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行心得

Draper University:

在Draper University 我看到許多知道自己明確目標與有想法的學生,大多都是想要學習如何把一個專案做到最完美;與學習到在創業時會需要用到什麼技巧與需要注意的點。

UC Berkeley:

Social Data Revolution這堂課,是我第一次在美國上課,我看到台灣的教授與美國的教授最大的不同就是在美國,教授會丟問題給學生去發想,但是在台灣的教授不可能這麼做,我想原因是因為在台灣傳統的觀念就是台上講什麼,只要聽就好,沒必要去多想些什麼。在Seagate 時Steve 問我們:許多教授都是美國留學回去教書的,為什麼不實行這一套?,我想假如有人在台灣使用這種教育法,或許才上第一天課就上XX 日報的頭版了呢。

Google:

在Google 裡,可以嘗試許多不同的專案,也可以向主管或是其他的Team Members 討論自己對這個專案或是事件的個人觀點,在這種可以提出個人觀點與想法的公司裡,我認為在人與人的討論間,可以摩擦出更多的點子來幫助專案或是公司的成長。

Facebook:

Facebook 是一家非常重視使用者體驗的公司,他們想要使用者當下需要什麼以提供給使用者最好的選擇。

HackerHome:

在HackerHome 裡,我見識到一個團隊大家努力了為了一個團隊而做事,可能會連個人利益都可以擺在一整個團隊利益之後,這是讓我最敬佩的地方也是最需要學習的部分,我有一位朋友說:公司一開始員工就要知道這份工作是為了讓一整個公司可以營運也就是可以讓其他員工可以繼續生活下去。
 我相信一個成功的團隊背後絕不是為了自己個人利益為優先,而是為了每一個人而做,為了公司的營運與未來而做,大家會是團結一致的做事,而不是要做不做的。
在一個好的團隊底下,就會有一個好的領導人,他知道要怎麼跟團隊每個成員做溝通讓團隊的氣氛可以維持在和諧的狀態。

美國的生活習慣:

大家大都會遵守法律上的條款做事,例如: 禮讓行人與自行車這件事情,酸然在台灣的法規裡也有這一條,但是大家偏不遵守。
我個人認為台灣就是不會直接執法,而是給More and more 的機會讓這些人犯錯。
但是在美國,每個人都要替自己做的事情承擔,所以大家大都會遵守法條與規定來走,不然將會受到大量的罰則與罰款。

心得:

一:在矽谷看回台灣,我個人覺得在矽谷的許多台灣人都會反觀台灣的社會問題並且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像許多人發現社會問題之後一直抱怨而不去思考如何解決。

二:需多美國家庭都會放手讓孩子去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在自行動手做的過程中,常常會遇到一些難題,這時孩子會想辦法解決他,如果真的沒辦法解決才會請身邊的人幫忙,I mean 可能在創業或是完成一件事情時,會遇到許多的挫折與失敗,但是或許美國的孩子會選擇嘗試自行解決,假如真的沒辦法解決才會找身邊的資源。

三:這次進步最多的還是在英文對話的部分,與增加了世界觀跟創業時需要做什麼事情。

For Example: Market Research,你需要知道當下的使用者可能最需要哪一部分的東西, 讓你的產品可以更加快速地吸引使用者使用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