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试着了解青少年怎么用推特

又或者:这些出现在我的动态时报的粉红海豚到底是什么?

作者: 林赛·韦伯
插图: 净莲卡尔

青少年是推特的王者。无论我发什么状态,我知道他们总会比我更擅用推特。一百年前当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我和现在十几岁的少年一样,会在我的AIM互联状态上以发表很酷的状态(很可笑的发泄不满或随意下定论)。当然,这只是第一个可以让我把那些说出我心声的歌词、 引语 、还有引用任何人所说的精明话语(多数没注明出处)都直接复制黏贴以便和别人分享我的小圈子。


https://twitter.com/tbhstop/status/445062965251686400

但推特使得这整个过度分享的欲望更简单。这些推特上的东西很可能在分享以后,很快被遗忘了。虽然情绪化的想法和歌词已经变化了,“青少年十几岁的笑话” 却已经成为一种特许经销 ,势不可挡的在他们精心制作的关联世界之中转发。试想想:当你能够发一则被收藏及转发的状态, 你还会为了你自己而发状态吗?

绝大部分而言 ,这四种青少年十几岁的笑话是最常有的:

  • 不受欢迎
https://twitter.com/tinatbh/status/454452300845969408
  • 双关语
https://twitter.com/tbhnoonecares/status/476206226707988480
  • 与一成不变的生活有联系的东西
https://twitter.com/RelatableQuote/status/444284329905360896
  • “现实生活中,” 附上的那张搞笑照片代表了 “这是用户在现实中是这样” 的意思(或许这也代表了你!)。
https://twitter.com/RelatableQuote/status/488151335205081088

但推特用户们正在传播最佳青少年的信仰吗? @tbhnotfunny,@tbhjust,@tbhprobably,@tbhnoonecares,@tbhfuckoffpls: - 这些用户似乎都不可思议地被连接在一起 — 通过重复对方的笑话或他们的不祥的用户名称。 (TBH,当然,意思是“说实话”),这些都只是一些蜂后们,他们(并排的用户比如 @chanelpuke,@apoptart,@girlposts,@SincerelyTumblr,和仿青少年用户 @tinatbh,@dariatbh和@RelatableQuote - 其身份是完美音调戏中的“胖艾美”)各被成千上万的用户关注。这还不只是冰山一角:有几百个用户发的是有关特定品牌的笑话,而有更多的孩子们也在Tumblr做类似的事情:

这些用户不仅大肆推广自己的内部笑话,他们甚至在这当儿赚钱。为了纽约一篇关于网络知名青少年的文章,我采访了17岁的@FreddyAmazin,#TeamFollowBack的创造者,我问了他有关于海豚的问题。我想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青少年使用海豚作为自己的推特头像或背景?在推特里,海豚真的无处不在。他并不知道有关于这笑话的具体资料,但他说他的一位朋友,@girlposts(或“@commonwhitegirl” - 也是一个真正的青少年)告诉他,他也应该加入青少年的笑话游戏和赚钱的游戏。

弗雷迪和他朋友构造类似的状态,转发广告以赚取额外津贴。弗雷迪和他的300万的追随者(限期之内创造出 #TeamFollowBack而获得的追随者)是另一则故事 — 使他成为有资格加入@girlposts的完美人选。弗雷迪我分享他的财务细节时,颇有顾忌(“我不认为我能够做给你那样的公开信息☹,”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告诉我),但很显然,这方法提供了他足够的现金以至于他的网友们“不断的”请教他自己利用的方式。

https://twitter.com/FreddyAmazin/status/489595757146963968

但不是每一个发关于功课的笑话,费尽心思收集转发的推特户口都是来自于一个真正的青少年:Motherboard 写到,有一群大学生拥有的类似户口都是透过一个叫做Trend Junky的网络连接到一起。当别的用户点击来自于这些大学生用户分享的链接时,Trend Junky就会支付这些大学生。其他拥有大量跟随者的用户透过与 ChaCha, a Yahoo! 问答类网站的友情链接来赚钱。根据其户口 @Heart_LessGirl,一个19岁的女孩 Shelby Laufersky说这样的形式可以让一个用户在一天自己内以每次点击两分钱的速度赚取25至60美元。Shelby的户口刚超过了175千的追随者。特别是ChaCha, 似乎渴望获得这些类型的推特账户。他们声称这类型的共享内容比其他类型的营销 “更加有关联”,“我们发觉到ChaCha得到更高的点击率因为其内容很有趣。试想想: 你通过分享有趣的东西,而不是广告而得到回酬!” 60美元对于纯粹发状态的用户而言,的确还不错。

