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rt dreams: July 2017


earthquake

夢到半夜被大地震搖醒。拿起手機查地震報告,看到震央在花蓮,居然是規模7.x的地震。嚇死我了,還好只是一場夢。

2 July

又是大地震的夢,夢到夜晚睡覺被搖醒,趕緊躲到桌子下方,後來就真的醒了。

3 July


gig

夜晚。某城市某處廢棄的穀物工廠裡聚集了人群,人們在那裡舉行抗議的演唱會。穀物工廠旁還有一棟正在興建的鋼骨結構高樓。他們抗議那個穀物工廠的財團官商勾結,導致政府財政惡化。舞台上的樂團演唱著搖滾樂,台下聚集觀眾跟台上一起唱著。不遠處有人在施放特製的抗議標語煙火。現場雖然看起來喧鬧但其實群眾頗有秩序。

4 July


Nuclear disaster

氣氛低靡的夢境。夢中好像發生什麼重大災難。有個人在家中簡單收拾行囊後跟著朋友要去遠行,他說這次遠行他不會回來了。臨走前他跟家人說:「發生了核災事故。範圍恐怕擴散到這裡,你們做好準備吧。」他的家人聽到後震驚不已,想追問他細節,他卻已離開了。

4 July


Travel

和朋友從一間旅館大門走出去。旅館是單層樓木造房屋,裝潢樸素,型似有人駐守的大型山屋。旅館工作人員有各種人,有中東人、白人也有亞洲人。旅館在一條大街上,路面上覆蓋著一層雪,人人都穿著冬季的服裝。街上很熱鬧,旅客非常多。旅館對面有個木製棚架屋,裡面掛滿正在晾曬的魚乾。

走在街上時,我開始回想這段旅程,雖然知道這裡是國外,但怎麼也想不起來是怎麼到達這裡、以及何時抵達此地,總覺得是搭飛機來的,但完全想不起來搭機的經過,機場在哪裡也毫無頭緒。

大街盡頭的一所大學正在舉辦國際學術交流活動,聚集了不少人。朋友跟我一起進入校園內的一間建築。兩人在一樓拿了活動簡介,走樓梯要上樓參觀,結果我跌了一跤摔下樓梯,然後我就醒了。

21 July


dreams within dream

夢到早上迷迷糊糊起床、搖晃著走到浴室梳洗。回到房間,開啟電腦上網,發現有人放出某部出版很久、很難買到的老電影,於是我就下載了。接著我花了半天時間整理電腦裡的資料。

之後又夢到醒來,醒來後第一個想法是,剛才發生的事都是一場空,覺得遺憾。我再一次到浴室梳洗,因為外面噪音擾人,忍不住打開廁所窗戶望出去,發現住處對面竟然出現一間大廟,馬路也變寬一倍,廟前正在舉辦廟會。心想著這一切太奇怪了,然後就真的醒了。

22 July


heretic

跟朋友約在一座山上見面。

我抵達目的地的時候朋友還沒到,這時出現一群邪教徒要我簽契約入教,我打死不肯簽,於是被他們抓去關在他們的據點裡。

他們佔據了山上的廢棄社區作為據點,據點裡好幾棟樓房、大賣場、還有兩座電波塔,顯然他們不懂電波塔的使用方式。我被關在某棟樓角落的房間裡。

幾天後,我趁邪教集會時間、房間外看守人力薄弱,從窗戶逃脫。逃到社區邊緣的大賣場外頭時,被兩個在大賣場廢墟搜集資源的女教徒發現。後來經過一番追趕,我將他們打暈,逃出廢棄社區的範圍。

28 July


convenience store

夜深人靜的街上,幾個人工作告一段落相約去便利商店買宵夜吃。其中一人問另一人:「你會很餓嗎?」「不怎麼餓呢,畢竟我不是人類,只需要很少的能量就能存活。」那個人回答。「我可是快餓死了。」另一個答腔。

他們走進便利商店,貨架上的東西所剩不多。

「快冷死了,我一定要吃點熱的食物。」一個人看著關東煮說。
「我想吃冰,這種天氣就會想吃冰。」那個自稱不是人類的人說。
「真是令人難以理解的想法。」另一個人吐槽。

然後他們看到便利商店進了一台半自助的刨冰機,似乎可以做很多口味的冰,正在試賣中。由於機器操作太複雜,他們花了許久的時間才理解操作方式。

29 July


TV show

一個電視節目找了一堆歐美人士比賽做日式便當,每個人要做五份。還要另一個節目是模型火車的軌道設計比賽,有四組人參賽。
30 July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