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白晝。

一位男性背著身受重傷的女性,拿著木杖的女性巫師跟在兩人身後,三人都穿著有毛邊的防寒衣物。他們在被雪覆蓋的森林裡奔跑。一群穿著盔甲、手持武器,看起來像士兵的人在後頭追殺他們。

他們死命地逃,不知不覺跑出樹林,來到陌生的空地,那裡的地上只有薄薄一層積雪,空地三面被樹林環繞,其中一面-也就是他們穿出樹林後的左手邊-是高聳陡峭的山壁,山壁下有個深不見底的漆黑山洞。

受傷的女性情況惡化,三人不得不停下腳步察看她的傷勢,士兵們在此時追上他們,將他們團團包圍。眼見無路可逃,男性露出不甘心的神情,巫師則舉起手杖似乎打算反擊。

一隻巨龍忽然出現在他們的上空,並俯衝下來襲擊包圍他們的士兵,巨龍向士兵噴出青色的火焰,又用尾巴橫掃攻擊,士兵們被打得落花流水。殘存的士兵丟下武器落荒而逃。

巨龍收起翅膀,緩緩走到三人面前。

巨龍看了受傷的女性一眼,他問巫師,為何不幫她治療?巫師雙手抓著木杖,緊張地搖搖頭。

「……不懂治療術嗎……那我就破例教你吧。」巨龍用低沈的聲音說著,然後使用魔法將女性身上的傷全部治癒,巫師則感受到不可思議的力量流入腦中,關於治療的知識全刻畫在她的腦海裡了。

接下來,巫師卻突然攻擊毫無防備的巨龍……

天上開始飄下雪花,天色也漸漸暗下來,三人不知何去何從,於是先到附近的山洞躲避風雪。

那位男性撿了一些樹枝回來,打算用打火石生火。兩位女性則盯著一位躺在地上、昏迷的男子,男子穿著看起來不怎麼保暖的長袖衣物。

「唔……」男子醒來,睜開眼睛看到那三人,他先是驚愕地楞了一下,然後立刻轉身爬起,頭也不回地朝山洞深處跑去。

「慢著!別跑!」巫師喊著,追了上去,其他兩人也跟了過去。

男子跑進洞穴深處一間房間,將厚重的門關上並上鎖。巫師在外面一邊敲門一邊喊著:「拜託開門!聽我解釋!不會傷害你的!」
「居然追到這種地方來了嗎?」男子在房間內喃喃自語。
「失、失禮了。」巫師說完這句話之後,門外陷入一陣沈默。
「……」男子不安地面向門倒退了幾步。
「碰!!」一聲巨響,門被巫師用魔法炸開了。
「咳咳……」男子被爆炸的餘波震倒在地,揚起的灰塵讓他咳起嗽來。

三人走進布滿煙塵的房間,巫師好奇地四處張望。

正對門的牆面上有兩扇拱型的小氣窗,光線從窗戶灑進來,是房間主要的光源。門口進去的左右兩面牆是整排的大型書櫥,上面擺了很多塵封的捲軸和書籍,還有一些書被隨意地堆疊在書櫥前方的地上,房間中央有一張翻倒的桌子,原本放置在桌上的捲軸、剩一小節蠟燭的燭台、一些木盒和雜物因為剛才震波散落一地。這裡看起來是個圖書館。

巫師隨手拿起左邊書櫃上的一卷捲軸閱讀,驚訝地說:「這不是那個已經消失在世界上的著作嗎?這裡居然有保存這麼好的抄本!」此時,男子被其他兩人逼到了牆邊。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男子不悅地問。
「我們只是希望能跟你交朋友。」之前受傷的那位女性說。
「這可不是交朋友該有的行為。」男子回。
「抱歉。傳說中龍族可以變成人類的樣子,但是,從來沒有人見過。於是忍不住就想試試看。」巫師興奮地說。
「那是因為看過的人被吃掉了吧。」男子用幾乎聽不見的微小聲音吐槽。
「沒想到意外地弱……」那位男性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觀察著男子。
「人類才沒資格講我。」男子瞪著他說。
「那為什麼不反擊?」
「你想被活埋嗎?」
「……」「這個聲音是?」男子打斷對方正要說出口的話語,循著聲音來源走出房間。其他三人表示沒聽到任何聲響。他們跟在男子後方,一路走到洞口。

