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有個人搭機正要返回居住的城市,途中遇到一場不小的亂流,所幸班機最後安全降落。

他和其他旅客沿著艙門外的階梯走到停機坪,發現眼前的建築並非家鄉機場的航廈,他回頭想詢問空服員,卻發現自己置身飛機墳場,他所搭乘的飛機和其他人都不見了。他再回頭,那棟陌生的航廈還在,他沒什麼選擇,只得走過去,航廈破舊得像廢墟,裡面沒水沒電,同樣空無一人。他穿越了航廈建築來到正門,外面的花圃種著熱帶植物。

日正當中,天氣異常炎熱。他脫下外套拎在手上,帶著僅剩的行李走到最近的一條柏油路上。

街景蕭條,路旁雖有建築物不是門窗深鎖就是廢棄了。

他走了幾公里,終於看到一間正在營業的小吃店,亦總算看到人影。他跑過去,第一件事情便是問當地人,這裡究竟是哪裡?沒想到當地人說著他從來沒聽過的語言。幾番嘗試後仍問不出個答案,他感到口乾舌燥,不抱希望地從錢包裡掏出鈔票向店家購買飲料,鈔票意外可以在這裡使用,不過找回來的零錢是當地貨幣。

告別店家後,他再次啟程搜尋當地是何處的線索,搜尋了一個下午,唯一他能確定的是,這裡是個四面環海的小島。

夜晚到來,氣溫奏降,島上似乎沒有旅館之類的地方可以休息,他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回飛機墳場那棟航廈的門口附近。他發現門口對面有一處通往地下、看起來像是地鐵站的入口,他好奇地沿著階梯走下去,卻滑了一跤跌到下方一條輸送帶上,輸送帶上有看起來像是豬肉或牛肉的大塊帶骨肉品正要進入前方的大型機器進行全自動切割分裝作業,他趕緊跳離輸送帶。這些肉品來源實在匪夷所思,他在島上並沒有看到任何牧場或飼育家畜的地方。

肉品加工廠內的也沒有關於當地的情報,他翻出工廠窗戶,來到外面的海灘。太陽從海平面緩緩升起,沙灘上有群人正在做暖身操,他走過去問他們在做什麼,一陣比手畫腳後,得知他們要泳渡到對岸去,他心想繼續待在這座島上也不是辦法,於是提議加入他們,對方欣然同意。

他在隊伍中奮地往前游,也不知游了多長距離、多少時間,待他回過神來,居然已經天黑!原本游在身旁的大隊人馬莫名其妙失蹤。

他看到前方似乎有燈火,死命游過去。他游進一處港區。

一群大學生在堤岸上散步,發現水裡有人載浮載沉,趕緊拋下設在岸邊的救生圈將他拉上岸。上岸後,他發現學生們跟他講著相同語言,連忙問那群學生,這是什麼地方?學生說出的地名讓他感到震驚,因為他們說是他老家城市的名字。

他站起身子張望四周,周圍確實是他熟悉的景色。

一名巡邏的海巡員走過來,懷疑他是偷渡客,要求他出示證件,他從濕淋淋的袋子裡掏出證件交給對方檢查,他謊稱自己是在港區散步時不小心落海的。對方確認他是本地人之後就放行了,又叮嚀他們附近有些區域沒有護欄,夜間視線不良不要靠近比較安全。海巡員問他,是否需要醫療協助?他說,他身體沒什麼大礙,不需要叫救護車。

