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chool

一間住校制的學校,校方僱用的傭兵忙著疏散學生到安全的避難所,原因是因為有一群恐怖份子正在校區外圍,似乎打算入侵校園。

一名學生用聽不懂的語言和帶領他們的傭兵談起話來,之後那名學生脫隊,徑自跑進學校的行政中心裡。

行政中心的機房裡,一名工程師躲在桌子下,幾名傭兵也在機房裡,工程師見到那名學生走進來,對學生說:
「快逃啊!這裡被恐怖份子佔領了!」
「他們不是恐怖份子,是學園長僱用的傭兵。」學生答。
「是我誤會了嗎……誰叫他們不會講共同語,害我以為他們是來殺我的。」

學生又使用了剛才那種聽不懂的語言跟那幾名傭兵說話,傭兵們聽完哈哈大笑。
「你們在說什麼?!」工程師一臉疑惑,
「只是把你的狀況告訴他們而已。」
「唔。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學生應該要去避難。」
「有點事要處理呢。」

傭兵的隊長在他們對話途中走進來,檢視螢幕上和全息影像的整體校園狀況,看樣子恐怖份子還在外圍沒有進一步動作。

「抱歉來晚了。」不久後,學園長也走了進來,
「系統的狀況如何?」他首先詢問工程師關於整體防禦系統的狀況,
「沒問題。」工程師說。
接著他問傭兵隊長:「學生的狀況如何?」
「已經全部安置到避難所了。」

「是嗎……」學園長忽然注意到那名學生,「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的語氣帶著一點驚恐。
 「你說呢?」那名學生反問學園長,「抱歉,玩笑開得有點過火了,不過這只是將你的手法原原本本奉還給你罷了。」他接著說。

接下來,螢幕和全息影像上的恐怖份子一個個消失了。

「你入侵了我的系統和所有人的視覺輔助裝置?!」工程師震驚地問。
「不,我並無更動系統,只是稍微的操作一下而已。」
「我才沒有在系統裡設計這種東西!」工程師訝異地驚呼。
「不妨問你們的學園長吧?」那名學生一面說著,他的全身樣貌逐漸瓦解,最後變成截然不同的模樣,「畢竟這是他加在你的系統裡的。」

「可否請你說明這是怎麼一回事?」傭兵隊長對學園長提問。
「快點開槍殺了他!這個人就是恐怖份子!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學園長沒有理會傭兵隊長的提問,反而命令他殺掉眼前那個人。
「恕我拒絕,」隊長說,「我們不會殺掉說著我們語言、願意以我族語言與我們交談的人。自從共同語及翻譯器強勢普及後,小語種不斷消逝,甚至被鄙視為次等的語言, 多數人們不再願意使用共同語以外的語言。我們的語言也面臨凋零,因此願意說我們語言的人,我們將其視為友人,我們是不會殺害盟友的。」
「混蛋!我聘僱你來可不是要聽你講這些歪理的!」學園長吼著,接著他轉向那個人問:「你…究竟是什麼時候想起來?!」 
「多虧昨天晚上那堂課的教授說了太多錯誤的知識,因為那種違和感,就想起來了。我也有問題想問你,你竄改我的記憶,使用系統更動我視覺上的外貌,把我困在這座學校裡到底想做什麼?可別跟我說是想征服世界之類的。」

「你居然拿我的系統做這種違反人權的事!」工程師插話抗議。

傭兵隊長拿著武器指著學園長。

「你們這些白癡懂什麼?人權?那傢伙根本就……算了,給我走著瞧!警方的支援馬上就到了,只要有我通報,你們全部都會被當作恐怖份子逮捕!」學園長一邊吼著一邊跑出大樓。
「接下來怎麼辦?」傭兵隊長問那個人。
「總之,先逃出去再說吧。」他回答。

11 APR 2016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夢境雜錄 Dream Experiences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