先前逃走的士兵,帶領一支軍隊回到剛才被巨龍襲擊的地方。

「還來啊?」男子皺著眉頭說。他變回巨龍的模樣朝軍隊撲過去。其他三人見到軍隊不敢再前進,躲在洞口遮蔽處偷看外面的狀況。

士兵的吶喊聲、巨龍的嘶吼聲劃破森林的寂靜,混戰好一陣子才停歇。最後,巨龍將所有的士兵一個也不剩地吃掉了。

巨龍變回人類的模樣走回山洞。

「再這樣下去聲音都快沒了。」他忍不住自言自語。
「?」巫師聽到他這句話,疑惑又好奇地看著他。
「唔,像那樣持續大吼大叫,不管是誰都會受不了的。」巨龍回答。
「既然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為什麼不維持龍的型態就好?」那位男性問。
「那個樣子可是很容易消耗體力的。再說行動上也沒這麼方便。」巨龍邊說邊沿著山洞出來右手邊的山壁走過去。其他人跟在他後面。
「你們也差不多該說了吧?究竟做了什麼可以引來一支軍隊?」
他們沒有回答。

山壁上有個不起眼的裂縫,大約一個身材中等的成年人可以側身進去。巨龍鑽進去,裡面是狹窄潮濕的隧道,隧道底有扇老舊的木門。他拉開門,門的後方竟然是寬敞明亮的廚房,不論是餐具、廚具還是爐具都被刷洗得極為乾淨。
「居然有這種地方!」三人驚嘆。
「不論是精靈還是其他的宴會都是在這裡準備的,這種規模的廚房也是理所當然的。」巨龍用非常平淡的語氣解釋。

穿過了廚房,巨龍打開左手邊牆上的門走出去。

外邊是搭著木製遮陽棚架的平台,左手方有條蜿蜒的石製步道,前方是一大片水田,田裡種著不知名的植物,水田後方有好幾棟斜屋頂單層矮房,看起來是個村落。平台上擺了張長桌,長桌鋪著絲質桌巾,桌上細緻的瓷器裡滿是令人垂涎欲滴的各式佳餚。

「別碰桌上的食物,」巨龍阻止那位女性伸向菜餚的手,「還有你,別採進田裡!」那位男性似乎想往村莊前進,一腳已經採進了田裡。

黑色矮小的人形生物從對面村莊的房舍探出頭來,警戒地看著這群陌生人。

一個黑色生物率先走出來,沿著細小的田埂走到巨龍身邊,用未知的語言說了一大串話。
「呃,那是你的田嗎?」巨龍摸索上衣的口袋,掏出兩片手掌大的鱗片,「這應該可以補償你作物的損失,是強效的治療藥材,就算用不到,拿去賣也可以賣一大筆錢。」他將鱗片交給黑色生物。

其他在對面觀望的黑色生物看到這群人貌似沒有惡意,紛紛走過來,圍著他們東瞧西看,嘰哩咕嚕地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吾友啊!你終於肯來迎娶余的孩子了嗎?」清澈響亮的聲音從石製步道方向傳來,一位身穿銀色紋飾深色長袍、身材修長的男性從那裡走過來。
「我只是來交易的。」巨龍斬釘截鐵地回答。
「那孩子挺可愛的,不是嗎?」
「不,這不是可不可愛的問題。而且他是男的。」
「性別不是問題。再說他對你也有好感。」
「我這邊可是有很大的問題。」「這次的份。」巨龍中斷話題,掏出一包東西交給對方。
對方打開袋子,取出一片鱗片端詳。「這次的龍鱗品質也很好呢。」他滿意地說,接著拿出一個小包裹交給巨龍。「這是你要求的東西。」
「謝了。」巨龍拉開包裹一角,瞧了裡面一眼。

