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張圖來看台灣的數位轉型

國家需要藉由數位科技的力量來進行所謂的轉型時,總不能只以各部會的職責來分吧?

Photo by rawpixel.com on Unsplash

在上個月的一些場合裡,我剛好會聽到某些人會帶著輕蔑語氣的表示:「某位長官居然說要每個部會都要有『網路治理』的概念。這不是他們部會裡應該負責的事嗎?怎麼會每個部會都要負責?」這些人剛好可能曾經是意見領袖,也可能剛好在政府部門裡工作。

同時發現在資訊安全的會議裡,廠商們或是不熟悉議題的參與者會把購買資安防護方案和個人資料保護畫上等號,但這其實是不同的議題,不應該被牽扯在一起。

於是我開始反思對於不熟悉「網路治理」這四個字的人來說,要怎麼讓他們去理解這四個字所牽涉到的議題,因為工作的關係,在看了台灣的DIGI+方案,並整合這兩年在聯合國網路治理、亞太區網路治理、台灣網路治理三個論壇裡的經驗,我畫出了台灣在DIGI+ 方案裡所呈現的數位轉型發展架構,因為在DIGI+裡把工作依照各部會的職能去畫分,所以若順著它的六個主軸來看,會看到頭昏眼花。

簡略繪製台灣的數位轉型發展架構

我依照目的把它分為:人權、建設、安全、策略、應用、市場等六個層面愈是下方的議題愈是基礎。

  1. 如果沒有考量人權,就容易造成民眾的網路發言自由可能會受到政府監控或是內容審查(宛如白色恐怖),企業在發展時可能也會受到政府是否檢查原始碼而可能面臨被侵犯專利或公司機密的風險。
  2. 因為有「每個人都要能享有上網的權利」,所以才會發展各種電信、通訊等架構、協定、頻寬、上網的權力…等,有了網路、通訊等基礎架構。
  3. 針對資通訊的安全設置相關的策略,以因應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可能會遭遇的問題。基於不違反人權的前提下,設置資料保護、資通安全等相關法規或原則,來規範政府、企業、人民的行為。
  4. 之後再依據產業發展的目標來擬發展策略,也就是各國政府都熱愛的數位經濟或數位轉型等各種議題。
  5. 策略擬好了,就可以發展各種應用,例如政府很愛談的電子化政府、政府數位化、雲端運算、AI、大數據、物聯網、電子商務、文史資料的數位化再應用…等等。
  6. 在相關法規與原則、人權保護的基礎上,讓企業們自由的進行產品服務與市場開發。

最右邊是不同層面裡「參與者角色」的部份。在不同的角色參與上,為了避免過於偏頗的立場,所以建議採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來參與這些政策制訂過程,而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四個角色為:政府(Government)、企業(Private Sector)、技術社群(Technical Groups)、民間團體(Civil Society),在我的圖裡,只有在「市場」這個層面是只有一個角色的,主要是因為在這個層面還是由大型企業主導居多。

最後則是最左邊的灰色區塊:「人才」。人才議題在數位轉型的過程裡,每個層面都會需要面對的議題,可能包括了人才的培育、人才的招募、如何留才…等,但每個層面、每個領域,都需要有不同思維的人才參與,才會有新的突破,而不是固守在同溫層裡,這些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好處。通常也是對該領域、該議題相當熟悉的人,會主動了解這個領域裡橫向與深度的發展與概況,懂得如何辨別數據的真偽,也能夠參與議題的討論,而不是空穴來風。

畫好這張圖後發現整個 DIGI+都過度著重由政府和法人所主導的應用層面,甚至影響了市場面,以致於基礎層面的人權、建設、安全及策略面幾乎都是採亡羊補牢的進度在趕工,為了加速補齊這部份的基礎,也幾乎是採一言堂或流於形式的方式在進行。


對台灣政府的官員們而言,只說一句「培養網路治理議題的意識」,他們聽到「網路」和「治理」就會直覺反應那是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簡稱NCC)的工作,與他們無關。但換一個說法,也就是這些處理公共事務與服務的人們都要能:「清楚、了解手上或未來之業務可能涉及哪些相關部會業務,並懂得處理跨部會協調與溝通,擁有危機處理的即時應變能力。

在網路治理論壇裡的提案常常是跨多主題的。例如談電子商務或發展,可能涉及了資料交換、資料保護、各國的資料保護法規、商品貿易時所需要的金流資料傳遞、關稅、關務、貨品追蹤的資料取得…,如果照國內習慣性的區分方式,法務部會說這與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有關,所以會回到經濟部下的某些局處署司來處理,如果涉及了金流的資訊外洩,可能因為付費方式的不同而受到金管會來管轄,但可能某個環節又要回到交通部甚至到NCC。

畫面擷取自新版綜合所得稅申報系統

不是像以前只要專責在一件事務的處理,而是跨議題、跨部會的去處理,而以往的政府+法人( 某些法人在政府部門裡擔任「秘書處」的工作)主導的生態圈,最近也由新版的報稅服務介面這件事而改變:

  • 過去模式 :政府部門有預算,交給法人。法人讀了國內外的研究報告後,認為什麼什麼是趨勢,取得同意後,然後發包、外包。
  • 現在模式 :部份政府部門透過 vTaiwan 或 Join 平台直接與民眾溝通,了解民眾需求,也有了實際的根據(有憑有據)。以這次的案件來看,提案人是設計師,了解如何改善使用者流程和體驗,除了透過網路提案外,也透過實際的討論會議、轉播、工作坊收集意見,讓民眾、公務員(利害關係人)參與及溝通,調整標準到具有可行性。
  • 實際運作 :發起者與政府可配合的官員們親自著手去改了。雖然這可能也代表有一筆預算給他們去做,但不同於以往外包再外包或是型式上開幾個工作坊,而是心無旁騖的去做(個人猜測),與相關部會、部門進行協調與溝通,不斷的降低標準以提高可行性。
  • 未來模式 :並不是每個部會的人願意開放讓外人介入。是的。我也見過十分排斥這種模式的公務員,他們可能因預算限制或過去經驗,仍習慣在透過「秘書處」作為與民眾溝通的橋樑,也不認同這樣的溝通模式或參與的模式,更排斥來自院會的「外力協助」,而部分法人也樂的有這樣的工作去做。我不會說是「傳統」,那只能說他們的位階意識較濃厚,也選擇透過秘書處保護自己,而這都是過程。

這樣的過程的確很難熬,尤其是當看到某些人以嘲笑的眼光在看轉型過程中的倡議,或是因為政黨利益、個人利益而扭曲本意時,或是看到固若金湯的階級意識在這個政府無法打破,或是發現有的人願意擁抱開放,但有人極力唱反調時,這個過程真的不好熬。

但這就是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