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在这样一天晚上,独自在哈佛广场消磨时光,有些寂寞,有些渴望。

那些远在天边的友人们,他们若在这一刻能在身边,在街上吹吹微风,谈谈做异乡人的生活,怀念梦想中的家乡,该有多好。

生活也不是不好,却要眷恋远方的人和物。我们当年最爱骑车出去吹风,或是半夜在宿舍的烛光下窃语。再后来天各一方,远远的牵挂却没有断。

这种思念,就象我在大学里做学生时,总喜欢跑到最高层的教室去自习,因为要远远望住那遥远的天际,渴望着外面精彩的世界。

(今天翻出很久以前写过的文字。生活已不同,那种思念却不随时间改变。)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