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和我谈企业文化,伤钱

向前进是一个程序员,父母本来给他起名向钱看,他觉得人要有理想,有情怀,这个名字太俗了,于是上大学时改名了。

向前进毕业后来到美国,加入了S公司,原因很简单,S是一家有理想的公司。

可是无奈这些日子S公司股票表现不佳,向前进觉得长久下来不是办法,开始在市场上游走,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G家的蒋福利

向前进最先面的是传说中的G家,那是不少程序员梦想中的地方,但向前进在G家的同学总说那里是程序员的坟墓,因为大部分人都成了螺丝钉。

面试之后,向前进遇到了招聘HR蒋福利。

蒋福利:面试的感觉怎么样?刚才HR带你转了园区吧?这里十几家食堂都有免费午餐,晚餐,而且package也很不错。

向前进心里嘀咕着,硅谷哪家没有免费饭啊?笑嘻嘻的回答:是啊,是啊,伙食很好呢。

蒋福利:你知道吧,我们公司关心员工,有医疗保险,还有乒乓球室,桌球室,和自己的Gym,你还能请私教在公司教学呢。

向前进对这些和钱没关系的都不感兴趣,应付着HR说:嗯,嗯。

一周之后,HR给向前进一个Level 4的offer,原因是他才工作了5年,一年薪水$125k,比向前进现在$130k还少。蒋福利还在一个劲的劝说向前进,说着公司程序员driven的文化以及各项福利。

向前进想起前不久在一亩三分地上看到的过来人经验谈,不要听信别人说好的工作文化可以做为钱的替代品的传言,对HR说了句:Thank you。


A家的泽木公平

面试完G的向前进开始反思,也许自己还是太在意薪水了,不行,我要改变自己,于是带着情怀去了A公司。

A家的HR叫泽木公平,是个日本人,因为喜欢公司人人平等的文化,所以改了名。

泽木公平:听几个面试官说你表现很不错,我们公司的package是很好的,和业界相比非常有竞争力,而且非常的公平。

向前进:太好了,我也很认可这一点,公平的薪资其实是公司文化最好的体现,对吧?

泽木公平:那当然了,除此之外我们也有performance based bonus,top 1%的员工有100个月的月薪bonus,top 10%的员工有10个月的月薪bonus,另外meet expectation的员工也有20%的固定bonus。

向前进:听起来很棒!

向前进在A家工作一年后,发现自己和周围的同事都是20%的bonus,还没听说哪一个人是top 1%。

20%的bonus里80%价值来自于不知道何时上市的RSU,另外20%是现金,退税后居然还不到$10k。

向前进心想,公平的公司不应该每个人都拿一样的薪水吧,至少我向中国员工一样996的在美国工作应该多拿一些。没有奖励,哪还有勇夫?

不知道别的公司是不是也是这种数字上的“公平”,向前进又递出了简历。


P家的艾八卦

向前进有个好朋友艾八卦,原名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他姓艾,喜欢八卦。

向前进:最近我们公司又要举牌子了,你们怎么样?

艾八卦:还不错啊,对了,你知道么,你们公司的新人好像年薪有60万呢?

向前进:怎么可能,我都干了这么多年了才15万。

艾八卦:你是不是没算股票?

向前进:我算上了也不到70万一半。

艾八卦:看来你被low ball了。

向前进回公司找到了楼宝,公司的HR,问起了工资一事。

向前进:公司估值已经从1B涨到3B了,我的薪水能不能也涨一涨?

楼宝:我们薪水一年review一次,上个performance review cycle才过去,要加薪说不过去啊。

向前进:不瞒您说,我最近有一个FB的offer,大约是…这个数。

楼宝:你知道我们CEO不喜欢这样讨价还价的,你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知道。

向前进回头离开公司,再也没回来过。他想,公司发展的快,薪酬也要更新的快。像他这样的老员工,当初加入就放弃了不少薪水,现在公司大了不加薪,就是赶人嘛。

很多Startup都为他们的快节奏感到自豪,然而他们的薪酬更新和产品进步速度不一样。只有通过更频繁的更新,保持奖励与业务的更新速度一致,才能使员工的留存更高。


F家的吉杜新

向前进离开后并没有加入FB,而是去了另一家听说bonus很给力的小公司。

最近他发现公司多了不少staff engineer以及head of xxx,于是和同事吉杜新聊了起来。

向前进:你看那个乔娜,才来两个月变成staff engineer了。

吉杜新:什么?

向前进:你没注意么?快去LinkedIn看看。

吉杜新:真的,我也想当staff engineer。

向前进:咱们公司这么小,就没level的,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更新LinkedIn。

吉杜新:

几周之后,吉杜新跳去LinkedIn,得到了一个Staff Engineer的头衔。

向前进觉得吉杜新还是想多了,光有头衔但是没有能力以后找工作会越来越难的,他跳槽的时候就从来不考虑头衔,他喜欢Software Engineer的称号。

过了几周,向前进发现公司里的head of xxx都把活丢给他干,他觉得不是他的活,但是申诉起来都没有分量,开始反思自己对头衔的认识是不是错的。


最近

最近,向前进又在刷Blind,看看别人都在做些什么。他看着这些传说中Culture很好,人人平等的公司,员工都在想怎么跳槽,拿到更好的薪水,觉得有些矛盾,有些可笑。

他又一次觉得:别和我谈企业文化,伤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