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主导社会舆论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社会阶级划分问题上提出了具有影响力的观点,即社会阶级应该根据一个三维衡量体系来划分:一是社会成员在市场体系中的相对经济关系;二是他们的社会地位;三是他们的政党属性。在此观点之上,后来者把社会划分成上等阶级、中等阶级、下等阶级以及等外阶级。百度百科上,中产阶级的定义是有相对稳定的收入,稳定的社会地位,稳定的心态,因而希望社会稳定的社会阶层。不管标准怎么定,完全具备以上三个特点,就可以归为中产阶级。

据瑞信研究院(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的年度财富报告,2015年中国的中产阶级比例为10.7%,上等阶级比例由推算可知为0.6%,剩下的88.7%皆为普通民众。

中产阶级有时也被戏称夹心阶层,意即他们既不如上层社会人士般享有巨大财富,又不像低收入人士般能享受社会福利保障,夹在中间。中产阶级往往自我调侃,但调侃只是为了好玩,心里还是感觉生活美滋滋的。今年有一篇文章叫《春游、赏樱以及中产阶级的焦虑》刷爆中产阶级朋友圈,该文章用讽刺的手法道出了中产阶级们难以启齿的尴尬处境。

中产阶级虽然位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处境,但却总能忙里抽闲。他们有文化,有情趣,会生活,会审美,积极参与社会话题,长期占据着社会舆论不可撼动的一部分,简直成了Chinese Yuppies。他们的生活方式常被人模仿,他们的价值观常被人赞同,甚至可以直接讲,中产阶级主导了社会舆论。

为什么中产阶级主导了社会舆论?我认为原因有三。

其一,中产阶级有极高的阶级认同感,且数量不算庞大但也不算少数。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历史教授约翰·斯梅尔在《中产阶级文化的起源》一书中谈及阶级认同感时说道:阶级认同是阶级意识和阶级文化形成的标志。一个阶级的形成不仅仅是社会变迁的结果,也不仅仅是由经济实际所体现的,而且还有其特有的文化认同。中产阶级对于自己和社会的评价,在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消费习惯等方面都区别于其他阶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产阶级的阶级地位首先取决于他们的经济实力,他们不贫穷,也不是太富有,恰处中间,所以各方面都很舒适。出于人类的心理特点,下层阶级绝对不会标榜自己是下层阶级这一社会属性的。上层阶级由于其对财富的极度占有即使标榜自己的地位也不会被其他人从心理上尊重。所以中产阶级不仅仅自己洋洋得意,还成了众多下层阶级羡慕的对象,无论你承不承认,他们在各方面都充当着灯塔,不仅为自己阶层领航,也给下层阶级领航。

其二,中产阶级符合国家意志。李苏淮在他的著作《虚拟资本与虚拟经济概论》里提及中产阶级,说“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念是符合当前政府利益的,中产阶级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稳定程度。”这个观点,附和了美国学者李普赛特的观点,即中产阶级有经济与政治两副面孔,他们在经济增长过程中逐渐成长为社会的主流后,对拓宽政治参与的渠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成为推动民主化的主要力量。我们都知道,我国有中国特色主义民主,在各方面对中产阶级的政治表达都有着钳制的力量,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成了积极的经济参与者,但也同时成了犬儒的政治旁观者。对于后者,不仅仅是中产阶级,几乎各阶层都算是犬儒的政治旁观者。中国政府常常想要充当主导舆论的主角,但政府舆论的政治性太强,中产阶级从心理上的不认同让政府的行事效力大打折扣。所以到头来,政府的舆论主导常常都停留在了表层,并未能深入人心。与此同时,中产阶级为了最大程度地维护自身利益和自身阶层的稳定,在政治方面则选择了不作声或者尽量地遵循政府的意愿,前提是,政府未触及自身的利益。中产阶级和政府形成了互相牵制而又共同获利的关系。中产阶级在这种关系里找到了某种平衡,维护了自身的稳定,在非政治领域依然起着主导作用。

第三,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中庸,引多数人羡慕。中产阶级里通常都充斥着一种小资情调。他们的言谈不同于底层民众里都是金钱、女人、车子和房子,他们还追求一些有品位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文化和艺术。中产阶级通常是瞧不上底层民众的娱乐方式的,就拿最近一年大火的快手这种在底层广为传播的社交娱乐软件来说,它是根本不会吸引中产阶级的注意的,结果是什么?结果是在主流媒体上,快手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最终爆发,也是由于有人对它的批判,虽然快手的生态反映了一个真实的中国,但对于中产阶级的人,这是无法接受的。底层民众通过模仿,自嘲,自虐的方式来吸引别人的眼球,以求得关注,但最终难免沦落为一个丑角,逐渐被历史淡忘。也许,多数的底层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定是中产阶级的模样,只是,力不能及,无论是从知识水平,还是价值观层面,都无法企及。与快手相反,一个知识分享软件——知乎,似乎是专为中产阶级而生的软件,在中产阶级和学生群体中是异常地火爆,这里有无尽的知识话题讨论与分享,极大地满足了中产阶级的欲望——分享价值观的欲望,与此同时,知乎在其他阶层人的眼里,则成了装逼阵营的代名词,甚至真的出现了“逼乎”这样一个屌丝气息满满的仿知乎网站,也许这只是一种自嘲,或者是酸葡萄心理在作祟吧。由于人气大增知乎混进了大量“资历善浅”,靠说段子讲故事混流量的人,这让一些正统的人感觉很别扭,纷纷闹着要逃离知乎。

题外话。关于中产阶级焦虑,当模仿的人太多,高雅难免变得庸俗。中产阶级被追随者急步紧跟,又要避免滑落入平民阶层,难免产生焦虑。

总之,不仅仅对于中国,放眼世界,中产阶级都引领着社会的潮流。无论是在曼哈顿,还是在三里屯。

© Copyright Reserved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小星在东’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