋舺縣丞署,造成嚴重毀壞。(猜測縣丞署是位於廣州街上靠剝皮寮附近)接著放天燈從西南部火攻八甲庄的據點,試圖造成八甲庄房舍損壞,八月吹夏季西南季風,有可能順勢往縣丞署燒去,但也有機會往龍山寺飄去。而後久攻不下採更激進的策略,走上部「清水祖師廟」的路線,雖書中所言是拆後殿進攻,但以座東朝西的祖師廟來看,既然能繞到後殿就代表可直接往下朝八甲庄進攻,不用再拆後殿。我的想像是,理想的進攻路徑是正面走三川殿並拆掉西廂往下前進,這樣的路線也不會對正殿祖師爺造成影響,也與方位較ㄧ致。

艋舺清水師廟後殿,曾於近代毀於火災迄今未建

而後同安人棄守八甲庄,並走最上半部預留的沼澤鋪路路線,一路往大龍峒的地方逃離。附帶一提,貴陽街與西昌街曾經這裡有出現過隘門,而在廣州街223巷也有隘門的遺跡(2011年以前好像還在),這兩個隘門呼應到三邑人進攻路線,若遇到退防時可以進行防禦工事。

看艋舺人口組成

閩粵移民的路線圖/圖片來源 goo.gl/mQoM2a

早期渡海來台的先民以閩粵兩地最多,屬閩系的就有泉州漳州兩府,屬粵系有潮州惠州兩府,由於清朝時期曾頒布過渡海禁令,所以泉漳兩府相對於粵系的移民較多,泉州人較擅長貿易,宋元時期有東方第一大港的美譽,而漳州人善耕種,尤其專長於水利灌溉設施的改善。泉州安溪多丘陵且擅長種茶,安溪鐵觀音享譽國際,而泉州同安的貿易又與泉州三邑體系(是指福建省泉州府的晉江惠安南安三縣)不太相同,且以信仰來看也是不一樣。以當時艋舺地區的郊商可區分為三大塊,一塊是頂郊(泉郊)金晉順,做泉州府的貿易。一塊是北郊金萬利,做往天津、錦州、蓋州的「大北」貿易及往上海、寧波的「小北」貿易。一塊是下郊(廈郊)金同順,做廈門的貿易。

行駛於黑水溝的大戎克船/圖片來源 goo.gl/w3hriv

其他地區原鄉調查

附帶一提潮汕地區雖然隸屬粵系,但卻與粵系廣東話、客家話不同,反而潮州話與閩系語言互通且較接近,會補充這點是因為宜蘭居民以漳州人移入為大宗,宜蘭的台語腔調也與漳州接近,我很好奇父母都居住在宜蘭,為何祭祀傳統不太相同,我媽媽小時候祭拜的是三山國王且與客家人的傳統接近,好奇心驅使我去調查成因,發現在宜蘭的三山國王廟的總數還是全台居冠!有研究專家指出到宜蘭的拓墾團隊可能各族群都有,最早可以從吳沙領閩客移民溯源起。而屬粵系潮客人善於防禦工事,他們負責沿著山邊建構抵禦原住民的堡壘防止平原遭到進犯,這些人也將原鄉的祭祀習俗帶入並融入當地。在三星鄉部分居民仍會說客家話,而我媽那邊的人卻沒有任何人懂,有可能是他們是同屬粵系的潮州人後裔。

三山國王廟分布圖,圖片來源 http://goo.gl/nu4yft

分類械鬥事件

大概台灣早期的歷史除了與原民爭地外,其他時間都在打架械鬥,成因實在是多到數不清,有不同原鄉爭資源的械鬥、有不同姓的械鬥、也有同姓但不同宗族間的械鬥。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多的械鬥事件?且時間還持續超過了一百年,大概有幾個因素:一、政府消極管理,二、閒人(羅漢腳)太多。清朝對台灣的治理只是以監控的態度在管理,避免這些化外之地又有明鄭的殘黨打著反清復明的口號擾亂大清國域,同時,清朝施行海禁政策不能舉家移民台灣,使得會冒險渡台者都是在國內社會地位較低等的單身男性,這些遊手好閒的人有機會被大型的家族招募成傭兵。有些望族還會請武師來教學,除了武術、功夫之外,還會教學如何使用棍棒、刀槍等會造成死傷的兵器。不過,大部分的械鬥都是很野蠻的,家裡有什麼鐵器、硬器或鈍器(就像香港電影常用的扁鑽)拿了就出門拼性命了。

