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喜歡你寫的文章
慶叡
1

你好,謝謝你的回覆,我也聽過那個狂泉的故事,並且覺得寫出這個故事的人實在是太妙了!

在這個故事的設定裡,國王被所有的人排擠,於是在受不了下,選擇喝下狂泉,與人民成為共同體。換作是我,也許我也會做這件事情,因為不被理解的孤單,實在是太孤單了。

但是在現實中,彼此的不同可以溝通,很多觀念也不能再以善、惡(發瘋或不發瘋)這樣粗糙的分類了,每個人都有狂和不狂的一面,瘋和不瘋也難以辨別了。

如果選擇「相同」變的很所有人一樣,可以像那位國王一樣得到平靜和開心的話,或許會是一個好選擇,不過我的經驗是,只要成為一個「不是」自己的人,就得不到平靜和開心。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