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將成為「老妹」的少女,想寫一封信給三十歲的自己

原文刊登於 FLiPER

大學畢業的這一年,22 歲,很多事都像一片沒有路標的荒原,你經歷了很多很多的移動,城市與城市之間,工作與工作之間,物換星移的朋友之間,還有理想跟現實,巨大的落差之間。你好多時候覺得累,社會常跟你說,你的年輕是你的資產,的確,除了年輕,我們真的一無所有。

有時候也會希望時間過的快一點。我們想成為總是穿著得體、收入穩定、看起來無畏無懼的那群,那群,可能是柚子甜筆下的那個詞:《老妹世代》。

萬物是諸行無常的,少女不會永遠是少女,老妹不會永遠是老妹,熟女有一天也終將老去。 — — 《老妹世代》

所以我打算寫一封信,給終將成為老妹的自己:

對於許多老妹而言,「逞強」似乎是活在現實中的必備武裝。她常常無可選擇,必須強悍,就怕身邊的人看不起軟弱、同情她的孤單。 — — 《老妹世代》

嘿,30 歲的自己,原來你的好強一如往常,其實你的逞強從更小就開始,還記得 18 歲那年,所有人都跟你說中文系沒有出路的時候,你驕傲的說,你從不擔心這個問題,那時候的你還相信努力終能成功,只要做好喜歡的事情,就可以被看見,至少,失落的時候你曾這樣說服自己。

所以,你沒有自己以為的,改變的那麽多,這是好事。我很開心你沒有因為太過於社會化而變得圓滑,謝謝你沒有成為容易妥協的大人,但是 22 歲的你還想說的是,你不需要裝的那麽強悍,因為你明明更喜歡那些充滿破綻,雖然看起來有點傻但是很真實的人。

她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到底是真的獨立,還是想靠「一個人旅行」證明自己獨立?即使還會寂寞,但老妹和少女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知道,寂寞也是一種過程,跟旅行一樣值得好好享受。 — — 《老妹世代》

22 歲這一年你的旅行方式是這樣的,吃的很省,喜歡走很長很長的路,也曾為了省ㄧ晚的住宿錢,半睡半醒的躺在甘肅當地的火車站裡,然後跟旅伴打趣說:「住火車站這種狼狽的事,應該也只有年輕做的出來吧,三十歲時千萬不要再這樣了!」

所以我很開心三十歲的你,仍保有自由出走的勇氣,而且如果可以玩的舒服一點就太好了!我非常羨慕,這是一種從容,也是現在的我尚未擁有的能力。

然而我原本以為,長大後的自己,或許可以比較不那麼寂寞了,身旁可以擁有能排解寂寞的人,卻沒想到原來你的寂寞,和你一樣冥頑不靈。但我並不怪你,將就的跟一個不對的人在一起,只會產生另一種寂寞,你已經慢慢的、慢慢的明白。

不知道現在的你,是否已經能在相愛裡找到自在?那種可以聊所有的話題、跟他在一起比自己一個人更加自由、生活簡單而且安穩的愛情,像傳說中的寶藏,22 歲的你,一直在尋找,但從未體會過這種愛情。以致於現在的我常常在想,或許是自己還配不上那種愛情,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就不敢真的去擁有,寂寞是比心碎更安全的事情。

老妹的狂,來自於她在幾段感情中不斷跌跌撞撞,逐漸摸透自己喜歡什麼,以及絕對不能讓的底線又是什麼。她要的是男人跟她平起平坐,以及絕對的尊重。 — — 《老妹世代》

年輕的你雖然愛自己,但愛的不夠用力,那些與戀人、與社會格格不入的部分,都會令你受傷,懷疑是自己的問題,你也經常忍不住去想,是不是有需要變成,比較可愛的樣子呢?所以你穿過一些並不喜歡的衣服,也練習說過覺得很彆扭的話。尚且還不明白,你說的,絕對不能退讓的底線要畫在哪裡。

但你還記得 L 嗎?你們曾交換器官那樣的交換秘密,他總愛在凌晨找你,直到他有一天消失了,你才發現那些不以為意的,都會成為後來支撐你去愛的原因,這是 22 歲的你希望你永遠永遠記得的心情,就像你看一部最愛的小說,其實也不是非得要看到結局。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