楊英風繪製的械鬥圖/圖片出自http://goo.gl/vTULvS

頂下郊拼

頂下郊拼發生的原因是三邑人有艋舺港口的分配權,而同安人的據點八甲庄離港口較遠,進貨、出貨都不方便,且可能還會遭到三邑人的刁難,據書中說同安人在上次泉漳械鬥中保持中立,也讓三邑人埋怨在心。

我自己歸納的時空背景是這樣,當時北台灣漳州勢力最大的是林本源以林國安為首的林家,據地有大科崁(大溪)、擺接(板橋)。稱霸滬尾(淡水)是北淡一哥黃龍安為首的黃家,為泉州三邑人。在艋舺一代最有勢力的也是屬泉州三邑三大郊商,這三大郊商分別是「第一好張德寶,第二好黃阿祿嫂,第三好馬俏哥」。而在八甲庄是同安勢力,領頭的是林佑藻的林家。附近也有個安溪最大勢力,做茶葉買的白其祥(不曉得跟台北市大安區的安溪後代有無關係)。另外大龍峒一代也有同安人的足跡,領頭的是老師府陳家,這個陳家有兩個很厲害的舉人陳維英及陳維藻,經常會在各大廟宇看見他們的題辭。

黃龍安淡水龍山寺捐龍柱/圖片出自http://goo.gl/r3V1yT

跟書中比較不同的是,我認為黃龍安並沒有在頂下郊拼的戰役出兵,因為他的轄地是北淡,而且他在後來發生的泉漳大戰是以救援的身份登場,退芝蘭堡(士林)漳軍並往下駐防艋舺防止林國芳進犯。林國芳應該是林家世代以來最懲兇鬥狠的角色,有官職在身卻又屢次藉機挑起爭端,往後林家後代每一個身段都放很軟且精打細算,積累大量的財富。林佑藻的個性我相信與書中所述接近,他已經做好退防大稻埕的準備,有勇有謀有遠見。而白其祥性格的刻畫得很生動,在上述的泉漳械鬥中甚至還扮演調停的角色,於日據時代也經常處理調停紛爭之事務。

1853年還發生什麼事?

復刻黑船,圖片出自http://goo.gl/KtYxIA

黑船(日文:くろふね),也稱為火輪船,是指日本江戶時代末期來自美國、俄國以及歐洲的蒸汽船。在日本,有時還特指嘉永六年(1853年)七月,由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馬休·佩里(又譯培理、伯理等)率領,脅迫其開放門戶的美國海軍船隊,四艘軍艦共有六十三門大砲,駛入江戶灣相州浦賀海面(今東京灣神奈川縣南部)商談開國問題。這些船隻由於船體被塗成了黑色,「黑船」一詞也就由此而來,日本人把這次事件稱為「黑船來航」。 — from wikipedia

黑船入港,終結日本鎖國政策

其實大稻埕後來的繁榮也與開放通商有關,1853年的黑船事件是歐美列強貿易對亞洲貿易的開端。西元1860年,依據天津條約,淡水開港並以基隆為副港,准許外國列強在臺灣北部開採煤礦之外,也准予傳教、經商等活動。西元1862年,清政府允許將淡水港界擴充,包括大稻埕、艋舺在內,外商可上溯淡水河到大稻埕與艋舺兩地來經商貿易。

看古蹟

必須要說我很喜歡看廟宇以及閩南式的建築,廟宇以及衍生的祭祀文化影響了台灣非常深遠,這也是我們的的特色。我們的廟宇融合了「佛」、「道」、「儒」三派加上民間信仰變成特有的祈禱跟崇拜文化(我自己亂說的),其實佛教流傳下來的經文有很多值得研究或深讀,即使淺讀也會帶來些啟發。會寫這段是因為拜拜及祭祀文化有被廣為流傳下來,但較深層的教義及身心靈的教化面卻較少被重視。此次遊走了台北三大廟宇、迪化街街屋、萬華剝皮寮,因篇幅關係還是留著下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