那群大學生就住在附近,他們拿了一些衣物借他,又帶他到自助洗衣店將濕淋淋的衣服烘乾。他為了感謝學生們的幫助,決定請那群學生吃一頓大餐。

他們前往他經常去的那間餐廳,碰巧在餐廳裡遇到他的好友。見到熟悉的人讓他感覺鬆了一大口氣。

學生們用餐完畢後就先回去了。他和朋友各點了杯飲料聊起來。
「這真的好久不見!這四年你都過都怎麼樣?」
「四年?!我才去一年。」
「時間過真快,不是嗎?」
「!!今天是幾年幾月幾號?!」
「xxxx年xx月xx日,怎麼了?」算起來這是他搭飛機的那天三年後又多幾天的日期,他感到非常訝異,但以他們多年的交情,他朋友是不會騙他的。
「沒什麼啦,剛搭飛機回來有時差,都搞不清楚今天星期幾了。哈哈。」他強裝鎮定回答。他不打算將自己遭遇的事情說出來,因為他覺得講出來也沒人會信。
「要是你提前通知一聲,我可以去機場接你。」
「不用這麼勞師動眾啦。」
「對了,你住的那棟大樓之前都更被拆掉了。」
「咦?!」
「你果然不知道。」
「完全沒聽說這件事。」
「我猜你沒地方住,最近要不要暫時住在我鄰居那裡?」
「你鄰居?」
「嗯,同層樓對面的鄰居。我那邊太雜亂了,你也知道的,一時之間要整理出個空間實在有困難。如果是他的話,應該沒問題,他偶爾也收背包客,我想他會樂意幫忙的。我現在就打給他好了!」朋友講電話時,他試著消化這一連串超展開的事件。
「Yes,他答應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現在就回去吧。」看了看時間,也快要十點了。在朋友的介紹之下,他借住進朋友鄰居家成了沙發客。

那是間一房一廳一衛的公寓。環境收拾得很乾淨,和他朋友家相比有著天壤之別。裡面的家具不多,做為臥室的空間裡只有靠在角落的雙人床和床尾的矮抽屜衣櫥,顯得頗空曠。大門一進去的那個客廳兼起居室的房間中央擺一張面朝大門的雙人沙發、沙發前方是電視櫃和電視,沙發左側的窗戶下有張茶几,沙發右後方是冰箱,正後方是流理台和爈具。採用日式拉門的浴室位在房子中央,浴室設計宛若湯屋,有個浴池。

洗完澡之後,他躺在沙發上很快就睡著了。

隔天傍晚他帶著洗乾淨的衣物去還給那些學生,卻看到他們愁眉苦臉地站在街角。

「怎麼回事?」他問。
「神明大人又要求供奉,可是這個月實在沒錢了。」
「神明?!」
「就是那邊走過去那個神廟。」
「如果惹神明生氣就慘了。到底該麼辦才好?」
「我看是神棍吧!不管怎麼聽都是勒索,你們沒報警嗎?」
「不行啦!警察都沒辦法。是真的有神力,不是鬧著玩的。信徒也囂張,附近人心惶惶。」
「我去幫你們和他談談。」
「真的別去啦。太危險了!真的!」

儘管學生們不斷勸他打消念頭,那天晚上他還是決定前往所謂的神廟一探究竟,畢竟他當初離開這座城市之前,可沒有這種奇怪的宗教團體。

快走到神廟的時候,他看到神廟方向有奇怪的光,還有爭吵的聲音,情況似乎不太對勁,他決定先躲進附近的小巷裡觀望。他看到兩個人影使用著電影裡才看得到的那種超自然力量互相攻擊。
「舊世界的殘渣居然自稱為神,這算是哪門子的鬧劇?」其中一個聲音說。
「你是什麼人?!……這麼說來你不也一樣嗎?!」另一個聲音答。
「別把我跟你這種傢伙混為一談!再說我可沒有擾亂現在的人類的生活。」一陣極度刺眼的閃光後,一切回歸夜晚的寂靜。神廟建築物被破壞得只剩下地基,兩個人影消失得無影無蹤。說也奇怪,發生了這種事居然沒有引起任騷動,也沒有人圍觀。

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好摸摸鼻子回到住處。

隔天,再也沒有人提起關於那個神明的事,鬧事的信徒也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一夜之間變化這麼大,讓他滿腦子的疑惑又增加一件。

幾天後的晚上,電視新聞報導一則重大考古發現,某地因為連日大雨導致土石崩落,意外地讓某座山稜線附近露出一大片保存良好的化石,最驚人的地方是,其中包含了恐龍與人類的化石,根據年代測定,兩者屬於同一個年代的化石,歷史可能因此大幅改寫……。

「總覺得這個世界變得和我認識的世界完全不同了。」他忍不住感嘆地說。「世界本來就是不斷地在變動。」剛洗完澡走出浴室、頭上還披著毛巾的屋主,一面打開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罐裝啤酒一面回應他。
「不,」他說,「這個世界在短短幾天內已經完全在我理解之外了。」「?」
「說了你也不會相信……」
「這要視你說的內容而定了。」

他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訴對方。

「……確實很難讓人相信。」
「是吧?」
「你有任何證據嗎?」
「證據……對了,機票,還有錢幣。」他從皺巴巴的文件裡找出登機證,當地取得的錢幣不知去向……

25 May 2015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夢境雜錄 Dream Experiences’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