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se awakening

白天騎著自行車回家。

回到家發現家裡東西堆得亂七八糟。正在整理的時候,接到一通手機來電,有個人騎車跟人相撞要我到現場幫忙。

我又騎著自行車出門。

騎了很長一段路,終於來到大馬路與小巷子十字路口的車禍現場。原來是兩台自行車相撞了,兩個騎士都只有輕微擦傷,夢中打給我的人騎車在大馬路上直行,與他相撞的人是從小巷轉彎出來的時候跟他撞上,雙方爭執不休,都認為是對方的錯。

我用手機請警察過來,不久一位女警騎機車來到現場,她告知雙方都有違規之處,直行的騎太快,轉彎的任意橫越對像車道,在她的調節之下,雙方終於讓步,撞車的事件就此解決。

接著不知怎麼地,我人在住處大樓的地下室的一輛轎車裡了。

那時我正在調整行車記錄器,試拍的過程中,記錄器的螢幕上顯示拍到了清晰的不明人影從螢幕左邊飄到右邊,但實際上地下室除了我以外根本沒有其他人。

我頓時心裡一陣發毛,於是強作鎮定,默默地關閉記錄器。接著緩緩地往樓梯走去,來到一樓。

我按了電梯到我住的樓層,電梯一開門,居然是陌生的地方。

有個地鐵式的閘門在電梯前方,同乘一台電梯的人那了一張卡刷了一下,閘門打開,他走進去。我在自己口袋裡發現一張一樣的卡片,也學著刷卡走進去。

閘門另一側有個等候室,很多人坐在椅子上等候,再往裡面一點有很多門,感覺上是個像醫院的地方。我隨機打開一扇門,確實是醫院啊,有位醫師正在那個房間裡位病患看診。

我關上門,伸手在口袋裡發現一把屬於其中一個房門的鑰匙,我很自然地走到那個房門口,打開門走進去。

我聽到有人在敲車窗玻璃的聲音,我醒來了,我發現我在地下室那台車裡,有個人在車窗外敲著。

他見我醒來,跟我說,他看到我在車子裡很久都沒有動靜,心想會不會是發生什麼意外,於是前來查看,看到我只是在睡覺,他就放心了。我問他,我在車子裡多久了?他說,好幾個小時了,現在很晚了,他要先離開了。

我看時鐘,居然晚上十點了。

我記不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在這裡,我試著回想事情經過:我記得我是來調整行車記錄器,但我記不得自己是怎麼來到車裡。拍到鬼影和莫名跑到醫院樓層確定是在做夢。其他事情想不太起來。我心想時間不早,細節先回住處再想好了。

在往一樓的樓梯間,我開始懷疑自己還在做夢,並非真的醒來。

從車裡醒來到走到一樓為止無發現任何異狀。

我來到電梯前,正要按下按鈕的一瞬間,我發現樓層顯示居然在17樓,我看另一台電梯,居然在21樓,這棟大樓根本沒那麼高,更不可能有這兩個樓層。

此時我有點心慌,心裡想著:果然還是在做夢、怎麼這麼真實、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最後決定還是先回住處好了。

我按了電梯扭,搭上電梯,電梯裡,我可以感覺到電梯在上樓,但是顯示樓層的數字不斷亂跳,看得我心中浮現各種的擔憂和疑慮,首先面臨的問題即是,電梯門打開後到底會出現什麼?也不知電梯到底有無在正確的樓層停下。

總之它的門打開了。我走出去,確實是我住的那層樓,我掏出鑰匙解鎖,打開大門,這一切就像現實中一樣。

然後我又醒了,這次我在自己的床上醒來,房間裡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由於方才的夢中夢與現實相差無幾,我懷疑自己是否仍在做夢。

我看了下時間,清晨三點多,我將毫無室內光源的房內再度瀏覽一圈,沒有任何詭異之處,看起來確實是在現實中,我確實真的醒了。

躺在床上的我此時已經睡意全消。

18 Feb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