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C

我的同事C來自彰化,在嘉義讀大學,來台北實習。

說實話,她不在,我不會特別難過,畢竟我做了三天的心理準備,沒有同事也沒關係,要好好幹活。

她在,我比想像中更欣喜若狂,至少至少,想說話不會找不到人,不會找不到話題,不需要斟酌字句,吃飯也能捎上個伴,累的時候也能聊上兩句。

C很像是高中的我。

如果我沒有到台北念大學,我想十成十我應該也是如C一般的模樣。純樸、天真,對台北充滿嚮往。

C很高,170公分,每天不變的牛仔褲、上衣和水洗泛白的牛仔外套。C很瘦,像竹竿一樣,我猜得沒錯,C吃素。在我遇到的人中,吃素得或許都長得和C很像。

C吃素,能選擇得已經去掉一半,她居然還很挑食。沒錯,她不吃苦瓜,不吃青椒,不吃洋蔥,不吃蔥蒜韭,還不吃鍋邊素,沾到一點葷的油或是動物油在裡頭,她一概不吃。

我聽到天打雷劈,這樣得錯過多少美食啊。我感激的在C面前吃掉豬肉鍋貼。

因為C吃素,我們能選擇的午餐也不多,很多時候是去吃素食自助餐,在巷子裡頭,黃色招牌只寫素一個字,沒有特別起眼,但價格不便宜。在學校吃素都比這家店強上許多,第一次覺得自家學校也有能拿的出手的東西。我嚼著青菜想。

C的一切令我感到新奇,相反的,C也對我台北的生活感到羨慕。

尤其是我指點她交通的時候,或是告訴她一些西門町晚上不要去的事,C認真聽著,眼睛閃爍光芒。哪怕是住在台北一兩年,多半都會知道這些事,應該說在一個城市待久了,自然就會熟悉城市的脈動,像個台北人,C說我。才不是,不管到了哪裡,我都能像那裡的人,我驕傲地在心裡說。

C的眼裡是台北,但我的眼裡已經不只台北,如果當初我沒有堅持夢想到台北念大學的話,我也會跟C一樣,看到的世界有限,總得踩上去後才發現外頭有更大的世界。

就像台北已經無法再滿足我,我想要去看看遙遠的地方,那裡的風景是什麼模樣。如果要以進擊的巨人來說的話,我就是艾連,渴望看到高牆外的世界,火的沙子,冰的大地,還有包圍的大海。能去到那地方的人,肯定擁有最大程度的自由。

面對擁有相同背景的C,我很想讓她看看,哪怕一點點,自由的輪廓。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