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之后是嫩牛五方


毕业之后就到了秦馀小学,过眼一刹也快要将近一年时间。

在同程实习的时候我胖了许多,其实准确的说是发福了,都说工作认真的人会发胖,我信了。

今日参加同事之婚宴,油盐酱醋在心中打翻了一瓶又一瓶,心中的那一滩,用手一蘸,用嘴一吮,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单用文字是表达不清的。

时间就是一只手,推着你漫无目的的走。在一个混沌的系统中,每个人的轨迹都不一样,也许会出现交叉,可能一触即分,也可能交织在一起。而命运是另一只手,它会把缠在一起的线理理清,也会让两根看似独立的线卷成一根,不分彼此。这两只手都很矛盾。

于是我去吃了嫩牛五方,不是很辣,也没感觉出好不好吃。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