如果牵涉到钱,那有一个很好的可能 — 就是我一些我心爱的青少年其实是机器人。然而,并非所有类似机器人的推特用户(也就是那些货币化、抄袭、甚至不能正确的使用英文)都是机器人。就拿@horse_ebooks来做例子,这个偶然被发现的账户被认定为是机器人,结果其实是一个有人在经营的艺术项目。 靠着在推特复制和粘贴彼此的笑话为职业生涯活生生的人,那又怎么说?类似机器人的行为虽然可疑,但那不一定代表你面对着的,实际上真的是一个机器人。说实话,我们其实很难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在面对一个真正的青少年。可是青少年不是拥有英文的语言自由吗?难道青少年没有抄袭那些比他们酷的朋友的怪念头吗?

因此,为了进行实验,假设至少这其中的几个账户,就像弗雷迪和@ girlposts,证明是在现实生活中、讨厌家庭作业,真正的青少年。为什么我不能参与?像一个青少年一样发推特状态难道有很难吗?我不曾讨厌功课吗?我难道不曾看完一整部小淘气连续剧(请参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Rugrats)吗?难道我不常恼怒我的父母吗?我想,以一个青少年的身份来发推特状态,我可以数码式的把自己伪装成数码式的The Plastics,我的最终目的是得到他们的转发以及关注。

我首先挑选@tbhcanilive 作为我的用户名称 (“Can I Live?是Jay Z 的歌,我经常看到我的动态时报上有很多青少年用这个很活泼时髦和酷的短语),我设计我的推特网页,显现我全部少年时代的模范角色 (粉红色海豚!我在一罐薯片上拍下的!),把我的名称换作“哈哈 你好!”而自我介绍是 “你很能够关联的”,然后开始发状态。我告诉几个朋友关于我正尝试在做的东西,而他们笑我(竟然笑我?!),可是却不会笑 #TeamFollowBack。不要紧,我告诉自己,我不需要这些年长的人关注我!年轻人会关注我的。我关注了我所有的目标:@poptart,@ughposts 还有很多那些 tbh。我达到所有的主题,比如说:不受欢迎(我担心我的情人是我已经吃下的那片多力多)、双关语(比较像是讽刺性的“不需要” 感恩节)、甚至我觉得极有联系的(见鬼了,竟然忘记你好朋友TV档的密码)。我还开了个混合了害怕做功课和著名电影 “铁达尼号”的笑话:

https://twitter.com/tbhcanilive/status/397531458853933057

谁能够抵挡 “铁达尼号”?我觉得自己非常有趣;我以为我可以轻松的、愚弄群众、多为tbh's,甚至让我加入他们的俱乐部,或者甚至更好,认为我是一个真正的青少年。 (同样,这是假设这些帐户都是由真正的青少年在运行,但此时我并不关心任何一方。)

所以,我的表现怎么样了?答案在一个很可怜,低脂肪,过气品牌的布丁之中。 25个追随者:当中有16位成人(所有的人,我都认识),九个我不认识的成人,一个以披萨的身份在发状态的人,一个看来像是个蚂蚁表情符号的人,还有两个有可能是青少年。也就是说:零TBH。用我那仅有的人关注的户口适度转发@tbhcanilive的笑话,为了赢得tbh队员的注意,我做了一切我能够做的,可是我还是失败了。没多久,潜伏在我心中的青少年就完全放弃了。结果,家庭课业确实是件很糟糕的事,尤其当你是一个成人。有人说当个青少年好困难,但或许伪装自己是个青少年更为困难。我的经验就像整部一吻定江山,但我的结局却是没有任何的名气,到头来,没有迈克尔·瓦尔坦。然而tbh的迷依然存在,到底这些青少年到底是谁?他们真的是青少年吗?假如真是这样,他们的父母在哪里?我学会了至少那么一点:成长也不完全是个病毒。

推特关注Matter |脸书关注我们 |订阅电子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