「龍…龍鱗?難道是…你…」從剛才就一直觀察兩人的巫師插嘴問。
「是我的。」
「光想就覺得痛。為什麼你…」
「雖然不知道你產生了什麼樣的誤解,龍的鱗片就像人類的頭髮一樣,我只是將自然脫落的蒐集起來。」
「咦?會自然脫落?!既然這樣,故事裡的勇者為了取得龍鱗跟龍殊死戰鬥到底有什麼意義?!」
「毫無意義又大費周章,不過,人類就是喜歡耍帥。」
「那為了取得傳說中的寶藏潛入龍穴,不小心驚醒沈睡中的龍,被憤怒的龍……」
「人類眼中的財寶,對龍來說一點價值也沒有。那種放在小偷可以輕易拿到的地方的東西更不用說了,肯定是一文不值的東西。所以憤怒的龍,如果不是起床氣,大概就是因為一覺醒來發現臥室裡出現陌生人被嚇到了……」
「不不不,你別再說下去了,我對傳說故事的美好憧憬快要破滅了。」

巨龍和巫師對話時,穿長袍的男性注意到其他兩位男女看著桌上的美食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樣子。

「諸位遠道而來,想必也餓了吧,余今日正巧舉辦宴會,你們就盡量吃吧!」
「真的可以嗎?」
「當然!要是吃不夠,余再請廚師加菜。」
「慢著……」巨龍想阻止他們,他們已經狼吞虎嚥起來。
「你還是老樣子壞心啊。」巨龍對身旁的長袍男說。
「會吃人的傢伙可沒資格說我。」他聳聳肩回答。
「那我先告辭了。」
「你不留下來一起享用嗎?」
「不了。我不餓。剛才才吃了一支軍隊。」
「余會再繼續等你的答覆的。」
「別鬧了,他可是王位繼承人,你也該認真點了。」

巨龍回到剛才洞穴中那間被巫師炸開門的房間。

房內明顯有被整理過的痕跡,翻倒的桌子被移除了,散落地上的物品被暫時堆置在一旁。門口進去左手邊其中一個的書櫃不見了,原本放置書櫃的牆面出現一條通往地下的樓梯密道。

「你回來啦。」一位矮人從密道那裡探出頭來。巨龍往階梯下的空間望去。
「這還真厲害。你什麼時候增建了這間地下室?」
「最近剛完工。沒辦法呢,誰叫儲物間又塞滿了,只好再蓋一間囉。」

巨龍走到門口,用魔法將破碎的門修好。然後對著門口進去左前方角落的書櫃施魔法,書櫃消失了,後方出現一個小隔間,裡面有向上的旋轉梯。

他沿著旋轉梯往上前進。

上面是個格局和樓下差不多的房間,這房間有玻璃花窗,採光比樓下好多了。這裡同樣擺了很多書櫃,然而藏書量明顯比樓下多了數倍。房間中央鋪了毯子,放了張矮桌,還有兩個像懶骨頭的沙發。

巨龍將身子埋進其中一張沙發,「今天累死了。」他說。

矮人拿著一瓶酒上來,「哈,聽說你被人類纏上了?」矮人問。
「他們正在那傢伙那裡作客。」
「吃了?」
「大吃特吃。」
「你沒阻止他們?」
「根本來不及。」
「哈哈哈,真想看他們之後的表情。」
「你也笑的太誇張了。」巨龍翻出被捲軸埋住的杯子,為矮人倒了一杯酒。
「你還記得吧?以前有個人類……」矮人將那杯酒一飲而盡,開始說起從前的事……

18 Jan 2016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