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沒演出

去接受,和愛那一個不好的自己

給在工作坊和我工作的夥伴,特別是阿放和長霖。
還有,每個跟我聊到深夜的你們,
每個回應我的感受的你們,來看戲的你們。
( 對不起,我很嘴碎,講話又沒有重點。 )
十分珍惜,和感恩這九周的一切,愛你們。

我超級害怕安靜的人。

那種安靜,是很認真去面對,和接納我的感受的人。
在那樣的狀況下,不去面對自己,真的說不太過去,
畢竟別人願意放下其他事,花時間跟精力陪伴你了,
因為只有自己有義務,去對待你的生命。

所以好喜歡,敢問我白目直接疑惑,跟不講話也能安靜相處的人。
好像一切,就跟山一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若阿放不是先問我的感受如何,而是先問想如何表演,我大概會上去吧。
因為表演,對我來說,是一種挺好的逃避模式。

第一次,我意識到,自己或許不享受在台上。

躲進去音樂裡、躲進去語言、躲進去被安排好的事實,輕鬆。
而且不管結果是好是壞,大家都會說我很努力了,
感覺,就有了交代,有負責任,

感覺努力一定就有結果。

還有,父母的認同,
當他們沒辦法接受你的本性,只好去變成他們想要的。

我不知道,不上台,也可以是個選項。

所以決定不上台,想看看自己,會不會後悔,
去面對這個未知真偽的事實,

我其實是不愛上台的這個事實。

而且鐵了心,不要讓時間去替自己決定,
我承諾自己,當天晚上要給阿放答覆,去做主動的選擇。

我想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然後去接受自己的任性和不好。


— -
做完決定後,今天剛好看到一段話:
每當面臨到無法解答的事情時,我們常常會把它丟給時間,
彷彿,只要自己原地不動,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然而,其實時間只是一種輔助,他會推你一把,讓疤痕淡化,
但你不能全仰賴他。
你還得靠自己努力才行。
因為有些事情,會過去,但有一些事,只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你無法要求他人非得要幫自己,但至少可以去做到的,自己不找自己麻煩。
— -

很少在表演前,那麼緊張,縱然根本沒有要上台,
但連好好說個超級簡單的開場跟結尾,都沒有辦法,。

可是很神秘,我完全不後悔。

耗了那麼多晚上,想劇本,寫劇本,對著自己念台詞,
回憶好多傷心過去,都沒出現在台上。

為了這個工作坊,星期三下午,退掉一門必修一門體育,
一個沒有學分/沒有必修/沒來還要沒收保證金/不知道在幹嘛的一切。

每次結束,要嘛被操到很累,要嘛眼睛腫到崩潰,過程還超級不舒服。
沒上台,那 — 這—些 — 是 — 在 — 搞 — 笑 — 嗎?


我是誰?
我要什麼?
我害怕甚麼?

開始認真問自己這三個問題後,原來才有真正的面對。


這段時間,看到了好多好多好多的逃避/害怕/恐懼/脆弱/盲目/壓抑

這些看起來不好的一切,其實是我想好好活下去的累積,情緒是一種

意識痛苦,面對痛苦,接受痛苦,解決痛苦,放下痛苦。

一切和過去的和解,都是為了後來的日子,活得踏實坦然。


表演前一晚,
沒彩排還整整崩潰四個小時,
在仁廚大概也聊了四個小時,
回到房間,
看到紫倢給的可愛字條還有奇異果。

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對我好好。

彩排有阿放跟長霖陪著,聊天有劉謙跟承哲聽著說著……

赫然發現,一路走來,好多人都在。

雖然害怕但珍惜,我喜歡你的你,願意坦白心裡感受,
感謝無條件愛我十年的白目少女,始終覺得我很棒,
還有媽媽願意在不太懂的狀況下,跟我去看電影,
亂真誠的胡亂講五人組,遠距離瘋言瘋語陪伴。

茫茫然,卻願意去面對痛苦和情緒的劉泱泱。

其實阿,沒有人去指責我選擇不上台的決定,頂多只有好奇而已。而且,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哦,這幾天得到了好多的擁抱。

對我而言,這所有的發生,都比上台,具有意義太多太多。

(如果你不介意,而且都看到這裡了,去擁抱想擁抱的人吧,也歡迎擁抱我)


一切都是有它的意義的,我這樣相信著。

雖然生命要獨自去做抉擇。但,世界永遠都跟自己在一起。

所以讓所有的行動,成為生命的答案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