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香港政府推行「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楊文俊
楊文俊
Jul 10 · 5 min read
「社會信用評分系統」於中國的實施情況。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香港政府強行促進中港融合,破壞香港既有制度,基本上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從上年開始政府不斷以具欺騙成份的手段硬推「大灣區」發展,到近日借陳同佳謀殺案強推被稱為「送中條例」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已經可以看見政府基本上漠視香港人的人權和自由,無視香港社會大眾利益。

政府經過了上月的六月九日一百萬人大遊行、六月十二日衝突、示威者梁凌杰先生以死明志、六月十六日二百萬零一人大遊行以至七月示威者佔領立法會,至今依然拒絕正式撤回「送中條例」,更將六月十二日的衝突定性為暴動。六月十 六日的二百萬零一人遊行,是為香港開埠以來參與人數最多的遊行,清晰反映香港人市民要求撤回《送中條例》的民意,但政府仍對示威者訴求置諸不理。特首林鄭月娥一直以來,只聲稱會「停止」進行《逃犯條例》的修訂,在最近幾天更指《逃犯條例》已經「壽終正寢」,但依舊拒絕「撤回」草案,充份反映香港政府仍有機會在將來民氣消退時重啟《逃犯條例》二讀。

正在香港社會因為《逃犯條例》修例爭議而水深火熱之際,廣東省政府突然在7月5日推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3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聲稱將會在3年內在香港及澳門引進現在於中國大陸實行的「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甚麽是「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呢?整體來說,就是對所有的人民進行評分。評分較高的人民,將會享有各種優惠,而評分較低的人,則會受到各種不平等的待遇,例如無法購買機票,無法入住酒店等等。

筆者認為,「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如果在香港實施,所帶來的禍害,絕對不亞於《逃犯條例》,甚至比《逃犯條例》帶來更大禍害。《逃犯條例》所影響的,主要是一些中國政府的眼中釘,包括香港的民主派人士、與中國官員有積怨的商人、以至一些路經香港,又與中國官員有積怨的外國人,被影響的只是個別的市民,一般的普羅大眾未必受到太大的影響。但「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卻對每一個生活在香港的市民,從基層到中產,從藍領到白領均會有影響。「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如在香港實施,破壞了的除了是香港既有以來的制度,還有每個香港人忠於自己的權利。

任何包括但不限於共產主義政權的專制政權,從中國古代以法家思想管治的政權,到現代的一眾獨裁政權,均會鼓勵人民間舉報民間「對國家不利」的人士,以求能夠絕對控制人民。於戰國時代,秦國為了使人民遵守法律,採用了商鞅的建議,規定人民必需向官府舉報鄰舍的犯罪行為,否則將會與嫌犯同罪。在文革時代,要受到「再教育」的「黑五類」名單,基本上是建基於人民向官方匯報的資訊。類似的措施,在現代的各獨裁國家中亦有實施。

踏入了二十一世紀,數據科技愈來愈先進,加上中共政權在全國以舖天蓋地的方式設置了大量閉路電視,再在近年加上「社會信用評分系統」,中共政權連鼓勵人民舉報的功夫和成本也能省了。任何人進行有機會對政權不利的行動,即會在「社會信用評分系統」被扣分,有機會失去了買機票、住酒店等的基本權利。如果香港實行類似現時中國大陸所實行的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系統就正正成為了懸掛在每一位市民頭上的一把刀,在香港社會製造了嚴重的寒禪效應。每一位市民在反對政府,以至進行任何有機會對政府不利的行動前,皆會因「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原因而有了多一層的考慮。市民遇上政府推出惡法,希望透過參與示威遊行表達意見,首先會擔心的,很可能就會是下次想去旅行時,會否因為「社會信用評分系統」而不能買機票。

正如梁文道先生在其文章《建制同溫層大獲全勝》中所指出,現時政府的基本策略是排拒一切不同與官方立場的意見,製造一個專屬於建制派的同溫層,於所有諮詢體系中安插「自己友」,以求令所有諮詢均只有一面倒的支持聲音。我們可以預期,香港如果實行「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政府必定會將「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用作獎勵建制派同溫層的既得利益者,以報答他們對政府的鼎力支持。

雖然現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已經表明政府沒有計劃實施「社會信用評分系統」,但由於現時政府的缺乏誠信,加上完全缺乏民意支持,只懂得跟隨中國政府的意願行事,在這種形勢下,政府絕對有機會在將來採用類似六月審議「送中條例」時的「洗橫手」手段,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二讀,趁民氣未成,「快刀斬亂麻」地推行在香港設立「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政府在上年開始推動「大灣區」發展,除了是為了欺騙港人投資之外,更重要是要促進中港兩地的經濟融合。直至今天,縱使香港人對「大灣區」的發展基本上缺乏興趣,政府依舊耗廢大量資源為「大灣區」塗脂抹粉,除了在地鐵站買下大量廣告位宣傳外,還以極高薪金聘請「大灣區發展專員」,浪費大量公帑。今次由廣東省政府牽頭,計劃在香港實行「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目的可以說是促使中港兩地的社會文化融合,破壞香港人固有的生活方式。香港人必需警愓政府會否在民氣稍為消退後,重新進行「送中條例」的二讀以至開始着手在香港推行「社會信用評分系統」。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