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Kill a Ghost

(一个梦的后半部分,一个关于我的死亡的梦。)

一个荒凉的购物中心,行人很少楼房破败,我遇到一位久违的朋友,她说:“我要去买一个通讯工具。”于是我们上楼了,走到一个柜台前,她要的竟然是活页A4纸,而且只是几张。我想说,我有很多这样的纸,我可以拿给你。但我没有说,因为纸放在家里,梦里我不知道家在哪。

买完东西,我们启程离开。坐上一辆出租,车子是从后面开门的,我走进去,贴着车的左边,靠在一个椅背后,她在右边,拿着一个靠枕,躺了下去。车子发动的刹那,感觉像是坐飞船,我们似乎是朝上升的。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死了。

死了的我非常惊讶。我怎么突然就死了?似乎听见旁白:她经历了种种,却以这样一种荒谬的方式在瞬间死掉了,戛然而止,此处画面和情感冲击力都很大。

但我不能接受“我死了”这件事,于是梦的情节从我上车开始又重来了一遍,但结果还是:我死了。

我没有受到致命伤,没有撞击,没有突然的疼痛,没有伤口,我死得莫名其妙,仿佛是为了剧情需要,为死而死。我飘浮起来,变得透明,我试图抓住车子,不让自己被风吹走,可是我抓不住。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变成了一个鬼魂。朋友看不见我,她被我的死亡吓到了,待在车前,车子停下来了,司机也跑过来看。没有尸体,但是我待过的地方有血迹。

我看见有奇怪的人朝我笑,那些人是活着的,我的朋友也看见他们了,他们的笑容很可怕。我突然发现身边有很多和我一样飘浮着的人,他们围在我身边,但是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变成了鬼魂的我感叹:原来真的有魂魄呀,以前活着的时候他们一定也在我身边,但是我并不知道,太可怕了。

我飘来飘去,从某些反光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样子:突然的狰狞。嘴唇的颜色非常红,眼睛四周涂满了奇怪的颜料,带着诡异的笑容。我吓得一退,像是被风猛得一吹。

我想跟朋友说话,但她听不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同一个“活人”说话,我想拍拍她,但是我每次碰到她都会变成恶作剧似的伤害:我摸到她的头,她的头发就会掉下来,丑陋的秃顶。我不敢再伸手了。围在我们身边的那群“活人”,可以看见我的那群人,嘲笑我的朋友。我想对她说:你可以杀死我吗?我不想做一个鬼魂。围观的人也在怂恿她杀死我。

她终于生气了说:你们以为我看不见她感受不到她吗?不要逼我,我真的会杀死她的。

她出手了。

我眼前布满了复杂的公式,我试图记下它们,但是十秒之后,强烈耀眼的光照射过来,一片白茫茫。作为游离质的我消失了。其他的人和鬼魂也都消失了,只看见朋友一个人站在在那里。

她抱着一小堆带有血迹的衣服,那是我的,把它放在河里,漂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了我的坟墓,看不清墓碑,只是有两位朋友坐在那里,一男一女,女生跪在我的墓前,男生面对着她坐在墓旁。我不认识那个男生,但他在哭,边说边哭,说写给我的信我还没看见,说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哭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非常伤心,是可以感知到的那种“伤”心,于是也大声哭了起来。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哪,他们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我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我,我连一个魂魄都不是了,连心都没有竟然还能伤心哭泣。

我看着这一切就好像在看电影。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