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ligence

一個人走進一處佔地寬廣的、有體育場的公園,裡面有好幾座網球場和兩個操場,公園內的步道兩旁種了很多樹。他穿越公園後進入一棟建築物,建築物裡的走道彎彎曲曲、錯綜複雜,像迷宮似的,內部有很多小房間,似乎是一個個實驗室。

那個人在裡面繞了很久,在深處一個小房間之中,他跟一位穿白袍的人說,他要找xxxxxx(人名)。穿白袍的人請他到地下室,說那個人等有一下就過去找他。

他又在蜿蜒的走廊繞了一陣子,然後開啟某扇門,門後是個挑高兩層樓、有整面大玻璃窗的明亮空間,空間內有通往樓上和地下室的寬敞樓梯。他往地下室走去,樓梯才走到一半,一個女性的聲音從他後方叫住他,是他要找的那位人物。

「我都穿成這樣了,妳竟然還認得。」他轉身說。
「你化成灰我都認得。」她聳聳肩回答。
「虧我還穿女裝。先不說這個了,資料已經到手了。」
「嗯,跟我來。」她帶他到地下室的一個房間,裡面有個透明門的箱型儀器,儀器裡有張扶手椅。

「……這是什麼?」他問,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儀器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麻煩你坐進去。」她說。
「⁈」他遲疑地看著她。
「這儀器會有一個細小探針直接讀取你腦中的情報,放心好了,不會痛的。」她解釋。
「一定得這樣嗎?」
「是的。」她微笑著回答。
「唉……」他無奈地坐進去。
「請將頭靠緊椅背,還有手請放在扶手上。」她指示。
「像這樣嗎?」他將雙手放在扶手上。
「喀噠-」扶手冒出的手銬將他的雙手緊緊扣住。
「喂!這到底是⁈」他叫道。
「別緊張,這是為了防止亂動造成傷害。一下子就好了。」她邊說邊啟動儀器。
「等……」他還來不及說下個字,儀器已經開始運作了。

後來,他在一張床上醒來,他發現全身的衣服都被換掉了,他試著站起身卻因為暈眩感跌倒在地,「好想吐……」他趴在地上喃喃自語。

不久,她開門走進來,「啊,你醒啦,你帶來的情報非常有用。對了,在你昏迷的期間,我們將你全身消毒過了,衣服也拿去洗了……你趴在地上做什麼?」
「我現在只要一動就想吐。就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傳遞情報嗎?」
「是第一次的不適感啊,你以後就會習慣了。為了減少假情報、情報中間傳遞的誤差和防止間諜滲入,這是目前最好的做法了。」
「一點都不好,簡直像被拷問,完全不想再來第二次了。」
「就算你這麼說,下次也要麻煩你了。」
「唉……」

5 August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夢境雜錄 Dream Experiences’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